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搓捏捏的将那两个缪从从所说的扇贝取来。

  手中拿着这比自身还要大上半分的扇贝,严誉涵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颇有些为难,而后,只好请教着缪从从。

  缪从从看着严誉涵,有些哭笑不得道:“小严子,你也是有够蠢的,你不是会那个龟缩符吗?”

  “哦,嗦嘎。”严誉涵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开始施展起那龟缩符。

  龟缩符,道道法心凝练于手,化指轻点在空中刻画出几道暗黑色的印记。而后在大手一挥,重重复复了数次,终将是凝练出了两道龟缩符。而就是这样硬生生的耗费了他四分钟的时间。虽说耗费时间也不长,不过现在的时间对于严誉涵来说是不能浪费的。前前后后加起来总共呆在水里有了二十分钟左右。而现在只有十分钟的时间来获取那湖骨乳。

  既然明白了怎么做,严誉涵也不会发愣,开始将那龟缩符烙印在扇贝之上。再稍稍用元气一作。这天然的扇贝屏障也是完工了。元气一进入扇贝之外,扇贝的抗火性很强,不过也是经不起长时间的烘烤。严誉涵也只好将元气温度压制到一个适合的波动,细密的纹络也是密集而出。从而将另一个扇贝紧贴而至。再作调试,便也组合而成。

  再是烙印了一道龟缩符在扇贝的下方。两层龟缩符也是足以保护住自身的安全。严誉涵倒也不担心那黑斑鳞了,有了这天然的屏障保护,大胆的去截取湖骨乳吧。

  手掌轻挥,扇贝一开,严誉涵腾入其内,端坐在里面还别有一番的滋味。这扇贝也是经过数十年的成形才会变得这般的形式。而其内却也蕴含着一些沌力。不过现在可不是吸收沌力的时候,留给严誉涵的时间可不长久了。动作要快!

  自然是要保持了一丝接口,而这就是严誉涵看清方向的凭借。手掌中沌力凝聚,故作一施,砸在水中,所带起的反作用力,将严誉涵连同那扇贝一同是缓缓前行,而静静的向着那湖骨乳以及黑斑鳞前去。

  此刻的严誉涵,心中可谓是相当紧张,要是一不留神被那黑斑鳞溜了进来,想必就算是缪从从也救不了他啊!

  继续缓缓到达,而看着近处的黑斑鳞时,严誉涵才是真的算是看清了黑斑鳞的样子。通体发黑,浑身上下长满了尖刺,而血盆大口里面还有着弄僵似的鲜血。想必还在消化刚才的大餐。

  匿声缓行,为了不做到一点点的声响,严誉涵将手掌中的沌力都是运用到巧妙之处,一波一澜的轻轻砸击在水中所带起了涟漪仅仅片面之间。而声响也是微乎其微。

  到达那凹槽处,严誉涵吞咽了一番口水,虎视眈眈的瞅着那湖骨乳。湖骨乳白白嫩嫩的,隐隐散发处一阵的奶香,而这湖骨乳的中央却还有这一块透明结晶。

  “湖骨晶!”缪从从的声音扩散至严誉涵整个脑海。

  “师傅,这湖骨晶是什么东西,比起这湖骨乳好吗?”严誉涵聋拉着脑袋,放出低声,缓缓得问着缪从从。

  “小严子,你小子运气不错啊,就连这湖骨晶都是可以遇到!有了这,再加上那湖骨乳的配合。若是你能承受下去的话,哈!我敢保证,三日之后你就可以突破到沌化境四星的实力。而且根基也不是一般的扎实。”缪从从老脸一舒,咯咯直笑。看来这湖骨晶应该不是什么平凡的东西。

  听到缪从从这话,严誉涵心中更是激动万分,要是能够这样子的话,就算什么危险,他都敢一试!

  掰开了一道扇贝缝隙,严誉涵试图将手往外面探。

  “回来!想死是不是,你这手要是伸出去的话,我敢说不出三息,将会变成铮铮白骨。”缪从从颇具愤怒道,对于严誉涵这种莽撞的做法,极其的不赞同。

  酷x3匠网唯q◇一Z*正版,F@其、G他`j都gM是¤盗版

  倒吸一口凉气,严誉涵这才是收回手臂,原本只是想要试一试的,可以听到缪从从这般的说法,心中也是消散了那般的做法。对于实力,他还是更加看重性命。这不是怕死,死也是要死的有意义,被这些小东西弄死了,就算是本事再大又有什么用?

  “师傅,既然不能用手,那么怎么办?”严誉涵满脸疑云的问着缪从从。

  轻敲了严誉涵的脑门,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傻啊!炼药师这门是不是白学了!炼药师的元气取物会不会!”

  “哦,嗦嘎!”严誉涵又是这般的回答,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笑道。

  见着外面那些黑斑鳞的暴动,让严誉涵陡然一紧,提气凝神般的将手心聚集出元气,看着手心处的几缕元气,心神一作,全全笼聚在了一起。而后手掌轻挥,指尖一弹。那些原先还在手上呆着的元气都是呼哧飞出。便是飞快的包裹住那湖骨乳。湖骨乳并不是很多,仅仅也就是数百滴而已。

  实则不然,仅仅这数百滴的湖骨乳要是放出风声的话,决计会有人来哄抢,杀人越货之事大可做出。

  在元气的层层包裹之下,原本如同一滩乳水般的湖骨乳也是被压制回了那缕元气之中,而那湖骨晶则是被严誉涵的沌力所包裹回。虽说沌力操作起来没有元气那般的得心应手。不过现在时间不等人,严誉涵也不得拖拉,只好尝试着用沌力所包裹而回。幸亏严誉涵在先前就是突破到了沌化境二星,所以对于沌力的化形也是熟悉了许多。直接将沌力化作网状,将那湖骨晶都是一整体的包裹而回。

  缪从从未曾解释,快速提气将严誉涵整个身躯都是带引而上,腾上了湖面。

  而严誉涵却是已经处于了昏迷之中。

  而三十分钟已经过去,所以才会导致严誉涵缺氧而晕厥,不过也非大事,只需要睡一下便是可以恢复。

  缪从从老脸轻笑,看着严誉涵那昏睡的面孔,将那湖骨乳和湖骨晶都是放在手心,元气一凝,便是化作一滩水渍,从而融合在一起。

  缪从从手掌中,光亮照人,有着湖骨乳的乳香,也有那湖骨晶的坚硬之色。

  啧啧一笑,道:“看来这就是融合而成的湖骨乳晶。”

  再是看看严誉涵,有些喃喃道:“小严子,我倒要看看,这湖骨乳晶能够给你的提升有多大。而现在的你,我是要认真培训了!”

  “对于后面的训练的哭,可还多着呢!唯有坚毅的品性才可。这湖骨乳晶的吸收就是一个难题。你要坚持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