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那么不给我脸呢。”两条一下把小个子医生拉一边低声说道。

  小个子医生一听摆摆手说:“走吧,走吧。”

  从诊所出来以后,两条后悔了,把这俩大活人安排哪里呢?还有吃饭呢,这些都花钱不少啊,我与她们素不相识,怪只怪自己一时的冲动管了这闲事。

  两条琢磨着就像溜,他推着这80摩托四处瞧着,想找个借口就走了。

  正淑说话了:“谢谢你啊,你有事你就先走吧,你给我留个地址,将来我会去把药钱给你寄来。”

  英雄总是气短,人家这么一说,两条反而不好意思留了,说道:“这事你们不用着急,咱先住下,不能老这么在大街上来回溜达吧。”

  正淑满眼含着泪眼巴巴的看着两条,两条最受不了女人的可怜相,一时间感觉自己顿时高大了许多,说道:“上车吧。”

  母女两人上的摩托车,两条一溜烟就来到了城里,找了单位的招待所把她俩安顿了下来,他手里也没钱了,又折回了家里取出拿了些钱。

  两条的母亲还问:“你忙什么呢?人家兰子来找你了,你也不在人家就回去了。”

  “有事。”两条骑上80小摩托又回到招待所。

  两条给她俩交了点住宿费,然后又给了他们点粮票和钱说:“先凑合着点用,过几天再说吧。”

  正淑把两条一直送到大街上,两条刚要上车走,正淑就抽泣的哭了起来,这下两条不知如何是好了赶紧说:“你哭啥啊,钱不够咱再想办法,先对付过今天去再说,实在不行我去求强哥去。”

  正淑还是在哭,两条安慰道:“你别哭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呢,我本来名声就不好,现在刚改邪归正,你可别害我啊。“正淑一下就不哭了,只是止不住的流泪。

  “你到底咋了?”两条问道。

  酷匠网N唯q(一l。正`=版,《◎其T他|都e是~_盗Y版

  “母亲是癌症,没法治疗了,吃中药也只能延缓,呜呜。”正淑哭道。

  两条一下也没了主意,说道:“你先别哭啊,我回去跟他们商量一下看还有办法没?”

  说完骑上摩托就溜了。

  两条回到家就不想再管这事了。

  一直过了两天,两条的母亲给两条洗衣服从衣服兜里找出了正淑药里面缺的那味中药,问两条:“这是啥东西啊,怎么还有个药方子呢?”

  两条赶紧过去一把抢了过来说:“没啥东西,一张烂纸。”

  “烂纸你抢啥,我看看来。”母亲说道。

  “没啥好看的,我拿来卷烟的。”两条急乎乎的说。

  “我没见过你卷烟抽啊,你抽的烟最差劲的也是丰收、长胜,抽小鱼牌的才卷烟抽呢。”母亲说道。

  “%¥%¥*&……%。”两条嘴里一阵秃噜就找摩托骑上出去了。

  两条看见方子在自己手里,药还不全,要是耽误了治疗那就罪过大了,没办法骑上摩托车去了市里医院给她抓这一味药。

  早晨出去的,等到把药送到正淑的招待所已经是黑到地了,他跌跌撞撞的创进房间,把母女俩吓了一跳。

  两条说:“缺的那一味药拿来了,没耽误你们吧。”

  正淑一看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正淑母亲赶紧说:“没有啊,小伙子啊,你这么跑前跑后的都没问你叫啥名字。”

  “叫我两条就行了,他们都那么叫我。”两条一下来了精神,瞬间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

  娘俩又是准备倒水,准备饭,忙的不亦乐乎。

  “不用忙活,不用忙。”两条嘴里那么说,屁股却坐了下来,不知道怎么他觉得和正淑在一起很温馨,而跟兰子在一起却很无聊。

  两条的确饿了,早晨吃的饭到现在都滴水未沾啊,一阵狼吞虎咽,正淑在一边伺候着,真是太舒心了,两条第一次觉得被女人侍候的男人是啥感觉,跟做皇帝似的。

  两条的母亲相对于他的父亲来说比较强势,毕竟是有手艺的人,在家里的地位比较高,基本是民主模式,谁都不侍候谁,衣服都是各人洗各人,两条母亲只给两条洗衣服,两条姐姐大了,多数都归他姐姐了,只有少数情况两条母亲才给两条洗衣服。

  而正淑不一样,她祖上是韩国的上层人家,因为战乱才来到了中国,所以各种讲究都是那种豪门贵族似的修养,两家一比天上地下。

  多以所以两条被侍候的如飘在云彩里一般,花了钱受了罪,反而很开心,有些男人可以为某些女人舍命的花钱都不会心疼,累死累活的,只要女人开口一笑,立刻烟消云散,快乐无比,用某些人的话说就是男人有喜欢装孙子的嗜好。

  吃完了饭,人家正淑母亲也没说留宿,只是说:“孩子啊,天不早了,早回去吧,你娘可能担心呢。”

  两条有点不舍,正淑送他来到路上,他回了三回头叹了口气骑上摩托走了。

  两条不是贪图正淑的美貌,兰子虽说差那么点,但是能干啊,给自己洗衣服的时候用搓板错衣服那声音,吭哧、吭哧的一听就是很扎实可靠的感觉。

  而正淑不同,说话柔声细语,走路也无声无息,拿东西也很轻,特别是用手摸到自己的时候有种大姐或者说母亲归宿感,软绵绵的想要睡过去。

  第二天一早,他又情不自禁的想起正淑,他给自己找理由心里辩解道,还没给人家医生钱了,我先送钱去,完了,我必须问问买的那药管用不,好人也要有始有终不是,想完他就去推车。

  母亲一边喊道:“你去哪?今天兰子要来,今天是星期天,兰子不上课,来咱家包水饺。”

  “我又不会包,你们包不就行了,我还有事。”两条说道。

  “你有啥事啊,明天再去不行啊,我看你比国家主席都忙,中午别耽误吃水饺。”母亲提醒道。

  “行了,你别念叨,你比唐僧都啰嗦,记住了中午回来,如果回不来别等我了。”两条说道。

  “一定回来啊。”母亲又嘱咐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