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昏昏沉沉的,犹如被罩上了一层偌大的黑布一般,电闪雷鸣间,一记轰雷劈砍而下,怒砸在地面之上。

  而端坐在山洞内的有两个身影,一个少年盘腿而坐,平稳的呼吸间隐隐暗藏着爆发性的沌力。而另一位则是苍茫白发,祭出一个淡蓝色的鼎炉将少年所包裹进去。

  手间的那跳动的元气扑朔迷离,硬生生的被他探进了一丝进入鼎炉内。

  而后,大手一挥,翠绿色的固液形态的晶体经过了那手间的元气所熔解。而那晶体坚硬的外表下仅仅是在数息之间便是被那元气所化作一滩泥水般的状态。

  端坐在那淡蓝色鼎炉之内的少年自然是严誉涵,此刻的他双目之中的黑白之色扑闪扑闪,犹如天际中的星辰一般。而伴随着周身运作的沌力,平缓的呼吸着。而稍稍动弹了一番手臂,也足可见现在他内心的激动。而这苍茫白发之人则就是缪从从了。至于那固液形态的泥水那就是严誉涵先前所得到的湖骨晶以及湖骨乳所熔炼而成的。

  当他那时醒转,缪从从就是告诉他,要是他把这湖骨乳晶的能量尽数吸进丹田内的话,至少会提升数星的实力,而这样快速提升的实力毋庸置疑让严誉涵脸红心跳。当即决定凭借这淡蓝色鼎炉全力吸收湖骨乳晶的全部能量。

  可正当他们准备开始之时,天气却是不巧,未曾打一个招呼便是闷雷闪下。不过这闷雷倒也不是那般可怕,不过所带来的雨水才是真正的有些不同。一般下雨之时,空气之中都会多添上一些水之元素。而水之元素繁多之时却是最不适合炼药之人。因为炼药之人的炼药虽说不需火星,但也是需要元气所转换为的火焰,唯有这般才是能够提供炼药的温度。而天上的湿润程度骤然提升,着实是对于严誉涵他们不利的。

  虽说他们不是在炼药,可是吸附湖骨乳晶内的沌力之源也是需要元气来助的。

  暗叹了一口气,缪从从见天色也是不好,颇有些意味对着鼎炉内的严誉涵喃喃道:“小严子,貌似天气不太好啊!这样的话,对于你的吸收可没有什么利啊!可能会继续接受冷热交替的痛楚。”

  “师傅,没事,上吧,我能够顶着,若是连这个吸收物质我都做不到的话,那么还有什么用。”严誉涵向上瞟了瞟,颇有些自信道。

  +}酷!E匠S网s永久w#免:费看g小(b说+

  缪从从见严誉涵也这般了,倒也没有拖拉,当即加快了熔炼的速度。而后,那原本的泥水也是变得像粉末一般。捏着一丝,放在鼻尖嗅了嗅。倒是十分满意,而后使手而置,点点星星的撒进了鼎炉之内。

  看着严誉涵的表情,突然缪从从也是心中一变,暗自想到,这样炼丹以后岂不是有小严子的味道了!啧啧,这口味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旋即粉末接触到了严誉涵的躯体,因为在这鼎炉之内,严誉涵早就是将自身脱的一干二净,看着自身粉嫩矮小的身躯,心中有些暗叹,想当初自己是那般的高大,而现在确实这般的瘦小。

  不过这点心思在心中也只是转瞬即逝。一下子就是释然了。

  感受着那粉末所带来的刺痛感,严誉涵就感觉有数万只蚂蝗在全身攀爬着,在全身吸食着自身的血。而同时一股强横的沌力气息也是陡然从粉末间威势的钻出。飞一般的占据着严誉涵的全身上下。

  筋脉被占领了,丹田也是被占满了,严誉涵看着自身现在的状况,也不由得一丝苦笑。现在的他体内就好像一股气球,鼓得满满的,没有一处是干瘪的地方。

  而尽管是这般,但也未必不是好处,要是把这些强大的能量都是炼化的话,至少严誉涵可以提升到沌化境五星的实力。

  所谓祸福相依!倒也不无不是道理。

  紧紧咬着牙,对于这般疼痛,严誉涵从未享受过!唯有那时的车祸才可以为之一拼。不过这确实无声无息的刺痛,一点一点的刺入骨髓。

  果然这湖骨乳晶却是有那洗骨渗髓通气炼精神力的功效。一点一点的洗涤着严誉涵全身上下的骨。而要知道仅仅还只是第一步,而对于后面的渗髓定加是更加痛楚。

  缪从从站于鼎炉旁,双手负立,现在的他,已经是无事可做,而严誉涵要承受的那般痛苦,只能他一人承受,看着严誉涵那紧咬牙根,溢出丝丝的血迹。缪从从也是不好受啊。虽说平常的他,喜欢睡觉,实则不然,他则是一直留有一份心思观察着严誉涵,而若是真到生死存亡的关头,他绝对会出手与之相救。不过表现出来的确实一个不管不问的甩手掌柜形象。当然这也是有目的的。为的就是严誉涵能够快速成长。

  私心并不是没有,缪从从也是希望严誉涵能够快点提升实力,从而达到能够构造炼制躯体的实力。而让他重生。对于现在这半透明的形象,缪从从也是尤为不爽,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换谁都不好受!

  嘴中渗透而出的血迹渐渐多出。而脸上的青筋也是如同蚯蚓一般隆起。承受着非乎常人般的痛楚,严誉涵也是有些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大吼出声,久久未消。

  这一夜难眠,若是严誉涵坚持下去了,才有吸收下一波湖骨乳晶的力量的实力。而若是严誉涵没有坚持下去,可能就是要伤其筋脉以及丹田,而实力甚至还有可能下跌会灵寂境。

  所以,无论如何严誉涵都有坚持下去,必须要有超乎常人的毅力,若是没有超乎常人的毅力,何谈不凡。

  翌日,轻声鸣叫的若干鸟雀细碎踏步在山洞前,不过未其踏入便是被其中的一股劲力所弹飞而出。原本还是这些鸟雀所戏耍的地方却是不同于往日。内部的威压和劲力都是不同于寻常。若是耳里要好上一些的鸟雀甚至还能听到一声少年的嘶吼之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