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月高挂,给漆黑的天空带来一片光芒,更是增添了一种冷清。

  云岩公园,属于一种公开的公园,不是非常大,但却很热闹,给公园更是有了一种生气之感。

  位于云岩公园最左侧,只然屹立着一颗高二米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左侧由于潮湿,导致了这颗参天大树沾了许泥土,更是有了一种沧桑悲凉之感。

  树上面,隐约之间一道火色的亮光,根是有着烟雾飘散,传来一阵阵香烟的味道,恩,如果知情人闻得话,一定会发现,这香烟的问道,居然是软中华,还是三字开头的那种。

  借着微弱的路灯,我们隐约可以看见,书上坐着一位男子,用少年更为切且,慵懒的背靠在书上,一脸惆怅,时不时还抽几口软中华,换个方向看,这位少年很俊朗,白皙的皮肤,俊朗的五官,前面留着齐刘海是那种两边剪掉的那种,身穿运动服。

  现在是夏天后期,天气说热不热,说冷也不冷。

  夜晚,高月悬挂天空,给漆黑的天空带来了一丝清冷,少年即便身穿运动服,内心也依旧冷,冷意渐渐传遍了全身,冷!非常冷,他没有多少动作,但他怕一有动作,就会颤抖,内心那种冷意的孤独感传遍全身。

  没有多少朋友理会,也不会主动去理会别人!

  月光渐渐移动了下,清冷的月光照到了少年冷陌且俊朗的面目,面目面无表情,眼神在清冷的月光下,闪烁着光芒,但还是能看到瞳孔的那一丝冷漠,缓缓抬起头,看向天空那轮清凉冰冷的月亮,嘴角掀起,笑了笑,低沉的声音传出:“原来今天是中秋啊......呵呵......听说中秋要吃月饼......”

  不过,对他来说,中秋就跟普通的日子超不多,一样是醉生梦死,一个人活在自己的世界,没有人陪自己说说话,没有人能够陪自己玩,更没有愿意听自己的倾诉。

  一捏火,丢掉软中华,刘一封直接跳下两米高的大树,其中,不小心被大树挂住了一个衣袖,露出一个手臂,那是一个伤痕累累的手臂,光是个割痕就不下于十多个,还有几条特别严重的割痕,更是分布在浮现的青筋中,刘一封很显然当年割过血管。

  看了看,刘一封扯下衣服,伸了上去,两只手放在大腿附近,如同僵尸般地走了起来,低着头,眼神木纳,朝着道路缓慢行走。

  等经过一个大桥的时候,刘一封突然停住了,看向那浩瀚无比的长江,自己与长江之比,就犹如一个蝼蚁一般,更是在路灯的照耀下,美丽的长江被照得为这个繁忙的城市,增添了一分繁华。

  夜晚十一点半,刘一封这才慢悠悠地达到了家门口,看了看家门口,刘一封更是勾勒出一丝冷笑,这个家,刘一封从来没有把它当过家,不过是一个房子,里面住着几个陌生的人而已,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家早就在三年前被他所谓的父母给破坏了。

  在门口约站了五分钟,刘一封这才拿出钥匙,打开家门。

  入眼的是一个四层的鞋柜,上面放着鞋子,这个房子很大,大概一百五十平方米左右,五房两厅。

  将当刘一封进来的时候,一道开门声响起,走出一位大概十六岁的少女,长长的黑色秀发,美丽的鹅蛋脸,精致的五官,给人一种青春的感觉,身穿睡衣,看了看刘一封,不由眼中露出一丝喜意,小跑过去,拿了双拖鞋,走到刘一封面前,甜甜叫了声:”哥哥。“但,刘一封却丝毫没有反应,目无表情,甚至都没有看着美丽的少女一眼。

  9酷。匠网$永久免e费~看小说Q*

  少女再次喊了一声:”哥哥?!“见刘一封没有丝毫的反应,将拖鞋递到刘一封面前,道:"哥哥,给。”

  刘一封没有丝毫的反应,脱完鞋子就走,没有拿少女递过来的鞋子,就这么光着脚。

  但少女依旧不死心,跟了过去,甜甜的声音传出:“哥哥,给,穿上鞋子,不然脚会着凉的。”

  这时,刘一封突然停下了脚步,少女将刘一封停下了,以为自己说动了,不由递过鞋子,刘一封拿过鞋子,少女本来是高兴的,但,刘一封接过鞋子以后,手往上升起,直接将鞋子一丢,响起啪啪的掉落声,这时,刘一封开口道:“叶青安,我说了,我不是你的哥哥,还有......我的事情你不要乱管,还要下次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再一次开门声响起,走出一位中年男子,跟刘一封有点像,看着刘一封的行为,不由火冒三丈,开口训斥道:“刘一封你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跟妹妹说话的?啊!开口啊你。”

  刘一封头扭到一边去,看都不是想看他一眼,露出不情愿之色,直接往自己的方向走去,但刘爸却是一把拉住刘一封,不饶地要让刘一封给叶青安道歉,但叶青安这个善解人意的小姑娘,却是在一旁不停地劝说。

  刘一封声音厉了点,低沉得可怕说道:“撒手。”

  但刘爸可不会这般轻易撒手,依旧说道:“你快给你妹妹道歉。”

  刘一封扭了扭脖子,猛然转过身子,猛然一推,瞬间地刘爸退到在地,刘爸还没有回过神来,叶青安小姑娘也没有回过神,刘一封却是将刘爸退到在地的时候,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猛然一拍门,上锁的声音,瞬间让两人回过神了。

  他们两人显然没有想到,刘一封居然会对自己的父亲动手,将父亲推到地上,见刘一封锁门了,也是一脸无可奈何,对着叶青安说道:“小安,你先去睡吧,我明天再叫醒那小子,让他给你道歉。”

  叶青安笑着,却是摇了摇头,道:“爸,不用了,我知道哥哥一时间不会那么容易接受我的。”

  “你这孩子,唉......”刘爸实在是无可奈何,毕竟一个是自己名义的女儿,一个是自己血缘的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