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异动,一股极白之光陡然中一处山幽之地冒出,各处的少男少女们皆是抬头望其,试图看出个所以然。

  不过时间过于短暂,白光速度又过于急骤,导致没有几人能够看清。而严誉涵走在小涧旁,倒是一副乐意悠闲。左手一只烤鱼,右手一只烤鱼,嘴上还叼着一只烤鱼,吃得极其畅快。而这些时日,严誉涵在这原始森林里面也是练就出一门本事,若是沌力尽失的话,也是无大碍,那就是烤鱼成家。

  是啊,这些天,严誉涵天天都抓鱼来烤,对于那些野兔等野味却是毫不在意,一心专注于烤鱼事业。而也是练就了一身烧烤的好功夫。若是有烤鱼大师来和他切磋的话,也是浑然不惧,只顾自己烤鱼就行。

  虽说没有什么特殊调料,但仅仅是用火便可以烧的金黄,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

  正要捧起烤鱼大吃特吃的严誉涵,却是听到了远处缓缓朝自己走来的声响。

  而后,一袭白衣长裙随至。

  尽管白衣长裙若雪,还是突显出穿着之人的雪白之肤。脸上带着些许的好奇之色。四顾向往,也正是闻到了烤鱼的气味,她才赶来。

  一头长长地青丝,被一条紫带束着,然后一直垂落至娇臀之上,而精致的五官浑然天成。毫无一丝一毫的累赘之感。而看着这年龄和严誉涵相仿年纪的少女,严誉涵突兀吓了一跳。

  这不就是那天在湖中看到的哪位少女吗?

  下意识的,严誉涵卯足了劲,全神贯注的盯着少女的胸脯之上。

  颇有些点评的味道,一边指手画脚,一边喃喃道:“没错,那两个还是这样子大。”

  少女听到这话,难免心头一白严誉涵,而当即看到严誉涵的正脸时,近乎于吼出来的音调说道:“是你!那个淫贼!”说着少女就是拔起身旁的宝剑,一剑挥出,朝着严誉涵的要害处挥砍而去。但虽说是吼出来的,却还是附有少女如同白天铃铛般的清脆嗓音。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严誉涵先是躲开那一剑,才是站其隔开一些距离,这才吞吞吐吐道。

  “我和你这个淫贼没有什么好说的,看剑!”旋即,又是一剑挥至而到,凛冽的带着股股瑟风朝着严誉涵挥砍过去,这速度和力气比起先前快了不止一倍。

  严誉涵倒也不是吃素的,取出长戟,开始对殴起来。

  他可是没想到,这个少女的实力,竟是比自己还有高上许多,估计应该是达到了沌化境七星以上了。

  严誉涵看着少女气愤的小脸,撇嘴笑了笑,对着少女嘿嘿一道:“既然这样,我可以动非常手段了哦!”

  同时严誉涵脚步微微移动,朝着少女的方向缓步而去,不过少女自然是有防备,凛冽的剑气生生将严誉涵逼在其外,不得靠近。

  严誉涵眼看根本无法近身,直接俯下身,一手抵挡着剑气和剑力,一手悄然拾起一把蕴藏着大地精华的肥沃土壤。

  啪!

  当即严誉涵挥手而出,手掌中包含的肥沃土壤也是抛飞而出,一阵都是飘忽到了少女那边。

  少女一看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朝着自己迎面飞来,着实有些心慌,拿起剑乱七八糟的抵挡。可还是弄的灰头土脸。而对于她可就是忘记了严誉涵这茬。

  严誉涵极速赶去,旋即抬手伸去,想要将其给抓住而已的,却是发现自己被一块石头绊倒了。一脱力。而更让他无语的是,自己又倒在了少女的身上。

  那触感很好!很滑!很棒!严誉涵现在心里满满的想到。而身下的娇躯却是在刚才就和他紧密贴合。再伴随着娇躯的挣扎,两具身体也是更加的契合。自知被这个淫贼给压住了,少女还是不忘反抗,一边扭着身体,一边咬紧牙关,准备在严誉涵的肩头开疆扩土。

  “我去,你属狗的是不是,不然怎么还会咬人呢!”严誉涵自然是感觉到了肩头的那一股疼痛,当即吐槽道。

  少女则是不管这些,专心致志的继续开疆拓土。反观严誉涵是一脸的难言之色。不知是笑还是哭。

  严誉涵深知这些啊,身下的燥动还有身上的疼痛交错,着实让他有些酸爽到无极限。

  看着少女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淡淡的楚眉,有些邪邪笑道:“嘿嘿,如果你再咬我的话,信不信我把你衣服给我扒光。反正之前我就已经看过了,不怕再看一次。”

  少女听着严誉涵这有些露骨的言语,脸上露出淡淡的红透之意,不过嘴下还是紧紧的不松口。

  严誉涵见此也没办法,只好咬紧牙关,对于扒衣服这种事,他只敢说说但是不敢做出来而已。也就是所谓的有贼心没贼胆。

  不过嘴下他可不会服软,争着抢着说:“扒啦,我要扒啦。”同时故意将手臂伸直在少女的面前,少女则是双手放在身前,紧闭双眸,那淡粉红色的红唇,娇艳欲滴。

  旋即,两瓣唇便是交融在一起。

  少女急骤睁开双眼,惊奇的发现,这个淫贼竟然还要了她的吻,还是她的初吻。

  带着呜呜的浊音,少女奋力抵抗着,严誉涵却是恍惚过去了,就在刚才,他一不小心就是忍不住吻了上去,这下子算是落实了淫贼这个称号了。当然那一吻也是他的初吻。

  片刻唇分,严誉涵舔了舔嘴唇,有些回味之前的感觉,虽说没有做到他以前当宅男一直YY的湿吻,不过倒也是赚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少女会不会打死自己而已。

  严誉涵心头怀着万千宅男的梦想:“泡得女神,死而无憾。”

  少女奋力推开严誉涵,不过应约而来的不是一记巴掌,剑风袭来。

  突兀端直伸在严誉涵的唇前。严誉涵尴尬一笑,对于少女的发怒倒也是无所适从。

  紧闭双眼,静静站在那。

  片刻之后,此地留下孤身一影。而严誉涵倒没有受伤。不过他却仍然不知道这少女的名字。不过他的名字却是被少女所知道了。

  先前:

  “你叫什么名字?”

  “严誉涵。”

  “B最?新zX章@#节上U酷匠:m网^

  “好的,严誉涵,以后你要小心一点,见你一次我追杀你一次。”

  ......

  此刻,少女挪步走在草地上,嘴角轻轻呢喃道:“淫贼!死淫贼!刚才这么粗暴,不知道初吻对于少女来说有多重要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