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一行人看到严誉涵那一队人的做法有些不知所措,看到他们有的在打坐,有的甚至还摆出一张床在那睡觉。心里更是泛起了糊涂。对于他们来说,第一个念头就是。

  “有诈!”

  是啊,他们在外面的人只有10人,而一个班级的阵容是30人,这10人可能就是担当诱饵的角色,为的就是吸引他们,对他们来一个致命的一击,可严誉涵他们那里有后援,就是他们这10人的小队,做出这样的安排他也只是迫不得已,他内心所期望的就是他们带头的人不会那么莽撞,而是小心谨慎。

  对于严誉涵来说对方越谨慎越好,他们要是越来越谨慎的话,就会不敢贸然出动,怕的就是严誉涵那不存在的后援。严誉涵此刻是真的闭着眼,根本不知道对方怎么样,所以运气是他唯一倚靠的了,要是幸运之神不眷顾他的话,那么他们就只得淘汰了,而这般憋屈的淘汰可能也是第一次。

  对方也是有所迟疑,对于严誉涵他们的举动还是一个愣头青,他们此刻的疑问极大可能是严誉涵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子,难道是真的有埋伏。

  他们没有多做停留,带头的那个咬咬牙,带着队伍便是离去。走前还是有所迟疑,显然有些不甘心,不过对于未知,他们已经是做的比较谨慎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或许这样他们在这次班级大战能够走得更远。

  片刻后,耳边没有了细碎的脚步声,严誉涵释然双眼一睁,发现周围的人已经走远了,暗想,如果这里也有三国的话,那么他可就是要栽了,整理了一下姿容,大伙们也是纷纷睁眼凝视,唯有饭桶哥睡的正香,看来饭桶哥才是最镇定的人,就连严誉涵这个指挥的人都自叹不如。能谁到如此的境界,唯有小人和缪从从才可以与之媲美吧。

  大伙是彻底惊呆了,原本他们以为自己已经是要在淘汰的边缘了,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些人并没有上前,就连过来试探的都没有。

  “涵哥真是神算啊,居然可以算出这般神奇的做法。我日后定听涵哥的指挥。”一个比较会说话的上去,拍马屁道。

  “什么,涵哥就是严半仙,我看,涵哥昨晚必将是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估算出我们今日的劫数,而施招将其破解。”这人也是够了,拍马屁拍到了这种境界,其实就连严誉涵都没有没有把握,而这人拍的严誉涵好像出神入化了一般。真令人汗颜。

  “作罢,我们不能总是靠这些运气,实力乃是最重要的,我们这小队虽说是只有寥寥10人,但也可最好的规避自己。做到出其不意,则是最佳。”严誉涵也是被拍马屁的弄的有点受不了,还是先发言一下。

  众人有些相信严誉涵,至少刚才严誉涵就让他们摆脱了淘汰了命运,要是在之前没有听严誉涵那般做的话,可能现在他们就已经淘汰了。

  手持显示仪,错落在其中的红点分布也是越加的密集,几乎是两两凑在一起,看样子就是打起来了。而唯独有两个红点没有凑在一起,看样子就是严誉涵这边和之前已经离去的那个队伍了。

  严誉涵他们与陈自豪他们没有交流的设备,所以只能盲目的寻找,而结界里面这么大,找到他们又谈何容易。不过他们找到自己就简单多了,毕竟他们可以知道自己的位置。

  严誉涵刚要下令离开,远处又传来一阵声响,不,不对,是两处,东西两方各有声响向自己靠近。

  这个时候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可是严誉涵之前看着那个显示仪根本就是没有红点向自己靠近啊。那么可能只能是!

  OC酷@‘匠d/网‘永/久L免费9看$小.~说Vz

  是啊,就是陈自豪和那个黑口,赶来了,他们之前看到显示仪上面自方的红点被人赶往时,就已经冲过来了,而他们知道要是严誉涵他们这个队伍失败了,他们可就是玩完了。所以当即便是赶往而来。却是没有发现敌方的队伍,没有什么问题他们就是走了,只是稍稍讨论了一番战术,便离去。

  走之前,严誉涵给陈自豪塞进一个东西,陈自豪没有拒绝,作罢离去。

  之前严誉涵交给陈自豪的就是令牌,而严誉涵的用意并不只是让陈自豪吸引别人的目光,最重要的是,这样自己的队伍就可以做到不被人发现了,这样斩首行动才能开始。不然都被别人知道了自己的位置还怎么斩首。显然是异想天开的。

  黑口走的是东方,陈自豪走的是西方,东方有2个红点,西方则一个都没有,而严誉涵则是带着队伍朝着红点最密集的南方前去。

  状况就是这样,西方只有一个红点,南方有5个红点,东方有两个红点,而北方也是两个红点。至于是那个班级那就是不知道了。

  一路上严誉涵他们没有发现什么人,同时他们也是越加的紧张,虽说没有人,不过距离红点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要是仔细推算的话,现在距离他们最近的红点已经不足他们200米了。这200米,对于他们这些修炼者来说,无疑是很快的,最多也就是十几息的时间。一路上他们人都不敢讲话了,只挥手示意,为了保持隐蔽性,还是这样比较好。

  150米,100米,50米。

  突然距离只有50米的时候,那个红点的速度急剧增快,瞬间就远离了严誉涵他们。看的是严誉涵他们都有些不解。

  只见显示仪上的红点被后方一个红点追逐着。双方拉开的距离仅仅只有几十米,所以在显示仪上看着就好像贴在一起一样。

  严誉涵自顾自的叹了一口气,缓缓道:“看来这个是弄个不了了,来,下一个目标,正南方。”

  是啊,这个他们已经是追不上了,而已他们之前的目标已经被人盯上了,所以只能放弃,他们可对付不了两个团队。就连一个团队都吃不消,何谈两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