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跳河...

  上午,九点半,家中。

  刘一封早已经洗漱好,换好了衣服,用时不过二十分钟左右,但是,他更多的是待在鞋柜那边,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等那些等待自己一起去饭店吃早餐的家人离开,向来刘一封都是不跟他们一起同张桌子吃饭的。

  甚至有的时候,他们在五星酒店吃牛排、海鲜,但是,刘一封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跟他们同张桌子吃饭,他情愿一个人坐在街上的大排档,吃着不到十元钱的食物,也不愿与他们一起同张桌吃饭。

  刘一封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漫长的一小时,再次整理下自己的衣服,准备要出门的样子。

  今天,刘一封穿了件白色衬衫,下裤搭配紧身裤,鞋子穿着懒人鞋,一副“我是潮男”的样子。

  刘一封手握把手,一扭,一声轻微的门开声,刘一封推开了门,哼着小曲,走下楼梯。

  一走下楼梯,刘一封就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刘爸,瞬间的,刘一封面色开始难看起来了,左右看了看方向,刘一封朝着与刘爸相反的方向倒头就跑。

  刘爸见此,大喝一声:“小兔崽子,你还给老子跑?给老子站住。”不过,刘一封显然是不会搭理,如同风一般地奔跑着。

  “嘿,这小子,老子就不信邪,每次都会让你这小兔崽子给跑掉,给老子站住。”刘一封在之前就是这般躲避他们,刘爸显然这一次防着呢,一钻进车里,刘爸迅速发动引擎,以极快的速度往刘一封追去。

  呵呵,这年头,啥怪事都有,就连老爸开车追儿子,为的就是让儿子去吃饭。

  小车是四个轮子,如同大象般大,四个充满动力的轮子有规律地运行着,刘爸还时不时探出脑子,“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站住。”

  “呸,傻子才站住。”刘一封一边回头骂,一边往前跑,看一看哪里有巷口可以让自己逃跑,找了许久,刘一封都不禁有点懊悔了,自己真是傻,明明有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西方向让刘爸给防着,那还有东南北麽,自己干嘛非往东方向跑呢?!一眼看到的,没有任何建筑,只有望不到尽头的马路,以及马路外围的河流了。

  刘爸一踩加速,离刘一封只有二百米左右了,或许刘一封被抓的话,他也能发脾气将刘爸一把推开,但是他的潜意识却是不想,每次这般做,他的内心总有有一种难受的感觉,所以,他只好选择跑路。

  刘一封心里感觉不妙,随即翻过脑袋,看向后方,发现刘爸已经到自己只差百米了,刘爸在车中露出了笑容,犹如恶魔坏笑般,刘一封做出了一个决定,一咬牙,翻过栏杆,跳下河流。

  这时候,刘爸也是停下车,有三个走了出来,一个是中年的刘爸,一个是叶青安,而另外一个美艳妇女,大概有三十多岁左右,便是刘一封的后妈叶琴了。

  三人扶着栏杆,看着正在河流中一脸愉快,如同小鱼般的刘一封,还朝着三人得意地摆了个剪刀手,而后,朝着前方游去了,这一时候,刘爸气愤的直接拍向栏杆,骂道:“这混小子,让他吃个饭都这样。”

  “哥哥会不会有事?”叶青安有些担忧地说道。

  “小封可是在跳河啊,这会不会出意外?”叶琴也是担忧地问道。

  却不料,刘爸大大咧咧地喊道:“不用担心,就算淹得死鸭子,也淹不死那混小子,哼,走,我们吃早餐去,反正那混小子自己身上有钱,咋们别管他了。”

  “可是......”叶琴还想说什么,但却被刘爸制止,拉着两人上车,开向饭店。

  ...............在东部一个河岸上,趴着一个如同死狗的少年,衣服湿透了,头发也是弄湿,衣服不停地渗出水来。

  “糟糕。”刘一封突然感觉不妙了,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急忙按开机键,摆弄了一两分钟,却发现怎么也开不了机,“我去,不是吧,这手机是我三天前才刚换的,花了我几千呢?!”不过,刘一封并没有在手机停留太多时间,赶忙掏出钱包,有一个还算安稳的消息,钱包里面的钱除了最外面湿了一些,其他都没有弄湿,也就是说,刘一封现在还能用的钱只剩下一千二百五十三元了。

  这个消息对于刘一封来说,还算一个不错的消息,毕竟,如果钱都不能用的话,那可就大发了,天大地大,唯钱最大,对于这个城市而言,没钱,就等于寸步难行。

  “咦,刘一封?”一道不确定的声音传出。

  刘一封反过头一头,入眼的是一个萝莉,长长乌黑的头发,自然地披在肩上,弯弯的眉毛,高高的鼻梁,一张极为可爱的娃娃脸,更是显得无比可爱,穿着一个白色裙子,更是犹如一个住在与世隔绝的地方的小姑娘,纯洁无比。

  纯洁无比?那是不可能的。刘一封在他之前的学校说得上是一个恶霸,被称为光明中学三大巨头之一,意思是说,最喜欢打架、最顽皮的三大学生,换句话来说,也就是那些人气比较旺的顽皮学生。

  )R酷e匠◇N网l(唯*\一N√正{版.,其他都√是ZL盗版o

  平常的学生见了刘一封绝对会主动绕道或避开,绝对没人敢向刘一封打招呼,即便敢,也不敢直呼名讳。

  可这主,不仅跟刘一封打招呼,而且还直呼名讳,两种都做了,那么,只有一个结果了,三大巨头唯一一个,被大家称之为暴走萝莉的李画眉了。

  孤独少年刘一封与暴走萝莉李画眉。

  同是光明中学三大巨头之一,同样是顽皮、爱打架的学生,同样谁也不服。

  表面上光明中学的最顽皮、叛逆问题最严重的三个人,但其实,这三个人叛逆的程度也是排名次的,最叛逆的是坠落书生唐程北,听说他曾经是光明中学全校第一,还是奥数全国冠军,你知道什么原因让这个曾经品学兼优的唐程北一举踊跃为最叛逆的孩子之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