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严誉涵这个时候真是高兴啊,要是这里有卖鞭炮的话,估计他要买个十箱八箱放他个痛快。

  缪从从瞥了一眼严誉涵,没好气道:“别太激动了。还是快些练习,不然就算你炼药的资质再好也没有用。”

  严誉涵打坐盘腿,紧闭双目,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而体内却是一阵的倒腾。一丝一毫的沌力在精神力的作用下,逐渐变得有些飘忽,而这就是那元气。元气的增长速度极慢,几乎是没有增长。在丹田内只是缓缓移动着。

  一夜无动于衷,便是这样度过。时间消逝不经意之间,对于严誉涵来说,就好像只是在瞌睡了一阵,不过却还是过了一个晚上。这个晚上,他心神全部收拢入培衍元气之中。而效果却是微不足道的。严誉涵没有叹气,先前缪从从也说过,元气的培衍根本在于精神力的提升。而只有提升精神力才可以做到培衍元气的目的。

  不过,虽说严誉涵的元气现在很小,只有一缕缕,但对于炼制低级的丹药还是足以。

  严誉涵这才在一旁看着缪从从施展。

  缪从从左手指尖中蹿出一丝的淡红色元气,而右手抓着一株草药,双手同时一拜,朝着面前射去。而那一缕元气如同一支极速的飞箭射了过去,草药则是被元气包裹着漂浮过去。在面前的空中做到悬浮的姿态。

  缪从从左手指尖稍作撇去,那一缕元气也随之荡漾,渐渐的刮起了风。风声阵阵,树洞内引起呼呼的声响。而就连外边的片片落叶都腾空而起。一一朝着那一缕元气靠近。

  “合!”缪从从嘴角呢喃着。

  树叶就好似一层铠甲一般,包裹在元气周围,没过片刻便是把元气给包裹的不见了踪迹。唯有里面星星点点的亮光才可以看的清楚。

  “爆!”缪从从左手迅速的搓离。

  “置!”稍等片刻,那树叶依旧是在空中悬浮,不过若隐若现使得周围的温度骤降了数度。

  “离!”缪从从左右手合十,树叶随之扩散而开,而原本的空中,只剩下了一股淡青色的气流,要是仔细观察的话,甚至还可以看到其中的点点漩涡。不断的扩大缩小。

  “凝!”缪从从暗哼一声,那气流则缓缓凝聚,浑圆的外表,和以往见到的丹药倒是没有什么两样。

  “收!”丹药成。收至掌心。发出淡淡的药香。然而缪从从刚才召唤出的元气也钻进了缪从从的丹田内。

  严誉涵打坐在那,使劲张开鼻孔呼吸着。就怕闻不到那药香一般。

  丹药的品阶各有各的层次,一品丹药的药香较淡,闻起来如同花香一般。

  二品丹药则是药香较为厚重,近似于檀木香。

  三品丹药的形成会有丹纹,丹纹的多少决定于丹药的质量。

  四品丹药的出现会吸附空气中的沌力,所以储藏四品丹药必须要密封隔绝。不然丹药必会爆裂而炸。

  五品丹药的产生会有丹心出现,甚至会出现些许的灵智。若是不好好看管,都有可能会跑走。在历史上不乏这些奇葩的事例,丢失丹药者也不会好受。

  六品丹药则是可以识人话,对空气中散发精气。而这精气并不是丹药本身,而是天地之沌力所固化。具有固本培元之效。

  七品、八品、九品丹药药效更是撩人。丹成之时会引发丹雷,若是抵挡不住,炼丹者也会死于雷下。若是可以承受,那么丹成,就连身体素质都可以上一个台阶。

  传说中的十品丹药,相传,可以产生天气异象,所含的药效绝非一般。

  而现在缪从从炼成的丹药,单单从香味可以辨别出是一品丹药。

  “看什么看!还不快练习。现在都给你做个示范了。信不信抽你!”缪从从挑眉威胁道。

  严誉涵忙不列颠的顺手拿过一株草药,有些苦逼的问着缪从从:“师傅,有没有什么配方啊。难道就这样给我乱炼?”

  “哦,对了,你先炼制那个花瓣较大的紫罗花和罗汉果,记住,一株紫罗花配一个罗汉果,时间不宜久,半刻钟即可。”缪从从若有所思道。

  严誉涵不敢怠慢,里面抛下手中刚刚拿过来的品种,转身取过一大堆的紫罗花和罗汉果。

  “师傅,对了,炼制丹药难道不需要药鼎的吗?”严誉涵实在是不解,没有药鼎,难道要像先前缪从从一样腾空炼制?”

  “药鼎是炼制丹药的必备,不过现在经费不够,所以还是这样先试试手吧!等以后有了钱,还怕没有药鼎来炼。”缪从从颇有些不受拘束的说着。好像要不要药鼎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了。

  严誉涵盘腿而坐,照猫画虎的学起了缪从从之前的动作,先是左手聚元气,再是右手握草药。不过元气在严誉涵的手中,聚集的速度极慢,如同蜗牛爬一般。使劲了半天才是一点点的小元气腾现。双手同时一拜,朝着面前的空气射去。而那一缕元气实在是慢的不行,草药则是被元气包裹着漂浮过去。在空中只是浮起了两公分的距离。

  差距就这么大啊!我还以为可以稍微的装13的。严誉涵心中愤愤道。

  按照先前缪从从的顺序,合爆置离凝收!这六道工序。勉勉强强是通过了,而成功却不尽人意。

  “这是丹药吗?一个黑黑的一坨。看起来和师傅先前的没法比啊。”

  再一次...

  “怎么回事,这次我把握的很准确啊,可结果还是一扭扭点大。”

  ...

  总之试验了很多次,成功的仅仅只有十次,而全部的紫罗花和罗汉果算是糟蹋了。得亏这两种植株的价值不高,不然严誉涵看来得哭的没下限。

  数日后,依旧是这个小树洞,阳光洒进,透入一丝的清新。

  树洞内,盘腿而坐的少年双目垂闭,左手微指,右手拿物,呼吸间,一阵淡淡的药香散发而出。

  这几天的试验,让得严誉涵对于炼药有了几点的熟悉。至少不会成功率极低,勉勉强强达到了百分之六十。

  而这恰好达到了一品炼药师的门槛。

  “我终于是炼药师了。”严誉涵大喊而出,像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就在刚才,一直在一旁观察严誉涵的缪从从,欣慰一笑,缓缓对严誉涵说着:“炼制一品丹药的成功率达到了百分之六十。达到了一品炼药师的门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