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明白事的就问:“三哥咱钱花的不少了,厂子还没影子呢,要是真的建厂子剩下的这点钱远远不够啊,你说咱咋办呢?”

  人家高大个子不愧是大个子大嘴巴一吹说:“钱没问题,我银行有朋友,胆子小不敢发财的就退了,不过花出去的钱咱可不找了,这厂子一旦要是开工了,3个月就回本。”

  那些被忽悠的股东听着他说的那么美好瞪着眼问:“能行吗?’“咋不行,一块砖咱赚1块钱,咱一个月能烧几十万吧,厂子我带大家也看了用不了多少钱的设备,10几万足够了,你们说咱不赚钱谁赚钱呢。”高大个子给他们算着帐。

  他还真能吹,他还认识银行的人,估计他是从银行门口走,看见人家柜台上那个漂亮的小闺女,就说他认识银行的人了,他认识人家,人家可不认识他啊,就他那个样手里有一分钱就能花2分的主,这辈子没进过银行存钱,怎么会认识银行的人呢。

  银行是指望不得了,他就对村里人许诺,投资瓷砖厂的一股100元,买20股就送一罐液化气,当场返还1年的利息(比银行高很多),一年后还本,照顾一个人进厂做工。

  开始还没有人相信,他就和几个股东先开始挖地槽动工建厂,别人一看有眉目,都贪恋那一罐气和一个工作机会,所以入股的还真不少。

  有了钱大个子可真阔了,买车,看媳妇,吃饭店真是一个十足的大老板,厂子很快就建好了,动工开始烧瓷砖。

  吹牛骗人他是拿手绝活,真动了烧瓷砖的本事,他就不会了,接二连三的烧出来的都是瓦片子,那里有他描述的那种全瓷玻化瓷砖的影子。

  偌大的厂子瞬间崩塌,要账还钱的挤破头,大个子一看不妙,带着钱就跑了,请记住大个子的钱从不存银行。

  人们又跟那几个股东要,弄的是鸡犬不宁。

  半年后大个子回来了,穷的只剩下身上的那身西服。

  村里人想打他一顿,一琢磨不行,打伤了还的给他治,上法院告他,他又没钱,说不定诉讼费都的陪上,要用他家的东西抵押,就他家的破房子还不如别人家的猪圈好呢。

  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大个子在本村混臭了,没人相信他,他就去外乡镇赶集卖东西,反正他是不会去地里劳动,他卖过老鼠药,据说老鼠没药死,把鸡给药死了,还卖膏药治疗腿疼、卖野蜂窝治疗咽炎,吹着说如果不管用我十倍赔偿,我家的别墅价值好几十万。

  ,-最新章…L节上$$酷匠“网O》

  有很多买了的用了不管用,打听着来到这个村,问:“你们村有个高大夫吗?”

  “从来没高大夫,他长个啥样啊?”村民问。

  “个子不高,很能说的,卖膏药治疗腿疼,不管用10倍赔钱,家里的别墅值好几十万呢。”来人问道。

  “不用说了,知道了,你说的是高大个子,路边上往里走就是他的别墅,他说的没错那别墅真值好几十万,不过是欠人家的。”村民哈哈大笑着说。

  来人顺着方向往里一看,哎呀,就那破屋啊,二话没说扭头就走了。

  就是这么一个啥也不会,职业骗子的人,居然还会有人相信他。

  这个人不是别人是黑子和二妮的孩子。

  当年伏击日军车队的人还有一个人活着,这个人就是当年把二妮推进黑子房间的队长,队长被日军炮弹震昏过去,抓了俘虏,带着他走到了半路绝的也是累赘就把他从车上踢了下去。

  后来他跟随其他八路部队通过渤海坐船去了东北,几经战斗解放后在南方留任某地区的组织部长。

  多年后回乡探家时知道黑子失踪,二妮自杀留下的孩子跟着她大姨,日子过的一点都不好,他知道这孩子是黑子的后代,英雄的后代怎么能无依无靠的呢,所以他多方替孩子证明给他找说法,最后孩子被安排到了一所乡镇卫生院工作。

  这个孩子除了不会看病,啥都是好样的,后来他做了医院的院长,医院是他带领医护人员一点点的建起来的,为了解决医生的生活问题,他还在医院空地种菜,种豆子,既能保证自己吃,还能卖一点钱给医护人员弄点福利。

  用医护人员的话说,院长真是个好人啊,啥都好,就是别问他怎么看病。

  高大个子到处都骗完了,没地方骗了,就打起了医院的主意,他自称会看鼻炎,还是那种久看不愈的,还吹捧的说,国家某常委过几天就坐飞机专程来找他看鼻炎。

  各位听听北京啥好医院没有啊,协和、301、中日友谊医院这些都是干啥的,国家常委还专程做飞机来找他看鼻炎,北京的看不了不是还有美国、还有日本的医院吗,一个农村的骗子能看什么呢?

  就是这不能再假的谎话院长大人却相信了,还专门给高大个子安排了一个专家门诊,挂上大牌子“专家坐诊,专治鼻炎”。

  不仅这样,能把医护人员鼻子气歪了的是,他还命令全院人员打扫卫生,迎接国家常委来医院治病。

  所有医护人员气的不想干,院长就说不干就给处分,没有一点政治觉悟,弄的医护人员苦笑不得。

  这样折腾了一个月,村里人问医生们:“国家常委来咱医院看鼻炎了吗?”

  “你说呢?人家院长说了,我们打扫的卫生不行,人家国家常委没法在咱医院住下,所以下了飞机趁着晚上坐上小汽车就去了高大个子家看病去了,人家高大个子只用了一服药就把人家国家常委的鼻炎治好了,说要不信,你们去看新闻,听听那个常委说话是不是不哼鼻子了。”医生苦笑道。

  “这么大的事,俺晚上咱没听见呢。村民打趣道。

  “人家常委的车不仅仅防弹啊,还是无声的呢,你能听见了?”医生学着院长的口气说。

  医生和村民一真大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事,院长半年后被免职了,成了医院的一位打扫卫生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