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被免职后的一周,高大个子被人反绑着手,腿上坠上石头扔到了大井里淹死了,这种井非常大,直径5米左右,深十多米是农村灌溉农田用的水井。

  一些孩子夏天热,跳大井洗澡凉快时,无意中发现的。

  村里的人都感叹,作孽太多了,还不知道是被那个债主按大井里的呢,这样的也好省下还债了,反正活着也是受罪,只能祸害人。

  他的亲戚们也不着急的去公安追着破案,毕竟死了比还活着还好,他的亲戚也被连累的实在无法忍受了。

  他住的那三间祖上的破屋,去年下大雨都倒了,高大个子没地方去,就用房子上的檩条在原地支了一个小瓜棚子在里面住,他的几个侄子、外甥实在看不下去,凑钱在原址给他盖了三间小瓦房,墙皮都没给他处理,门窗用的还是原来的。

  公安局见他死了,心里一块石头也算落了地,他活着成天就是骗,就是做假蒙人,三天两头的有人去公安局报案,公安也没好办法,罚钱他没有,拘留没给他送饭的,送他坐牢罪行还不够,每次都是叫村长来把他领回去。

  如今他死了所有人都是皆大欢喜,唯一遗憾的是死法接受不了,被人绑着按到大井里淹死了,如果是病死或者被车撞死那是老天开眼,善恶有报,他这样被害死都觉的他真可怜,一辈子就这么完了,临终还成了冤死鬼。

  话皮子气呼呼的回来对老皮狐子说:“肯定又事白衣大姑干的,她怎么没完没了,我们必须找她谈谈,不能这么依着她。”

  “你先别急着找她了,青子生的那两个双胞胎孩子现在有难,你赶紧去救他们吧。”老皮狐子着急的说。

  “爹,你怎么知道的呢?”话皮子不解的问。

  “自从你解封了青子的子缘,我就安排了大头、小头投胎他家,做双胞胎兄弟,可是白衣大姑气不过,要在孩子周岁的时候勾他俩的魂去,要他俩意外夭折。”老皮狐子解释道。

  “安排什么样的意外啊,爹呀,我该怎么防范呢?”话皮子急切的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哎,要是你娘在就好了,她是管平安的,现在她一直在闭关修炼上仙之法不能出来管着些事。”老皮狐子摇头叹息道。

  “哎呀,这可咋办呢,我娘也不多教我点法术,强子连雪莹的后背鬼的爹都对付不了,如果白衣大姑亲自出马,我们肯定不行。”话皮子双手一摊无可奈何的说道。

  “不用怕,白衣大姑不会离开鬼界的,她要真的离开,我到真有办法让她去投胎转生,你别指望你娘了,你娘的法术、悟性和聪明程度远在我之上,但是她在人间积累的修为却远远不如我高,她如果有我这些修为就够了上仙的条件了,只需要等机缘就够了,所以办成一件事不是你自己有多强大,而是你要有脑子。”老皮狐子说道。

  “爹,我知道了,我这就带着我弟子去看着这俩孩子,不让他们出意外。”话皮子说道。

  I}酷5匠O网唯J一o正v版☆,其$r他Y都8P是盗版

  正在说着话呢,突然有人燃起了求仙香,话皮子一看正是强子,他有什么事呢?

  话皮子赶紧赶去。

  只听强子的魂魄问道:“师父,一个叫青子的人结婚多年才得一对双胞胎的孩子,一年来平平安安,不知怎么的,最近高烧不退,去医院诊治查不出任何病来,他们害怕孩子有闪失特来求师父您保佑孩子平安。”

  话皮子一听,心想都是为了孩子啊,说道:“孩子会平安的,让他们放心好了。”

  “需要给他们符吗?”强子又问道。

  “恩,你给他们两段我使了法术的红毛线,让他们把毛线栓到孩子脚腕上,49天孩子没事的话拆下来就行了。”说完话皮子向强子桌子上供的法器里的红毛线打上了两个逼鬼咒。

  青子和他老婆接过强子给的红毛线,千恩万谢,为的只是孩子平安。

  等多有人都走了以后,话皮子恢复真身,站在强子面前说道:“徒弟啊,我们遇到麻烦了,那个白衣大姑老冤鬼要给我们捣乱。”

  “师父,怕什么呢?您不是给红毛线使了魔法咒语了吗,冤鬼根本靠近不了?”强子问道。

  “没有那么简单啊,我的咒语只能防止冤鬼直接勾魂,但可防不了人为的原因啊。”话皮子摇头道。

  强子看着话皮子一脸清纯稚气,但说话今天却变的那么忧郁老成,怎么与以前大不一样了呢,以前总是见面就叫自己老重孙子,这次叫徒弟了,是不是真有难事啊。

  强子问道:“师父,人为的原因有什么可怕的,我跟着就行了,我有邪轮三眼,看人、看鬼、看仙,我就不信他能躲过我的监视去。”

  “好吧,最近几天你要特别小心,如果对付不了抓紧叫我。”话皮子说道。

  “师父,您放心好了,虽死不辞。”强子心疼话皮子的忧郁安慰道。

  “你可别那么说,你死了我还要再收徒弟,你想累死我吗?”话皮子用手指一捂强子的嘴说。

  强子感觉浑身一阵的清爽,身体里瞬间激发了无穷的力量。

  话皮子转身离去,强子看着她的背影,想起初次见面时的甜蜜,心想师父如果是凡人多好啊,我情愿付出我的一切。

  话皮子走后强子不敢怠慢,立刻收拾东西去了青子家,青子的老丈人说,一家人都在医院守着呢,就我在家做饭,到时候给送去。

  强子赶紧又去了医院,只见他们住的是两张床的单间,病房里满满的,青子夫妇两个,青子娘,青子丈母娘都在,围着俩床侍候着。

  强子也不进去打扰,他转到医生办公室去询问孩子的病情。

  医生说:“血液、大脑什么的都检查了,没什么病啊,就是发烧,发烧一般是血项肯定高,但是血液检查十分正常,我们现在正在电话邀请专家过来会诊,不出意外明天早晨就会到,今晚我们只能先用点退烧药和广谱抗生素、能量什么的,你们要实在不放心可以转院,不过也没啥意思,明天省里的专家就到了。”

  强子答应着,他打开自己的邪轮三眼到处观察着,是不是有冤鬼来捣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