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co正…版章bl节^x上酷匠`网;

  严誉涵和陈自豪相继踏入结界,毕竟是在学院内,总不可能有什么伤害他们的意思,想必这结界也是学院的作为。

  刚踏入结界,严誉涵只觉仰面拂来一股清新的气息,至于身体的沌力都有些活跃起来的感觉,全身都有一种置身温泉的冲动,不过这里不是温泉,只是沌力在空气中的占比比较高而已。所以对于沌力修炼有大用处,不过别看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结界,可是这么大的一个范围,想来施展出来必须要有较高的修为,而想来只有这里的院长有这种能力。

  结界的设置是需要耗费大量的心神的,才能把结界弄的较为完美,不然要是结界内的法则混乱的话,那么在里面的人可就是有危险了,就算是再怎么小心,都没有用。

  看着旁边的陈自豪也是一个德行,大脸憋得通红,看来他也是比较适合这里的环境,要是一直在这里面修炼的话,严誉涵甚至有把握有较快的修炼速度,不过这样子是不可能的,维持结界所耗费的心力巨大,一般只是会维持个个把天,怎么可能挥霍精力去帮助严誉涵修炼,这不是傻了吗?

  就算这个院长再有空闲,也是不可能闲着蛋疼去帮一个新生维持结界。

  仔细一看里面的设施倒还是和从前一毛一样。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环顾一周,找了半天严誉涵和陈自豪都没有发现自己班级的位置。

  无奈,看了一眼四周的通告,上挂着一张巨大无比的地图,而上面赫然描绘着结界里面的位置。而九班就处于最北方。而其他众班也是纷纷调换了位置,分别坐落在各个角落。

  确定了一下位置,严誉涵和陈自豪纷纷赶往,在路途中,他们遇上了几个自己团队的。其中还是饭桶哥最抢眼。手上持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馕,一口闷,看在眼里是有些心惊。一口吞下,憋得是满脸通红,好像是有人要抢他吃的一样。

  也就是走了大约三分钟,路程是不远,结果到的时候发现全部的人已经到齐了,而草草拉开了阵容。严誉涵还是那样带着他们那10人在班级内先熟悉熟悉。

  “看,那边有一处小的拐角,要是呆在那里的话,绝对是一个好的伏击点。如果再把身形隐逸一点的话,是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而如果有人走来,直接给他一击。”

  “那边有好几个班在那边呆着。”严誉涵指着他们的显示仪喃喃道。

  实则,显示仪上有着十个红色的圆点。而很明显那十个圆点就肯定是令牌了。

  “岂不是这样我们分开队伍没有用了?”严誉涵有些发愣,喃喃道。

  陈自豪也没有走,而是站在一旁,端视着那红点,恰巧一个班级分到的显示仪有3个,而这样就足够分给一个小队一个了。这样倒是让大伙都有了目标,总不会漫无目的的继续乱窜。看着那红点,似是叹息道:“看来这样不好啊!”

  严誉涵没有吭声,目光凝视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也不全都是坏处,你看,这样子,他们只是知道了我们这一个小队的位置,而对于你们小队却是一点都不了解,反过来说,你们还可以知道他们,这样子相当于我们在暗他们在明,攻其不备。”

  听了严誉涵讲的这些,其中是有些可取的,不过缺陷还是有的,别人是30人,而你是10人。碰上别人了,还打得过?

  正当他们讨论的时候,天上突兀亮起一道亮光。这亮光是淡金色,凝聚在空中格外的闪亮。好似天上又多了一个太阳。

  不过伴随着亮光越来越大,看得也是越来越真切。

  而上面好像印着几个字。

  开战!

  就这么两个大字外加一个感叹号,而此刻每一个人都知道真正的战斗帷幕已经拉开了。他们的内心都很激动。没人人的心不是热血的,面对战斗都有本能的渴望。

  严誉涵也是一样,脸上挂满了表情。看似有些紧张,而紧张中也饱含着那蠢蠢欲动的激情。看来他也是受不了了。

  显示仪不断的颤抖,放眼一看,只见几个小红点都在飞快的运动着。几乎是各个都在奔赴各自的目标。

  而清晰的可以看见有一个红点朝着一个不动的红点驶去。而这不动的红点就是严誉涵他们。至于一直朝着他们的红点还在不断的加速。

  “怎么办?”大伙们皆是有些惊慌,七嘴八舌。

  “好吧,我们就呆在这里,等他们来,逃也没有用,我们就这样子,保存实力。”严誉涵倒是满脸的冷静,颇为自信的说道。

  没有人反对,他们也是没有什么主意,还是听严誉涵比较好。

  就这样,严誉涵倒是有些小主意,开始排兵布阵。

  “现在大家听我说,大家都那一张草席,摆在门前,端坐在其上,闭眼不语。要是受不了这种枯燥的,还可以铺一张床席,睡一觉,也不无不可。”严誉涵首当其冲,先抽出一张凉席,端坐在其上。

  “什么,这样子做是什么意思,坐在这里给他们打?”此刻不由得有些人疑惑道。他们也是对这样的做法有些担心,纷纷说道。

  “别说,快,照做即可。”严誉涵沉声道。

  那人虽说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相信严誉涵,抽出一张草席坐在其上。而其他人也是一样照做。

  现在他们的样子,只有饭桶哥最潇洒,摆了一张床,直接躺在上面,吃喝了一阵。便是呼呼大睡。

  一分钟后,外面突然变的嘈杂起来。零零碎碎的脚步上愈来愈响。和严誉涵他们安详的休息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带头的一人,看着对面的这个做法。有些迟疑,命令他们先停下来,观察一番。

  众人是看了半天,带头的那人依旧不动身色。此刻后方上前一人,对着他们带头的悄悄道:“对方这是干什么,不会是投降了吧。要不要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