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中午两条也没回来,来两条家串门借气筒的的一个老婆偷偷给两条母亲说:“两条在城里是不是有人了,俺男人碰见他给人家送药来。”

  两条母亲一听生气的说:“你别乱说啊,兰子还在这呢,他是有事出去了,中午回来吃饭,你可能认错人了。”

  “奥,也说不定啊,那天都晚上了,隔着一条路看见在招待所门口他和你一个女的,那个女的还哭了呢,俺男人也怕认错人没敢上去打招呼,可能真是认错了,黑灯瞎火的,我走了。”

  老婆拿着起头转身走了。

  两条母亲心里沉不住气,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前几天他真是晚上回来到很晚,说不定真是他,等中午我好好问问他。

  等到中午两条也没回来,一直到了轰天地黑的才骑着80摩托回来了。

  兰子中午等了一会见两条没回来,就早走了,两条母亲越发沉不住气,等两条刚停下摩托,母亲就问道:“你这一天死哪里去了,不是说好的中午回来吃水饺的吗,人家兰子等了你一头午,你也没回来,人家气走了。”

  “我,我有事,你别管,烦着呢。”两条一听兰子等着没好气的说。

  》酷(2匠y网》正版zN首U发$

  “是不是城里有人了,隔壁的你三爷爷都看见你在招待所见那个女的了。”母亲想炸了两条一下。

  “我又没结婚,没订婚的我见谁不行啊。”两条抬腿就往屋里走。

  “兰子这边咋办?”母亲问道。

  “哎咋办咋办,是你相中的,我一直都没说愿意,人家当老师有文化,我从小学习就不好,更不喜欢老师。”两条狡辩道。

  就这样两条和兰子的婚事拉到算了。

  半个月后正淑母亲吃的中药见效了,两条又陪他们去看了一次,买了很多药,这样正淑的母亲就回东北了,正淑留下,说是等回到东北寄钱来以后,正淑再回东北,人总是要讲究个信用。

  两条一个劲的说不用,人家说素未平生怎么好白用人家的钱呢。

  两条的母亲见过正淑和她的母亲,她对正淑的母亲非常尊敬,说人家虽然有病在身,但是不管说话还行事都是那么得体,但是对正淑就非常讨厌,讨厌她太嗲,没有一点农村人朴实,讨厌她身子骨弱干不了农活,讨厌她太媚气整天把儿子迷惑的啥都不想,就一天到晚的陪着正淑。

  两条和正淑是村里到如今唯一一个自由恋爱的,虽然母亲反对,但是却获得了当时所有年轻人的支持,而且都把他的爱情媲美电影里的情节。

  现在人可能无法理解不就是谈恋爱嘛,有啥了不起的呢,但是在那个年月却不一样,即使是两小无猜自由恋爱,也必须先有媒人提亲,然后才能公开关系,再订婚、结婚。

  两条和正淑恰恰相反,是先恋爱公开了关系,又否定了以前的媒人提亲,这就不一样了,是年轻人的一种自由,很多刚结婚和还没结婚的都羡慕的很,说人家才叫浪漫,跟电影上一样,哪像像自己也没个挑头,愿意不愿意的都这么嫁了,很多没结婚的女人都暗暗发誓,找对象绝对不找介绍,非要自己谈一个。

  就这样半年后正淑和两条结婚了。

  一般新人结婚都要准备好新房,没有新房也是家里最好的房子,但是正淑的新房却是东边的一间厢房,这要是本地媳妇,是无论如何都不行的,丢不起那人,就算媒人跑断腿都没用,就算新人没意见,新人的七大姑八大姨的也不会同意,你这婚也结不成。

  人家正淑不一样,没有这套麻烦,是自由恋爱,压根就不是冲着东西来的,人家看上的是两条,哪怕两条睡猪圈也无所谓,正淑的话,我嫁的是郎,不是房。

  村里一些年轻的小媳妇背后议论,两条的母亲也太过分了,欺负人家娘家远啊,要是放着我们非要娘家人去闹不行,要是这么着被人欺负下,这辈子不用想抬头了,娘家远怕啥的,跳井、上吊、喝农药还不会嘛,不闹她一家伙人家就不会把你当回事。

  两条母亲还经常出来抱怨这个不如意的媳妇,说:“听不懂咱这地方话,跟个傻瓜似的,还不会干地里的农活,叫她跟着我去棒子地里灭荒(除草),她都把这么大的棒子苗给除了,干活慢的没法说了,我这老娘子都除了一陇地了(很长的一沟),她连半搭子地(一陇分为是4或5搭子地)还没除完,你们说娶这种老婆有啥用啊,还能就光会抱窝(生孩子)吗?”

  老婆邻居们劝说道:“人家细皮嫩肉的能跟着你去地里干活就不错了,人家一辈子都没见过这种农活。”

  “没见过就别跟儿啊,坠啥个人,咱这种干农业社的就看不惯她行的那些事,成天就是打扫卫生,咱又不天天娶媳妇,你成天打扫啥,迎接领导检查吗?”两条母亲牢骚道。

  “讲卫生有啥不好的。”老婆们劝道,农村都是劝和不劝离。

  “咱受不了啊,我气的说,我这大屋里的东西你一样也别动,要干净去你屋里干净去。”两条母亲气的说。

  “你这么说,有点伤人心了。”老婆们劝道。

  “伤她正好,说两句咋了,我还打她呢,打跑了俺儿子再找个好的,人家兰子多好啊,俺儿就是不愿意,不就是被她迷住了,成天没有他那个老婆就不行,以前俺儿多孝顺啊,我说啥他听啥,从来不反嘴,现在可倒好,成天护护着他那个怂媳妇,不让我说一句不是,一天到晚的不朝我面,光在他小屋里陪他媳妇,要不是她在里面搅合,俺儿也不会和我反嘴吊舌的(抬杠不听话的意思)。”两条母亲越说越生气。

  “你这么说人家,不大行啊,你这个儿媳妇很孝顺啊,你看给你买的这衣服、鞋的多好啊,比俺这些小老婆们都时髦。”老婆们劝道。

  “那也是俺儿的钱,她啥也不会。”两条母亲说道。

  “就算你儿的钱,不是也得去买吗?你儿没结婚的时候俺也没见你穿的有多好,有个好儿不如有个好儿媳妇啊。”老婆们劝道。

  “哼,我这就回去给她脱下来,我才不稀罕她买的东西。”两条母亲气呼呼站起来就要回家脱衣服。

  两条母亲走后,小媳妇小老婆的都说,这个老娘子刚不讲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