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子感到自己好像是突然受凉感冒似的,脊梁上发冷,后脑门子发晕,两眼迷糊一会就忘记了自己。

  话皮子附体稳定住以后,开开房门轻轻的走了进去,只见正淑女还坐在那里。

  话皮子进屋坐下问道:“你找我有事吗?”

  “奥,我想对你说,借你那么多钱,你看俺家那口子也一直没回家,家里散的也不像个样,前一阵子多亏了你,我来一是向你道谢,二是。。真不好意思,借你的那些钱一时半会还不上了,耽误你做生意用钱了。”正淑客气的对强子(话皮子)说。

  话皮子心想,的确很挺不容易的,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还要照顾婆婆,自己又不善于做农活,男人还变心跟着人家跑了,在这个家带着还有啥意思呢。

  刚才的怒气稍微小了不少,就随口应承道:“没事,不守影响,你有困难就来找我就行。”

  “强哥,你这话是我家厂倒闭来,听到的第一句暖心窝的话,我去别人家求人家借钱,人家直接说不借的那是没把俺当外人,多数都向我诉苦水,我还咋张口提借钱的事,不借给他们我就很不好意思了,你是第一个让我感觉到有点依靠感。”正淑低声缓缓的说。

  “哎。”话皮子叹了口气,她心想正淑也不知道咋熬的,看她的样子出身娇贵,咋受的了这么多苦呢,而且还一点脾气都没有,把婆婆侍候的那么好,那些男人在家的又能如何,远远没有正淑对婆婆孝顺。

  “强哥,我一个女人家,家境大不如以前,如果你去我家做客我也拿不出上一次那么好的茶叶让你喝了,家里被俩孩子弄的也很乱,你去了也没个落脚的地方了。”正淑缓缓而说。

  话皮子想起曾经的那所温暖的小屋,干净整齐,高低厨上还有个彩电,现如今彩电不知道被谁顶账搬走了,高低厨都不在了,折叠椅子也无影无踪,那所小屋现在被婆婆堆满了猪饲料和鸡饲料。

  “哎。”话皮子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强哥,我没什么可以感谢你的,只有一点学艺不精的泡菜手艺,我给你带了一点你尝尝。”正淑从包里拿出一个铝制饭盒打开后里面装着几样精美的泡菜。

  话皮子接过泡菜,里面放着四样,中间是辣椒泡白菜,雪白的白菜鲜红的碎辣椒,白菜非常的水生,还没入口就能感觉到它的脆,辣椒剁的均匀琐碎,一看就不是做事严谨细腻的人,上面还撒了一层虾油,明亮鲜香。

  ;酷。V匠网%永$j久免2费%看/小说=

  别人往饭盒里放菜都是盛上拉到,正淑的不一样,所有菜都是精挑细选,摆放的规规矩矩、整整齐齐给人的感觉这个人过于认真了,认真的菜放到你面前你都不舍得用筷子破坏它那种艺术气氛,你会感叹你这是让人吃啊,还是让人看啊。

  话皮子看后心里一酸,她看到的是正淑对强子一片洁白的心,诚心诚意、至尊无上的尊重。

  她看了看把泡菜放到了桌子上,嘴上说:“谢谢啊,我刚吃完饭,我娘和我爹最喜欢吃这种辣脆的菜了。”

  正淑一听鼻子一抽说道:“你还没吃怎么知道是辣脆的呢,说不定是苦的呢。”

  话皮子虽然讨厌她跟强子暧昧,但是正淑人品、正淑的遭遇她又不忍心伤害她。

  “我尝尝是不是苦的,如果不是你可要再做一份送来奥。”话皮子打趣道,她不想看一个女人伤心的哭出来。

  话皮子拿出筷子尝了一口,心想做的还真好吃啊,如果是强子做的这么好孝敬他师傅送给我那该多好啊。

  “这么好吃啊,你是咋做出来的。”话皮子惊叹的说。

  “如果我说这是高丽皇族宫廷秘制泡菜你信吗?”正淑说道。

  “我信。”话皮子瞪大眼睛看着正淑,心想是不是吹牛啊,难怪那么多男人上当受骗借钱给她呢。

  “我是第一次这么说,我猜你是不信的,也难怪,我手艺不精,没能学会正宗制作方法,正宗做法只有我母亲会,可惜我没认真学,我妹妹更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小姐脾气,她还不如我,不出几年这种腌制方法就失传了,母亲也没几年了,哎。”正淑感叹道。

  “你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呢,怎么是高丽宫廷秘制,你是皇族吗?”话皮子看着正淑说。

  “不是,大明朝的洪武和永乐爱吃泡菜知道吗?他们喜欢吃的就是这种秘制泡菜,而不是民间普通的泡菜。”正淑说道。

  话皮子摇摇头,她真不知道明朝还有人吃泡菜,竟然还是大明的两位了不起的皇帝。

  “不知道就算了,用咱们这里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咸菜,又不是熊掌燕窝。”正淑自嘲的说。

  话皮子心想,眼前原来是一碟有身份的咸菜啊,只可惜猪八戒吃人参果,没人能品出她的味道来,白白的浪费这一片心啊。

  “强哥,我可能在这里住不久了,我男人,呜呜。。。。”正淑终于忍不住了哭出声来,声音很小,低着头。

  话皮子赶紧安慰道:“等我见了两条那小子非给他打断腿不行,这都是些啥事。”

  “心都不在了打断腿有啥用,可能是我真的不好,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我没能陪在他身边,帮他排忧解难,他以前对我是那么的好,没想到啊。。怪我对他太放心,太信任,也怪自己太自负了,总觉的世上没有男人会背叛我,别的女人有的我全有,别的女人没有的我还有,没想到抢走我男人是我妹妹,家丑不可外扬,我也就在强哥你这里诉诉苦吧,呜呜。”正淑又哭着说道。

  话皮子听到“别的女人有的她全有,别的女人没有的她还有”,不觉心中咯噔一下,是啊,论才貌和我不相上下,她艳了一点,我清纯一点,论为人处世、吃苦耐劳、温柔体贴我那里是她的对手,如果不使点手脚,就强子这傻瓜人家钩子上都不用放饵就能钓着他。

  “没事,慢慢会好的。”话皮子随口迎合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