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界的冤鬼不是她自己,你能把所有的鬼都杀掉?如果你一意孤行杀死白衣大姑,那么鬼界的冤鬼就会造反,人、仙、鬼就会混乱厮杀,到时你怎么收拾,你能把所有人都灭绝吗?”老皮狐子夺过扇子往桌子上一扔说。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我就打白衣大姑这个出头鸟,看谁还敢捣乱,杀不上三个全都给我老实了,还有谁会作乱。”话皮子不服的的说。

  “闺女啊,我的好闺女,口服心不服后患无穷啊,你先冷静一下把,我们从长计议,再说这事跟白衣大姑也没关系不是吗。”老皮狐子劝说道。

  “好吧,我不去找白衣大姑了,那么这亲事也不能让他们成了,我得给他们搅黄了。”话皮子说。

  “你,你,我怎么说你呢,哎,我不管了。”老皮狐气的回身进里屋去了。

  话皮子心想,不管正好,我就是要的你这句话,我非把他们的婚事搅和乱了不可。

  这一天,话皮子先到了那头,甩了个虚恭迷魂香(屁)给那位新郎大哥,他不是很聪明吗,这一下就够他迷糊的明天早晨的,保准没有任何能力对梅子动手动脚的。

  然后附体新娘等待老嘎达那边来接新娘。

  老嘎达这边可真热闹,都觉得这门换亲稀奇,大喇叭响了三天,随礼的人可真不少啊,都想凑个热闹看个新鲜。

  亲戚们分成两帮人,一拨负责梅子的送客,主要是些不重要的远方亲戚和邻居孩子组成,有一个顶事的本家大哥带队,另一拨是主力留在家里负责迎接新媳妇。

  Z酷(}匠网正版fH首发@

  因为老嘎达这边的人愚笨怕出意外吃亏所以事先商量好了,老嘎达这边先去接媳妇,那边的接梅子的跟着媳妇一起来,媳妇接来以后在门口不下轿(就是大头车),等老嘎达这边的梅子上了对方的轿后,人家再下轿举行典礼完婚。

  现在人觉得这是多此一举,登上记领了结婚证不就行了,还怕仪式上跑了不认账吗,就算跑了有结婚证国家保护着怕啥,但是在那个年代,明媒正娶,拜天地入洞房的仪式比结婚证重要,老百姓眼里更认可这个仪式。

  话皮子附体新娘坐在大头车里,这比以前先进多了,不是拖拉机,不用蹦蹦哒哒的了,雷子被安排在大头车前排座椅上,大头车后排中间是话皮子,两边是新娘本家的两个妹妹。

  梅子没有话皮子轿子高级上的依然是拖拉机,北边的村子没有这边富,否则人家也不会乐意这门亲事,梅子老实愚笨,安排她在那里她就在那里,一个人抓着拖拉机斗子低头蹲在那里也不言语,两边是邻居家的两个不懂事的孩子,一个5年级一个上初一,站在斗子里兴奋的乱转悠。

  拖拉机开动的瞬间,老嘎达看着孤独的梅子禁不住泪流满面,想开口说句安慰的话,但是被本家的亲戚驾着回院子里去了,这时迎接新媳妇的鞭炮齐鸣,闹媳妇的已经跃跃欲试了,只有老嘎达在院子西屋里一个人在呜呜的低声哭泣。

  事先跟媒人商量好的下轿的两包赏钱往大头车一递,就有沉不住气的小伙子们把雷子从前排副驾驶座位上拉下来,按到了后排门口,准备让他背着新娘进院子。

  大头车的后门子锁着打不开,里面的伴娘把两包赏钱通过车窗给了跟着新娘的管事的人,这边伴娘回头又对外面那帮小伙子说:“下轿钱没问题,但是我们的赏钱呢?”

  “进门接媳妇的时候不是给了吗?”车外的小伙子们喊道。

  “谁给的,反正我没有,不给赏钱不开门。”里面的伴娘说道。

  人家说的对啊,上轿是人家自己上来了,进门的时候没给过开门赏钱啊,车外的小伙子们嘀咕,咋办啊,都没准备。

  不知道谁在外面等急眼了喊道:“还在那里等啥,不想下轿就把车开回去算了。”

  这下可惹了饥荒了,话皮子接着话说:“不让下轿,咱就回去,不是咱不来,是人家不要咱,哄着咱回去啊,咱走。”

  这时管事的跑了出来,刚才进院子里面找账房拿掏赏的红包去了,没想到离开这么一会就出了这么大的篓子,管事的一个劲的骂:“谁他妈的胡说八道,再乱说割你舌头去。”

  管事把红包递给了小伙子们,小伙子们往车门子里送,但是人家伴娘拿起架子来了,不收红包,就是要回去,啃住个理由是你们不要人家新媳妇了。

  管事的没办法只有找媒人,媒人又找那边的管事的,那边管事的可不是省油的灯,说:“这事真不赖我们,新媳妇到家门口了你们往外哄,我有啥办法呢,我跟新媳妇商量下,看给点惊轿钱看行不?”

  这边等着商量,结果传过话来说,惊轿子钱2000千,少一分也不行。

  这可把这边的亲戚们气坏了,2000元能找个很好的了,还用的着换亲嘛,不知道谁说了句:“别等了,说不定这是一计,咱在这边耗着,梅子那么傻,咱也没跟着一个顶台的管事的人,如果那边抢先入了洞房,咱这边再黄了,不就亏了,啥也别说,赶快把梅子追回来,回来了咱再慢慢商量到底拿多少钱,这事咋办着。”

  管事的恍然大悟,立刻找车去追梅子,对方毕竟是拖拉机,这边人比较富裕,摩托、汽车都有,别人不用说,就是强子那边就有好多,这种事都不用跟强子打招呼,直接叫车就行,大家都知道强子的为人。

  这边忙活着找车追人,那边管事的一个劲的劝话皮子,话皮子两眼一闭,闭目养神,管事的也怕给主家耽误事,赶紧给伴娘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趁着话皮子不注意把车门打开了。

  就这样两个伴娘一人得了一个红包把车门打开了,车门一开就由的话皮子耍赖了,做什么是都是有规矩的,叫不开门是雷子这边短理,就是天大的本事也不能破门而入耍无赖,门开了就是雷子这边的天下了,就没有人再跟话皮子论理了。

  雷子被按在后车门边弯着腰,两个伴娘被小伙子们拉了下来,再伸手去拉话皮子,话皮子想往后缩手来不及,被两三个人连拉带从背后推就从车上下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