那斧头和长戟对撞在一起,轰!

  严誉涵与斧爷的身形同时突然的骤退,斧爷倒还好点,仅仅退后了几步便是稳住了身形,而反观严誉涵,接连后退了数十步,但也没有一个跟头倒下,不过从中也是可以看出严誉涵和斧爷体内沌力的雄厚程度。着实是斧爷占优势啊!

  是啊,斧爷可是垢尘境一星的强者,严誉涵也就是只有沌化境六星实力,虽说严誉涵经过了冰火丹之类的丹药巩固,不过要是想在沌力雄厚程度比得上斧爷的话,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过就算是这样,斧爷稳住身形,脸色也是变得凝重了起来,原先还以为严誉涵是一个抬手即灭的实力,可是没想到表面上看来实力只是沌化境六星的模样,却是使其长戟来有这般恐怖如斯的力气和技巧。当然斧爷最忌惮的还是严誉涵先前的劫天战戟第二式。对于那般轰然的威力,他也是有些担忧。

  旁边原先加入战斗的原住民两位强者,也是一阵的愕然,他们根本就是想不到,一个看起来实力比自己还要弱的少年,竟然能爆发出那般的力量,若是交给他们抵抗的话,估计非死即伤!

  不过斧爷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也是不可能被一个严誉涵这般的吓倒。若是这般轻易被严誉涵吓倒的话,他也不会有这斧爷的威名了。望着在同样震退数米的严誉涵。

  看◎正☆I版}i章S)节上!酷n匠网B

  他依然神情淡然,径直对着面前的严誉涵走去,眼中凶芒闪过,旋即陡然大喝,一股比之先前更加雄浑的沌力猛然从体内暴涌而出,强悍的气势也是弥漫而出,令得周围还在大战的众人也是一惊。

  “什么,帮主,竟然动真格了,谁能逼得帮主做到这一步?”

  “哎,帮主现在的气势已经是突破到了垢尘境两星的实力了,原先我还以为帮主的实力在近年内没有增长呢?原来帮主还是一直在藏拙。”

  ......

  “小兔崽子,现在还有什么招数吗?我告诉你,在绝对强悍的实力下,无论如何你也是蹦跶不了多久了,你是下一个我斧下的亡魂,为此,你也应该感到荣幸。”斧爷狰狞的持着巨斧,颇具凶戾地吼道。

  “斧爷土狗,看招!”严誉涵也是反应迅猛,径直轻移微步,朝着斧爷当头一戟砍了下去。瞧着蕴含着十成的气力,严誉涵也是有些脱力,呼哧呼哧得喘息着。

  斧爷反应也是不慢,迅速的抬起巨斧,抵挡着。同时狞笑道:“小兔崽子,就这点本事了!若要是这样的话,那么今日你也算是走到尽头了。”

  “那可未必!”严誉涵目光平淡的望着那抵挡着长戟的斧爷,嘴角缓缓掀起一抹冷笑,那淡白色的元气,缓缓自体内升腾而起。从而漂浮在手心当中。

  “嗤!”

  “小子,倒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位炼药师,不过,啧啧,这点元气强度,还是不够看啊!“斧爷见严誉涵手掌升腾而起的元气,起初脸上掠过一丝的惊恐,不过旋即便是露出一丝冷笑。

  一道破风声陡然响彻而起,旋即斧爷闪掠过半空,最后闪电般的击中将手掌中的巨斧对准严誉涵,那速度不可谓不快。

  “那么现在够了吗?”严誉涵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看着斧爷的脸色就像是在看死人一般,而手掌中的那股元气却是越发的精纯雄厚。比起之前有说陡然增强的近乎一倍。而看着斧爷距离这自身的距离,严誉涵微微一笑,手掌中的那股元气射入长戟之外,将其包裹起来,而长戟所带来的威逼之感,空前绝后。就连斧爷的威势都是不及这长戟之威。

  当然这元气都是严誉涵本身的实力,而之前为了迷惑斧爷,他只是释放出一股较为弱小的,不过等到了这个时候确实是大好时机,长戟的附加效力增强了,对抗起斧爷也是越发的精湛。

  “小杂碎,别以为你这元气就能弄死我,我告诉你,别想!我斧爷也不是这么容易坠落之人。”斧爷狞笑着,看着面前穿刺而来的长戟,他也不再起心思闪避,他知道,躲是躲不开了,唯有硬拼才行。而后看着严誉涵那颇具自信的面孔,一狠心,对于面前的长戟完全是不顾了,而手掌中的巨斧则是当着严誉涵的脑门挥砍过去。

  现在的场面,斧爷拿巨斧挥砍严誉涵脑门,而不惧严誉涵的长戟冷刺他胸口。若是再过上一瞬间的话,估计双方的兵器都是要到达。

  “斧爷土狗,来比一比谁胆子大啊!”严誉涵狞笑道。同时对于斧爷挥砍而来的巨斧却是凛然不惧。好像是做好了以命搏命的准备。这等狠劲!当真非一般人能做到的。

  斧爷倒是也不怕,看着那长戟刺来也是不躲了,硬生生的接着,而手中的巨斧却是劈至严誉涵的脑门上方时,有一股巨力则是让他不能挪移半分。

  “噗嗤!”

  斧爷手上的巨斧距离严誉涵的头上又是进了半分,可还是不能继续挪移半分。而此刻,斧爷双眼发白,彻底是坠落而下。至死,斧爷还不明白,严誉涵为什么无需抵挡就能让自己的巨斧不得接近。

  不过将斧爷刺死后,严誉涵轻轻笑罢,便是将身上紧贴着的一道符文摘下。而后,这道符文之下还隐藏这一道。没错,这符文就是严誉涵的龟缩符。虽说一道龟缩符抵挡不住垢尘境强者的一击,不过有了双重的龟缩符防护,严誉涵才这般的无所忌惮,敢于以命搏命。他也知道,破掉一层的龟缩符,对于斧爷来说很轻易,不过两层却是着实不易了,而这其中,严誉涵也是靠了一分运气,也是靠赌博,他敢于赌的就是斧爷破不了他的两层龟缩符。

  而他成功了,他真的成功了,他凭借这他那以命搏命的狠劲,他凭借他的长戟,竟然是跨越阶级将一个垢尘境的强者所击败,甚至斩杀。

  而后,斧爷那边的斧头帮,见斧爷坠落了,顿时人心大散,没有了气势,还如何和他们对抗,仅仅一刻钟后,全部坠落。这些斧头帮的人员,便是这般的被斩杀尽!

  当然其中严誉涵占着最高的功劳,若不是严誉涵以命搏命的斩杀了斧爷,想必他们也是没有那么容易搞定斧头帮众人,不过经过这一战,斧头帮算是在这原始森林里不复存在了。

  搜掠了一番斧爷身上的纳戒,严誉涵算是赚翻了。就连纳戒这种稀罕物都是得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