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条件还是不许急眼啊。”强子在鼻子前一竖食指说。

  “你真娘们,讲故事都拖拉着裹脚布。”话皮子嘲笑强子说。

  “这个故事名字叫《鞭哥》,说是几年前纺织厂的事。”强子开始回味着讲。

  “知道,你说吧。”话皮子说道。

  “这一天晚上,纺织厂的女工下了中班回家,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工没有自行车,要步行回去,她需要单独走很长的一段胡同,还没有路灯。”强子神秘的说。

  “恐怖故事吗?”话皮子问道。

  “当她正在胡同走着,突然后面来了一辆自行车。”强子紧张的说。

  “怎么了,把她拖拉到黑旮旯里了吗?”话皮子好奇的问。

  “自行这刚刚朗朗的骑到女工跟前停下来,上面一个男的对女工说,我用自行车捎带着你吧。”强子说。

  “奥,遇上好人了,捎带着吧,走路很累的。”话皮子先给接上了。

  女工一想一个人走路怪害怕的,就让他捎带一段吧,说:“好吧,但是你车子的后座上有东西啊,我坐那里呢?”

  “坐我前面吧。”男的回过头去说。

  女工走到自行车把那里,男的一抱女工的腰,女工借力一跳,正好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男的一蹬自行车就走了。

  “后来呢?”话皮子问道。

  !7酷07匠O网P唯^b一i正F}版W,#其他W都是7《盗|版cq

  “后来到了女工的家,门口正好有路灯,女工跳下自行车,回头一看,原来男的骑的是一辆26弯梁的小自行车,根本就没有大梁,女工心想我刚才是坐在那里呢?于是女工好奇的问男的,你叫什么名字啊?男的回答我叫鞭哥。”强子又讲完了。

  “啥意思嘛,你的故事真不好玩。”话皮子咕嘟着嘴说。

  强子刚想说话,病房门外忽然闯进一些人来。

  这些人进门就说:“强哥,你说这些事该咋办啊,然后一通的乱吵。”

  强子受不了吵闹,眉头一皱就要发火,话皮子一看接过话说:“强子醒了,改怎么办就怎么办,办完还不行的话,就按规矩办,都给我出去。”

  众人一听,办完还不行就按规矩办,一下就傻眼了,一下就没声音了,一个个的都老老实实的退了出去。

  为什么这些人这么怕这句话呢?原来强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做事绝非老好人,否则不可能成就这么打的事业,那这句活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事情是这样的,那一年强子刚开始办厂不久,厂里看传达的老头带着孙女在门口玩,一个混混骑着一辆新本田90摩托车停在了门口让大爷看着,他自己不知道去哪里办事去了。

  老大爷的孙女虽然是个女孩,但是小女孩可比小男孩还踹(皮),蹦蹦跳跳的一住不住,看见停着一辆新摩托车,看着很新奇,那年月没有几个人有摩托车的,有辆建设50就了不起了,何况这种进口的本田90呢。

  小女孩就往摩托车上爬,还真灵泛,连抓带跳达还真上去了,骑在车上两只手学着大人的模样握着两个把,嘴里还一个劲的秃噜着:“呜~~~呜~~~~吐、吐吐,呜~~~,嘀嘀。”玩的还真高兴。

  可能是土地太软和,也可能是摩托车没支撑牢靠,小女孩在车上使劲一扥,摩托车往前一冲,倒了。

  小女孩吓的哇哇大哭,老大爷赶紧从传达室跑出来,帮着把车竖起来,再抱起小女孩用手摸着小女孩的头一个劲的说:“摸隆,摸隆毛,俺孙女吓不着,吓着别人,吓不着俺,好了嘛,好了。”

  然后又用手对着摩托车轻轻拍了一下说:“我叫你再,我叫你再,谁叫你卡着俺孙女了,好了孙女,我给你还下来了,咱不哭了,我再给你吹吹,噗。”

  正好这事让回来的混混看见了,一看自己的摩托车摔倒了,而且老大爷还用手去怕打摩托车,一下子就来气了说:“你干啥。”

  “没干啥。”老头回头说道。

  “没干啥,没干啥摩托车咋倒了的,你看看都卡掉漆了,你还用手去拍打,都拍打烂了。”混混蹲下扶着摩托车上下打量着说道。

  老大爷也不哄孙女了,赶紧说:“那里坏了。”

  “哪里坏了,这是日本进口的本田90啊,不管哪里坏了你赔的的起吗?”混混气呼呼的说。

  “那咋办啊。”老大爷吓的都筛糠了说。

  孙女一看爷爷被人家训,吓的直往爷爷怀里爬,嘴里一个劲的说:“爷爷,咱走吧,咱走吧。”

  混混一看更来气了一把把孙女拽过来冲着脸就是一巴掌骂道:“就是你这个小孩的给我弄倒了的,还想跑,给我赔钱,少一分我弄死你爷两个。”

  “老大爷吓得赶紧跪下说,你别打俺孙女啊,多少钱俺赔还不行嘛。”老大爷求饶道。

  “打他是轻的,我还要打你呢,赔钱?行啊,进口本田90最少1万多,你赔吧。”混混说道。

  “我看车倒了就是沾上了点泥巴,你回去擦擦我再赔你点钱,你看看行不?”老大爷求饶道。

  “你打算赔多少钱啊。”混混往车上一坐说。

  “赔你100块钱行不?”老大爷狠狠心说。

  “100块钱?这是日本纯进口的,漆花了我要拉到日本去喷,100块钱还不够运费的。”混混盘算着事说。

  “那最少要多少钱啊。”老大爷问道。

  “最少1000块,少一分都不行,要不你给我1万多把车买了,你自己花100块修漆的。”混混一拍车说道。

  这时已经围上了很多的人看热闹。

  老大爷赶紧跟周围认识的人借钱,总公借了200多一点,他把钱送到混混手里说:“就这些了,你好歹饶了俺吧。”

  “不行,少一分都不行啊,就是1000块。”混混一把把钱攥过去说道。

  他们在外面闹,厂里强子问来厂里找他爹的两条(他那时也是个混混):“外面啥事。”

  两条简要一说。

  强子问:“按规矩赔多少钱合适?”

  “要是我一分都不用赔,又没坏,就是沾上点泥,给他看了那么半天车没跟他要钱就不错了。”两条说。

  “我是问,你们干这个的赖人,一般赖多少?”强子问道。

  “赖人的话100块钱就行了,人家都给了200了,那小子也太欺负老实人了。”两条说。

  “好了,那小子走了吗?”强子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