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领还真没看错认,银黑子长的五大三粗,身高1.80开外,体重接近200斤,在解放前人们身高普遍偏矮的情况下,他几乎可以称作武松了,国子脸,钢丝刷子般的头发卷卷曲曲的,一脸的太阳黑,粗眉毛老牛眼,上下大厚的嘴唇,一看就是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

  银黑子被逼着加入了盗匪团伙,但是他不去盗抢,同伙都说这么白吃饭也不行啊,他说又不是我愿意留下的,是你们强迫的,盗匪们也偷着商量着怎么办。

  UX更fj新!最快!上酷C1匠网

  这一天一个好说点闲话的土匪说:“黑子啊,你成天说你娘没教你抢东西,这不日本鬼子来咱中国了,你娘教你保家卫国了没,人家岳全传中的岳飞精忠报国,你说咱抢日本鬼对不?”

  “恩,能抢他的。”银黑子说。

  “你成天在山里是不知道啊,日本鬼子可坏了,抓住咱这种人,不是用刺刀穿死,就是放狼狗咬死,一进城门往南走老牲口市那地方改成了宪兵队了,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刑拘,你从哪里走都就能听见刑法的人的鞭子声和被刑法人没人声的嗷嗷的叫声。”这个土匪又说。

  “我知道那里,以前我就跟着二叔当牲口肩客和人家把手放在衣服袖子里讨价还价。”黑子说。

  “前两天听说平家庄卖棺材的楼家,因为晚上留宿抗日第五军的人,被日本鬼子宪兵队抓了去,被打了三天,最后用铁丝穿着两根锁骨拉到河边被日本兵练了刺刀了,都10天了也没有个敢去收尸的。”土匪又说。

  “我认识他啊,我还上他家要过水喝,咋就这么死了呢。”黑子说。

  “他家里的孩子们为了救他,把能卖的都卖了,也没管事,卖棺材的到了自己最后死却没给自己留下一口棺材,是被破席子卷了卷埋了的。”土匪叹气的说道。

  “你不是说没人给他收尸嘛。”黑子反问道。

  “是啊,大老爷们没有敢的,给他收尸的是他大表姐,都50多岁了,一双三寸小脚,雇上的洋车,走了20里路,花了三倍的钱人家才拉着她去的。”土匪说。

  “她为啥给他收尸啊。”黑子问。

  “她自己说都50多了,也活够了,大不了让日本人把她也穿死,听说她和楼家从小青梅竹马,但是大了却各自婚嫁,过的都不是很顺心,大表姐的男人早死了,守寡都有小10年了,楼家的老婆前年痨病死的,要不是因为风言风语,还有孩子们,早就搬到一起住的了。”土匪说。

  “她这么去收尸不怕人家说三道四嘛。”黑子说。

  “人都死了,她自己也不想着活还怕说三道四,不过真没有说她啥的,我从心眼里都敬佩人家,一个小脚女人家了不起啊。”土匪说。

  黑子一听青梅竹马,想起了二妮,虽然父母做主给自己娶的是大妮子,但从小大妮子对自己就不怎么好,再说二妮子长的也细嫩水灵,不像自己这么粗拉。

  “黑子啊,你成天在这里白吃白喝的,也不是个事,老大不说你,咱还得要个脸面啊,好在干个漂亮的让咱弟兄们也开开眼,就你这身材不用说我,就是咱兄弟们上两个也不是你的对手,咱弟兄们还没用过日本鬼的大长枪呢,听说那枪真好啊,你不是也没用过嘛。”土匪刺激黑子说。

  “我有土枪,这土枪可好了,枪筒子是专门找李铁匠我看着给我打的,你们那些啥枪啊。”黑子不屑的说。

  “算了吧,就你的土枪还跟人家日本人比啊,你见过人家的枪没,城门口就有日本兵站岗,等着大集的时候你从远处看看,不馋死你才怪,真是没见过世面啊。”土匪一脸的瞧不起。

  不是黑子不懂啊,国军在这里的时候他就看上了人家手里的枪,拉一下栓立刻就能放,而且非常的准,那像自己的土枪还要从前面装药,准头也没的比啊,不过抢人家的东西总是不好的。

  赶大集那天土匪头子带上黑子去销赃,黑子帮忙背东西。

  那时大集是开设在城门外,村里的人在城外买卖,不允许进城里,只有城里居住的人才给良民证,不是城里的一律没有,日本鬼子也害怕抗日分子混进城里捣乱。

  城门口有日本人站岗,笔挺笔挺的一动不动,村里还有这么一个侃子叫“日本鬼子站岗,只重只实(就是认真不逊私情的意思,另一个意思是傻吊)。”

  检查良民证的都是汉奸,日本鬼子谁也不认识,也听不懂中国话,所以只能用汉奸检查良民证。

  银黑子在集上听人们的议论跟那个土匪的说法基本一样,又看着那个日本鬼的熊样心里非常气愤,小头蛤蟆眼的来俺这地方称王称霸的,加上又看上了日本人的枪,他就心里琢磨怎么弄来。

  第二次赶集,黑子准备好了,拿着一个小娘们挎的那种小篮子,里面装了些碎石头和麦糠,筐子上盖着一块包袱皮,包袱皮低下用马粪纸叠了个袋子,里面全是生石灰,袋子上口是开的,这样手拿袋子甩出石灰去,一是速度快,甩的远,二是不沾手,甩完了就跑。

  黑子先和土匪卖完了赃物,然后说自己有事,挎着篮子就去了城门口,走到门口这里,汉奸吆喝:“干什么的?”

  “进城看亲戚的。”黑子说。

  “有良民证了没?”汉奸又问。

  “我没有良民证,这是给亲戚送的鸡蛋,放下我就出来。”黑子往前一拿筐子说。

  “没有良民证不准进,鸡蛋给我就行了。”汉奸伸手就要接筐子。

  “鸡蛋可不能给你,要给也是太君啊“鸡蛋可不能给你,要给也是太君啊。”黑子一转身提着篮子走向日本鬼子。

  日本鬼子不知道是啥玩意,只看见汉奸低头哈腰的把黑子往这边送,手里还提着个篮子,他也好奇啊,就伸过头来看篮子里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黑子伸手摸着包袱皮底下的马粪纸袋子,等日本鬼子头凑到跟前,突然把纸袋里的石灰甩向了日本鬼子的眼,真是又准又狠,全铺到脸上了,日本鬼子赶紧用手去摸,嘴里一个劲的喊:“八嘎,八嘎。”

  汉奸一看不好,马山扑向黑子,黑子把手里篮子照着汉奸的头就扔过去了,汉奸一愣神双手护头的功夫,黑子紧跟一个破档脚(踢裤裆),就把汉奸踢的爬不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