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嘎达家这么穷,怎么梅子穿的那么好,打扮的那么时髦呢?老嘎达再笨也知道,穷养儿子,富养女,闺女大了就要舍得花钱打扮,将来可好找个好婆家。

  说实在的梅子要嫁早就嫁了,她在城里纺织厂做临时工,很多给她说对象的,当干部的都有,毕竟梅子长的很漂亮,但是老嘎达不同意,他说老大还没结婚,老二就急着嫁出去了,好说不好听啊,咱的闺女就那么急头白脸的想男吗。

  可是老大雷子实在不争气,村里的媒人没少费力气,但是雷子去相亲一句话不说,老自己蹲在门槛上捡块小石头在地上画圈圈,这副摸样谁家的闺女会跟他啊,其实老嘎达的要求真不高,只要是女人能生孩子的就行,别的再也没有了。

  老嘎达实在没招了,这一天柿子筐来说媒:“大北边50里外,俺表弟的媳妇的娘家那边,也有一户跟咱情况差不多的人家,不过人家的闺女不如咱俊,有点黑,个子也不高,瘦溜溜的,不过人家里里外外一把好手,咱家这俩孩子合起来也比不上人家掉的那一掉,那头的男人也不错,原来他是厂里的临时工,就是因为早年为了给他女朋友买东西从厂里偷出东西来卖,被保卫科抓住了送公安局,蹲了3年牢,因为这个所以找不到媳妇,家里老的愁煞了,我这不打听来了,你看看行不,行咱就换亲,反正我觉得咱这边不大吃亏,就是梅子有点屈了,要不是因为他哥哥,她早嫁给干部了。”

  r酷VB匠网正版'首h发/

  老嘎达琢磨了半天,也不说话,柿子筐只好走了。

  过了几天村里的人听说了,轮番来劝老嘎达,那边的男人不朝不傻的,能给他女朋友买东西,就能疼咱梅子,亏不了就是了,再说还能赚个好媳妇回来,很值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老嘎达经不住村里人的劝说,也就同意了,梅子傻乎乎的就知道自己要牺牲一下给哥哥换媳妇,也没什么意见,雷子说了几句不行,就被村里的男人们一顿臭骂,也不支声了。

  结婚两边都要看日子,为了保险期间,两边同时嫁同时要娶,如果两家人分别找人看,那肯定不在同一天,所以两头一商量就找了同一家给看日子。

  这个日子不是很好看啊,4个人4个八字还不能相克,看日子了算了半天也找不出这一年里那一天是吉日,如果再拖一年倒是有个好日子,但是两头的老的都沉不住气,怕日久生变,所以都催着尽快办了这事。

  看日子的就让他们去请出马仙看看能不能解4家姻缘在今年结婚五行相克问题,这个出马仙不是老嘎达这边的是那头的。

  出马仙燃香膜拜,烧纸问事,一会功夫就来仙了,但来的不是话皮子一家,而是柳仙就是蛇仙,这位蛇仙修炼不久,为了快速积攒修为就让出马弟子弄了个解五行的法。

  这个法很简单,就是在两家的新人铺盖地下放上一条仙家的红丝线,如果新人洞房花烛夜共眠此床的话,那就永结同心不离不弃。

  两家人家高高兴兴的去准备了,一个月后两边大婚,栗子枣的都托媒人柿子筐送过去了。

  两边一阵忙活,都没有什么钱,无非就是打扫卫生,农村那个时候的卫生状况十分恶劣,不是娶媳妇或者过年院子都不带扫的,满院子的鸡屎垃圾没法落脚。

  老嘎达要娶儿媳妇嫁姑娘,这是大事啊,也拿出从牙缝里省出来的几个钱操办这事,窗户纸买新的糊上(到那个年代已经很少窗户纸的了),屋里屋外用白粉子刷了,还从村里本家木匠那里赊了一个大衣橱。

  老嘎达没有老婆了,街坊邻居年龄大的老婆们主动过去帮着做好了新人的三铺三盖,还在被子里缝上了石头蛋,据说这样能生出儿子来。

  现在人可能无法理解做三床新铺盖有什么难的,但是在那个年代还是需要积攒很多年才能做起来的,无论到谁家,只有新人才盖新铺盖,一般的人家都是多年的老被子,真有点冷似铁滋味。

  定亲、改口、端茶上水、掏赏钱这些事都省了,都在结婚那天一起办了。

  一个月很快就到了,老嘎达从村委会借来了大喇叭,不知谁还送来了录音机和磁带,放的都是流行歌曲,邓丽君的歌居多。

  本来这事过几天就没人关心了,但是不知道咋弄的,话皮子知道了这事,非常的恼火,气的对老皮狐子说;“爹啊,妹妹给哥哥换媳妇,这叫什么事,当爹的还有点良心吗,怎么这么重男轻女。”

  “这是天赐姻缘,我们管那么多做什么呢,随缘吧。”老皮狐坐在椅子上摆摆手说。

  “什么天赐姻缘啊,明明是八字不合,这是强娶硬嫁,拉郎配。”话皮子在她爹面前来回走着说。

  “怎么不合了,柳仙不是给解了嘛,解了就合了。”老皮狐解释道。

  “我有个哥你是不是也拿我给他换媳妇啊?”话皮子一撅嘴说。

  “你咋又不着调了呢,怎么扯上我了,我们管辖的大大小小这么多村落,你见过几个换媳妇的,他们四个正好有这个机缘罢了,又不是所有的妹妹都必须给哥哥换媳妇。”老皮狐生气的说。

  “哼!风琴就差点给她的傻弟弟换媳妇,如果她没死今天就是第2对了。”话皮子不依不饶的说。

  “哎呀,那不是白衣大姑跟她有过节,来世寻报复嘛,跟姻缘啥关系。”老皮狐子解释说。

  “爹啊,这次是不是也跟白衣大姑有关系?我去把那个老娘们打的魂飞魄散算了,怎么总跟我们狐仙作对呢。”话皮子说完就要拿扇子去找白衣大姑。

  “我的小祖宗!你省省吧,这4个人白衣大姑又不认识,前世也没什么瓜葛,她管这个做什么,再说白衣大姑的怨气不出,她是不会转生的。”老皮狐子拉住话皮子说道。

  “不用她出怨气,我让她烟消云散,省下了来世白狐再去报复她。”话皮子抽出夺魂逍遥扇啪的一声扇出了一个火符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