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的下不了手,指的谁呢?龟田吗?不太可能,龟田老婆?也许是吧。我们只能猜测了,也许黑子看见龟田老婆和龟田非常恩爱想起他和二妮子的事来,所以下不了手,留了他们一命,放过日本鬼子总不是一件好事吧,所以他从不提起是怎么弄到的那件东西。暂时就这么认为吧,毕竟黑子已经不在了,无法再问他了,就是活着也不曾有人问出什么结果来。

  出城就不那么容易,这时日本鬼子在后面追,黑子在前面跑,快到出城门了,黑子对着天“当、当”就是两枪,人们一听枪声顿时混乱了,城外的人想往城里跑,城里的想去城外,一片混乱,城门也无法关闭了,黑子趁着人乱就往城外跑,其实城门口的汉奸是看见了黑子,但是没有人去说,反而带着日本人朝另一个方向追去了。

  二妮回到家后,不放心自己和黑子的事,因为自己已经是黑子的人了,但是没有人给自己做主,真不知道黑子会不会把自己忘了,会不会就此杳无音讯,他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不会是的,绝对不会是的,二妮子安慰着自己。

  为了相信自己心里想的是绝对正确的,她燃起求仙香,希望正义的狐仙娘娘能给孤单的二妮做主,香烟袅袅升起,二妮的心愿调制在万能的求仙香的烟中,飘向了白狐。

  白狐接到信号后冷冷一笑:“哼!你也有今天,当初你骑着骏马手挽绣弓射我一箭时的威风去那呢?这个我姑且不和你不计较,你不该夺走我百年恩爱的书生啊,害我哀怨而走,此仇此恨你可曾品尝,一我不会让你受一箭之苦,二我不会抢你心爱之人,我只想让你尝一下爱的距离,这应该不算过分吧。”

  有人说狐仙怎么什么都管啊,这符合事实吗,姻缘是月老的事,狐仙能说了算吗?

  这么说吧,全国10多亿人口呢,月老一个干吧老头就是一年到头的系红线嘎达扣也忙不过来,这就好比教育部长管教育,但不会去幼儿园教你孩子一样,具体的事还是下面人去做,狐仙就相当于村干部吧,属于地仙行列不是公务员编制,公务员是天仙,仅仅是类比啊,没有任何的寓意啊,讽刺什么,谁要想多了白衣大姑去你家趴窗户去。

  酷匠网%l永c^久:A免x费!看w-小●说P

  日本鬼子终于无条件投降了,普天同庆,村里老百姓都以为过上好日子了,但是各种声称自己是抗日功臣的队伍到处搜拿卡要甚至抢,前面提的红脖子,什么什么团,各种番号,老百姓也分不清是些什么组织,只要是扛枪基本没好玩意,来了什么都抢,那怕是床破的不能再破的被子都抢,实在是没有出息。

  不过老百姓对八路那是赞不绝口,村里一家老太太住着一个班的八路,人家又是挑水又是扫地,帮着忙这忙那的,还啥也不要,啥也不拿,这口碑不是靠宣传的是实实在在的做出来的。

  可是这么好的人,在一天晚上突然全部消失,据说是去打日本鬼子,为什么日本鬼子投降了还要打呢?原来日本鬼子投降了,拒绝向当地八路投降,当地的八路实在没几个像样的人,几杆像样的枪,这些日本鬼子觉得败给这些只有叉子扫帚的农民实在不光彩,再说也不是中央政府,所以他们把武器集合好要运送到青岛投降。

  当地八路得到消息后,义愤填膺非要劫下这批军火,不缴枪算什么投降,要想把武器带到青岛除非从我们身上趟过去,他们其实人并不多,就是觉得不能放他们走。

  黑子和他们队长都配合参加了这次战斗,日本鬼子好几十辆大卡车,车上全是92重机枪押车,武器火力真是天上地下,八路这边连一条不出问题的轻机枪都没有,有一条歪把子容易卡壳,有一条捷克就一个弹夹,打完了还要等着压子弹。

  这是一场发生在济青公路上的没有记录历史的伏击战,全部参战人员几乎都牺牲了,住老太太家的那一个班的善良小伙子一个也没回来,老太太哭了好几天,最后都没眼泪了,这真的不是故事,写到这里请我们一起缅怀先烈,这才是真正的亮剑精神,别问这场战斗到底值还是不值,他们想的仅仅是要不投降要不就从我的身体上趟过去。

  消息传来,小分队和黑子战死了,各个家属都去认领尸体掩埋死者,黑子的族人也去了,但没有找到尸体,因为有几具尸体被迫击炮炸的认不出人来了,所以就埋了一个衣冠冢。

  一些老婆们到大妮子家串门,安慰下大妮子说:“真疼人啊,年轻轻的,不过大妮子啊,你也别难过,咱还年轻,虚岁不才27嘛,又没圆房,咱再找个好的不就行了,活人还能让死人坠死吗?”

  大妮子脸色熏黑眼睛直勾勾的,也不说话,只是嘴唇上下颤动着好像在念叨着什么,眼神带着怒气和幸灾乐祸,谁也不知道她想什么,大妮子娘怕别人看出问题,赶忙起身挡住大妮子的脸。

  二妮子听完,脸色僵硬起身一边不自在的走着一边对老婆们说:“我出去烧点热水给大家喝。”

  老婆们坐着侧了下身子,二妮子挤着出去了,出去门口还没有事,一进小饭屋就用衣服角捂着嘴无声的哭开了,眼泪哗哗的。

  哭了一会,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小饭屋,四周的墙壁被柴火烟熏的乌黑,风一吹就能从屋梁上掉下一些黑烟灰来,屋里几乎没有亮光,二妮子找了个到脚腕的小板凳卷曲着身子坐下,毫无目的的抽了几根柴火用手掰了掰送进了炉灶,然后停下双手托着脸想起以前的一些小事。

  她不相信黑子不在了,因为前一阵子还去看他,他对自己非常疼爱,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浑身都弥漫着他的幸福,她做什么事都是那么带劲,感觉黑子在一边看着自己笑,有时自己也会亲不自禁的笑,还会自然自语、自说自答,替黑子把话都说完了。

  那真是无比的幸福,感觉明天就会升到天堂,自由自在飘来飘去。

  黑子真的自己去了那个极乐世界,没有和自己商量一下,也没有告别,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太自私了吗,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啊,你还要为我活着,死真的太容易了,活着的人可怎么熬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