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塔!”一道紧凑而迅疾的声响从远处蔓延而来,而睁着大眼,望去,却是发现有着一些尘土都是随着那些人的到来而飞溅。不过前头那人,手上拿着一把巨型斧头,脸上的那道狰狞的伤疤却是更加为她增添了一份凶恶之色。而后面的众人也是这般无二,都是手掌中托举着一把斧头。

  严誉涵盘坐于距离那人面前约数百米,眼眸微张,而嘴里叼着的那个芦苇却是紧紧咬着,就连旁边的原住民们都是不知道,严誉涵这家伙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而那些原本还是保持着极速冲刺而来的数十人,见原住民和严誉涵在前方,也是逐渐放慢了脚步。最后,是双方隔开十米之距。这十米,对于他们这些至少是沌化境实力的人来说,只需要一瞬即可到达,当即也是做好了准备,不敢稍稍松懈。若是这般的话,可能也会受到不小的打击。

  微吐出,嘴里的那条芦苇,严誉涵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道:“诸位这般前来是为何事?”同时眼中的那份犀利还格外的强硬。要是一些不认识他的人,绝对有可能以为严誉涵是一个隐藏的高手。

  4●更J新NJ最h快vI上酷匠网

  “那个手持一板斧的狰狞面孔,名为斧爷,实力是垢尘境一星实力。擅长于摆弄斧头,一把斧头闯江湖。并不是原始森林里面的原住民,而是在前些年的开启原始森林之时,一不小心凑巧的进入了这。而后边那些人进入这原始森林的方式也是大相径庭,差不了多少。总之他们被困于原始森林,而却也是知道组建势力,名为斧头帮!”村长悄悄的在严誉涵旁边喃喃道,述说着来者各自的实力。

  “那位是笑面斧,别看他瘦不拉几的,整天还摆出一张笑脸,要知道,这家伙的手段比起斧爷都是差不了多少,而实力也是沌化境九星实力,杀人不眨眼也便是描述他的。而他也是最早跟随斧爷混迹原始森林的,战斗经验,战斗技巧绝非普通的沌化境。”村长这个老油条,对于这些平日里和他们对抗的人倒是了解的很透彻,当即又是叙述给严誉涵听。

  ......

  直到村长说完了这些人的基本状况,严誉涵也算是了解了十之七八了。但是这只是片面上的了解,真刀真枪的实战可还没有!而他也不知道,过了这么久,这些人是否实力还会精进。

  “喂,小子,报上名来,我斧爷斧下不杀无名小卒!”这斧爷倒是很狂,旋即对着严誉涵挑衅道。

  “斧爷是吧,告诉你,小爷叫斧太爷,论辈分你还在我下面呢!”严誉涵颇具调侃道。

  顿时严誉涵这一边的原住民们啼笑皆非,而对面的众人也是一手捂脸,看着斧爷阴沉的脸,似乎要挤出水来,倒也是不敢哄笑出声。

  “好!好!好!小子你够狂,今日,老子不揍你,还得了!”斧爷怒极反笑,看着严誉涵的表情就像是要把他吃进去似得。

  严誉涵则是伸出左手,大拇指倒竖而起,当面对着斧爷。

  看着双方对抗的导火索都已经是点燃了,当即原住民也倒不说话,对于他们来说,和这些斧头帮人士已经是干过了很多架了,也是不差这一次。

  顿时严誉涵这一方全部轰然而出,几乎是看准了各自的目标,开始打击。而严誉涵自然是把矛头对准了那斧爷。而另外两个原住民的强者也是随着严誉涵一同前去。

  刹那间,双方对殴场面无不激烈。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交错交手,而严誉涵和那两人对付起着斧爷倒也是略显吃力,毕竟斧爷是垢尘境一星强者,而反观他们,一个是六星,另外两个是九星。虽说有着人数上的差距,不过对付起来依旧是极为难堪。

  严誉涵取出长戟,凛冽的长戟虎虎生风,招招都是充斥着自身强大的气血之力,若是寻常的沌化境实力的人被劈到,绝对是要吐血重伤的。而这斧爷则是一脸淡淡微笑,眼眸中深处却是暗藏着杀机,对于严誉涵那凛冽的长戟,却是驾轻就熟的避之而去。总之严誉涵倒是一击都没有劈中斧爷。

  实际战斗起来,严誉涵才是真正的体会到了垢尘境强者的强悍如斯了。仔细观察时,严誉涵发现其长相颇为凶狠,手臂扭动时,斧头好像有了灵性一般。每一斧头挥砍下了都是渗透着丝丝暴戾之气。

  而后者,此刻正在目光凶狠的望着严誉涵,雄浑的沌力在身体表面翻腾起来,逐渐形成了一个盔甲般的物体。而这可不同于沌化境强者的沌力化形,这盔甲也就是垢尘境强者的沌力凝甲,所起的的防御力绝非普通,而这也就是沌化境和垢尘境之间的差距。

  “小兔崽子,送死来吧!”斧爷一个健步,暴闪至严誉涵跟前,旋即,一个破灭之斧挥砍而下,这破灭之斧乃是黄阶中级战技,有着开山辟地之能,不过用在斧爷手中,威力发挥出五成,倒也是极为强悍了。

  严誉涵心中一惊,突然而来的这般强横战技着实也让他一惊,不过,手持着长戟,托于身前,跑是来不及了,唯有坚持住才行。

  这么些天的修炼、历练,严誉涵再也不是那个灵寂境的小菜鸟了,不再是那般遇到强敌便是畏畏缩缩的逃窜,现在的他,心中的热血和战意是雄厚的,唯有这般才可以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当喉喊道:“斧爷土狗,看我的!”而后,长戟在严誉涵手掌中形形色色的抵挡着,不过这些抵挡却是渐渐的变化气息,越来越强。轰之而出。硬生生的扑向斧爷。

  第二式,戟收平海!在严誉涵手中便是又一次施展了出来。而这次,不再是好运,而是真正的领会到了戟法的奥秘,戟法之精,不在于蛮力制胜,唯有变幻莫测才可使出真正的长戟。

  那一戟,那一斧,当前对拼在了一起。随之一声巨响,爆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