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5网、永久免8:费3看(@小E?说-m

  一切准备就绪,轻轻拨开门栓,三人突然就闯了进去。

  俩海盗不愧是专业强盗啊,蒙眼、嘟嘴、绑手、装麻袋一条龙啊,熟练的比菜市场给鸡退毛的都快,也没看清人长啥样就装麻袋里抗在肩膀上了。

  知浩也不含糊,上去冲着老头后脑勺就是一掌,老头眼前一晕就仰面栽那里了,知浩一看真恶心,就穿一件大褂,里面全是光着的,气的知浩冲着老头那里又踢了一脚。

  三个人扛着惠倩就往外跑,还没走多远,就听后面有人喊着:“抓强盗,绑票了。”

  他们一阵猛逃,来到海边停靠船的地方,一看傻眼了,大海茫茫那有船的的影子啊。

  “船呢?”知浩问道。

  “被长朝的海水冲走了吧。”俩海盗看着大海木呆呆的说。

  “还涨潮,今天初几啊,你没看见是退潮啊,肯定被那三个傻蛋给划走了,不用给他们找理由了,如果被人家追上非被剁成肉酱不行。”知浩气的说。

  “老大、老大,咱去那边躲躲吧,黑灯瞎火的他们也不知道咱来了多少人,不敢追的太急,追急了还怕咱撕票呢。”一个激灵点的海盗赶紧说。

  “走,去那边岩石后面躲着去,回去看我怎么处置那三个千刀刮的。”知浩气呼呼的一挥手说道。

  追兵追了个差不多就不再追了,他们也怕中了埋伏,想等天亮了人多了再找,反正没发现海面上有船,估计没跑远。

  知浩躲在岩石后面等追兵走了,冲着俩海盗一人一脚骂道:“差点被你们给害死,现在也没船,天一亮官府大队人马一到,我们就等着被押着游大街,砍脑袋吧。”

  “老大,都是他三个做的啊,我们不知道啊,都这时候了,您就是把我们俩给宰了也没船啊,留着我们还能给您抗肉票呢,还是想想办法吧。”俩海盗跪地上央求道。

  “打开袋子。”知浩命令道。

  两个人赶紧打开。知浩定睛一看问道:“你是,你是金惠倩小姐。”

  两个海盗把眼罩和堵死嘴的东西拿下来,金惠倩揉揉眼定定神说:“你们是谁?你们到底要做什么?“知浩听声音又借着半轮弯月仔细易辨认,惊叹道:“恩人,你不认识我了吗?““你是谁?“惠倩往后一退。

  “恩人,您不记得泡菜坛里的荤菜了吗?”知浩高兴的说,完全忘记了当时的危险。

  “你是那个吓的尿到泡菜坛子里的人?”惠倩用手指着知浩问道,另两个海盗一听噗嗤就笑了,老大还有这个桥段啊。

  “不许笑,我是情急找不到厕所,临时方便,快点拜见恩人。”知浩一绷脸说道。

  “见过恩人女侠。”俩海盗赶紧拜谢道。

  “什么恩不恩,侠不侠的,咱都是兄妹,还是送我回去吧,这里这么冷的。”惠倩客气的说道。

  “不行啊,恩人,他们在追杀我们,只要天一亮如果还离不开这里就会被官兵抓去游街砍头,我们都不想死。”知浩说道。

  “那你们来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要绑我呢?”惠倩问道。

  “一言难尽,如果您还愿意回去陪那些糟老头子我就是死也送你回去,如果不愿意我们先走,到底想怎么过你再选不迟。”知浩诚恳的说。

  “好吧,但怎么走呢?”惠倩疑惑的问道。

  俩海盗也看着知浩。

  “恩人,还是要借您的小花船一用啊,不知道你的钥匙在哪里?”知浩问道。

  “哎呀,你们不早说,我没带身上啊,在房间床头放被子里的厨子里呢。”惠倩遗憾的说道。

  俩海盗彼此一看心里话,绑票有事先通知肉票的吗?

  知浩说:“你俩带着恩人去小花船等着,我回去拿钥匙。”

  “老大,能行吗?不会有危险吧?”俩海盗问道。

  “不会的,他们怕我们偷袭,兵力一定很集中,绝对不会有人在恩人的房间蹲守的。”知浩信心满满的说道。

  知浩二次返回惠倩的房间,偷偷摸了进去,房间里有人,而且正是那天接待自己的那位姐,如果是别人,他早一下冲过去一巴掌拍地上,拿着钥匙就走了。

  这次是那位对自己不错的姐,所以实在不忍心,所以就悄悄的进去,从背后一下捂住那位姐的嘴,低声说:“姐,是我,别声张。”

  这位姐惊恐的往后撇了一眼,也没看清,只是一个劲的哆嗦。

  “姐,别害怕,我是来找花船钥匙的,不会伤害你。”知浩又附耳低声说道。

  姐一个劲的点头,还用手指了指床头的厨子。

  知浩松开手去拿钥匙,只听背后姐惊呼道:“啊!是你?”

  “嘘!别声张。”知浩连忙回头制止。

  知浩找出钥匙刚要走,只见这位姐一把拉住他哀求道:“你要去哪?带上我吧,我会给你洗衣做饭的。”

  知浩叹口气说:“不行啊,姐,我是海盗,风餐露宿你那里受的了。”

  “我不怕,我在这里实在受够了。”姐又说。

  这时屋外有走动声音,知浩赶紧小声说:“姐,以后吧,今天实在不行了。”

  他从身上拿出所有的钱往这位姐手里一塞说:“后会有期。”

  说完开门翻墙就跑了。

  姐拿着钱冲着离去的背影一阵叹息,为什么好人总是擦肩而过呢,我都擦出火星子了,你却匆匆离去。

  一行四人上的了花船,回到了海盗基地。

  回到基地所有人都庆祝老大凯旋而归,抢到了新罗最漂亮的美女,但是知浩却忧心忡忡,咋留住惠倩呢?人家毕竟是自己的恩人,如果自己强硬的娶人家,那就是恩将仇报天理不容啊。

  如果放她回去,无论如何自己都舍不得,那比要了自己的命都难受。

  惠倩就好比是千百年来就是专门为了等自己一样,老天特意安排了那么一个奇遇,后来又机缘巧合的自己把她绑了来,现在要自己放她走那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说服自己的。

  其他海盗都逗乐知浩:“老大,什么时候办婚事啊,我们弟兄们好乐呵乐呵啊。”

  “都给我滚,不办。”知浩气呼呼的说。

  “不办,你费那么大劲抢来干啥。”海盗不解的问。

  “我喜欢天天供起来看不行吗?再多嘴小心挨揍。”知浩无厘头的说道。

  “啊!我们不多嘴了,那个抓来的官放不放啊,那小子成天的嘟囔着我们要讲信用,又没杀他还那么多毛病,白吃白喝的。”海盗们说。

  “把他押来,我问问他。”知浩说道。

  一会功夫高丽的那个小官被押了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