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你也太客气了,我来咱这里还啥也没干你就送俺东西,你让俺说啥好呢,你留着送人多好啊,俺孩子还小,孬好的将就一下就行了,还用再去做。”二妮子赶紧伸手去拉。

  “你这是嫌弃不是新的啊?”刁老板老婆回头说。

  “哎呀,嫂子啊,我还有那心啊,我感激都来不及啊,我可就不客气了,真是太谢谢你了。”二妮子赶紧道谢。

  “哎,这就对了,客气个啥,咱老百姓过日子谁不帮衬谁啊,如果你那天要是嫁了个豪门大户可别忘了你嫂子就行。”刁老板媳妇笑着说。

  更◎新E最:》快`上酷匠y网

  “嫂子啊,你这就是豪门了,跟上你这的有几户啊。”二妮接过棉衣高兴的说。

  “可别那么说,济南大着的呢,有钱的,官大的多的是,我们这些所谓老板不过是起早贪黑的挣个辛苦钱,都是从穷日子里攒出来的。”刁老板老婆从床头拿过小波罗说(盛针线的编制容器)。

  “哎呀,你这就是人上人了,我们孤儿寡母的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二妮子低头拿起刁老板老婆波罗里的拨锤子(一种搓麻线的工具,丁字形状),续上麻转着拨锤子搓着麻线道。

  “可别这么看不开,我原来也跟你似的,没有眼色(不机灵,看不见活),属拨锤子的,不拨一拨不转一转,但是傻人自有傻福,自从老刁娶了我买卖是越干越大,人家看相的说我懒财,俺老刁可疼俺了,也没有花花肠子,我这就很知足啊。”老刁老婆撕着麻线说。

  二妮子转着柏垂子,看着它呼呼的转着,心里想着世间轮回谁知道来世会是怎么样,也许我前世不留心做了什么孽,今世让我费劲甘苦来偿还。

  “哎,那些共匪长啥样啊,是不是就跟土匪似的来了就抢,抢完了就走了,不过没事,他能天天来抢吗,走了咱再继续干咱的买卖,不过可别叫他们糟蹋咱就行,我无所谓了,这么大年纪了没稀罕了的,你这些年小的到时候脸上抹上点灰弄的难看点,他们就不稀罕理咱了。”刁老板媳妇说着又想起还有点点心没拿来。

  二妮子心想黑子部队去过啊,不像老板娘说的那样啊,又不好多说啥,就只能点点头。

  “这是芙蓉街上的点心,刘老板送来的,你尝尝,等会给孩子包上点,可是你孩子上那了?”刁老板老婆忙活着问道。

  “小杨子带着他去他们那边玩的了,那边人多,他们说孩子跟小狗熊似的,也不淘气黑呼呼的憨憨的很好玩。”二妮子说道。

  “我也不留你了,回去找找孩子吧,那些小子们有时没有轻重的,再给你碰着孩子,这些点心拿着吧。”刁老板老婆用报纸把点心包了起来送到二妮子手里。

  “你看我拿着的吃着的,多不好意思啊。”二妮子脸红的说。

  “又跟我客气,叫你咋着你就咋着,咋那么多话呢,拿着。”刁老板老婆把棉衣、点心往二妮子手你一推说。

  二妮子辞别了老板娘来到了她的小屋,她的孩子也被送了回来了,看着黑墩墩的儿子她想,人虽然有难但还是好人多啊,这不这么多帮助自己的人。

  黑子的部队一路西下就把济南包围的严严实实,城中10万王耀武的精兵被包围的严严实实,王耀武不愧是抗战名将,从城外到城里严密布防,层层抵御等待救兵。

  这时偶尔就会有榴弹打入城中,也许就是城里往外打偏的,总之会有不知道哪里来的榴弹。

  这一天下午,大家都在院子里玩,说着战事,无非是中央军如何强大不久就能赶走悍匪,保护济南的黎民百姓免受悍匪的抢劫,哪怕万一顶不住了,这些悍匪无非就是抢了东西就走,咱老百姓再慢慢的攒。

  那个时候济南城里的老百姓是没见过八路,也没见过解放军,他们了解的都是国军这边的宣传,什么共产共妻了,赤发的魔鬼了等等。

  院子里有这么一个老大爷满头白发,坐在躺椅上,左手拿着扇子,右手拿着烟袋,翘着二郎腿鞋还在脚底板子上呱嗒着,嘴里的牙也掉的不少了,他嘴里说道:“我早就知道,这人啊,如果要是快要死了,他头上就会冒出一股青烟来,这就是魂要出窍了,不信你们就彼此看看你们的头上看谁头上冒烟了。”

  他这一说不要紧所有人都吓的面面相许,彼此看着对方,生怕有烟冒出来,毕竟出来学徒的都没有年纪太大的,涉世不深对死亡还是很陌生的。

  这时突然外面一阵机枪声,众人赶紧就往屋里躲,老头年纪大没有跑,嘴里还一个劲的说:“我头上又没冒青烟没有事,我不用躲。”

  突然从院子外面打进来一发榴弹,正好在院子里爆炸了,炸弹气浪一下把老头掀了个跟头,碎片把他的脚后跟消了一块,躺在地上哎呀,哎呀的喊着。

  人们赶紧出来架他,有人还急乎乎的问:“大爷,大爷,刚才你头上冒烟来吗?”

  大家都是在焦虑、恐慌、不知道战争到来10万大军厮杀是个什么样,可能当年朱棣也没想到后来会有这么一场惊天动地的攻城大战,自己当年没能破城南下,今天破城的竟然是所谓的“共匪”。

  二妮子经历过土匪劫财,官军“绑架”,历城县战役片段,所以说算是见过世面的,比其他人心理素质稳定多了,多数人都在准备包袱把值钱的贵重的东西包在包袱里害怕一旦破城好逃跑,担心自己仅有的那点财产被抢劫了,他们被灌输的解放军来了就是抢枪东西就走了。

  二妮子时刻不忘孩子,无论走到那里都带着他,生怕战乱冲散他们母子俩。

  黑子也打听着二妮是进了济南府了,他恨不得现在就打进去问问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破历城县城的时候,他就是带着尖刀班第一个冲进去的,当时组织上有命令,苗哥尽量抓活的,第一他抗战有功,第二以前跟八路交情也不错,第三为了以后的统战工作。

  黑子全没听见,他只想着打进去问问二妮为什么嫁给了国军旅长,是不是嫌弃自己仅仅是个班长,当他一脚踹开历城县防守军指挥部时,从里面啪啪就是打出两个点射,黑子早有防备踹完门稍微一等,顺势冲着开火的方向就是一梭子子弹,里面一下就没了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