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强子娘还是回家做饭,正淑刚想瞌睡,话皮子在窗户外面都等急眼了,立刻附体,正淑隐约间觉的有点不对,但也没什么,魂体就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话皮子附体好好,笑眯眯的走到强子床头前,还没说话,强子一掀被子转过身子笑道:“你可总算来了,你不来我就在数瓶子里滴下的液体有多少滴,无聊死了。”

  话皮子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也一惊一乍的,我都要被你吓的附不住体了。”

  “你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强子侧着脸手按着被子角问道。

  “没什么,今天你想吃点什么?”话皮子开始搜索物品厨子。

  “我什么也不想吃,厨子下面有些零食,如果你喜欢的话,你吃吧。”强子指了指厨子下面。

  “奥,算了,我喝下奶吧,早晨来的急没喝水。”话皮子从奶箱子里拿出一盒酸奶。

  强子傻呆呆的看着话皮子喝奶,嘴角一个劲的在笑。

  “你总是笑干什么,我都不好意思喝奶了。”话皮子停下手中的奶盒。

  “你喝,你喝,我怎么觉得我这么幸福啊,原来生病是件很有趣的事。”强子用右手支起头说。

  “我觉得没有趣啊,每天跑来看你,无聊死了。”话皮子来回走着,用手比划一下说。

  “你喜欢什么,我让他们给你弄来。”强子赶紧讨好的说。

  “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你给我讲个故事。”话皮子思索一下突然一转身双手一抱奶盒子说。

  “这个,我还真不会啊。”强子面露难色的说。

  “不会啊,不会我走了,你自己数液滴吧。”话皮子说完做了个要转身走的姿势。

  强子赶紧探身用手去拉,嘴里着急的说:“我会,会,会讲故事,我讲的可好了,你先别走啊。”

  话皮子转身一笑说:“你就是属牙膏,不挤不出。”

  “可说好了,讲这个故事有几个条件。”强子憋红了脸说。

  “啊,听故事还要有条件啊,你说吧,看看是啥条件。”话皮子拿了陪护杌子坐下说。

  “我讲可以,不管好坏,你可不许急眼的。”强子说出条件。

  “听故事还有急眼的,我不会,你说吧。”话皮子爽快的答应。

  “第二不许你再讲给别人听,就咱俩知道就可以。”强子说出第二个条件。

  “听你讲个故事可真啰嗦,好好,都答应你,你快讲吧。”话皮子应承着,她想知道这是个什么故事啊,这么神秘。

  “我可讲了啊。”强子说。

  “你讲。”话皮子把脸靠到强子床头这里,两人挨着很近了。

  “从前啊,有一只小白兔和一只小黑土,小白兔是母的,小黑土是公的。”强子缓缓的说。

  “他俩搞对象,真有意思,你继续快点讲。”画皮的又往前挪了一下脸说。

  “是的,他俩非常的好,在森林一起捡蘑菇,一起打兔子洞,亲密无间。”强子还用手画着描述一幅浪漫美妙的画面。

  “后来呢?”话皮子问道。

  “后来,突然有一天小黑兔不见了。”强子转过脸说。

  “不见了?赶紧找啊。”话皮子说。

  “是的,小白兔开始翻山越岭的找啊,找啊。”强子像哄孩子似的讲。

  “找到没啊,你倒是快说啊。”话皮子用手推了推强子。

  强子忽然感觉浑身无比的舒畅,犹如当高的秋千,突然飘起来又突然落下去,看来故事讲的很对啊。

  “小白兔看见前面有一只小黄兔,就上前问,请问你看见小黑土了吗?”强子又说。

  “他看见没?”话皮子接着问。

  “小黄兔说,我看见了。”强子说。

  “你说。”话皮子说。

  “小白兔问,那么小黑兔在去哪了呢?小黄兔说,你要想知道小黑兔去哪里,必须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强子说。

  “什么条件啊?”话皮子问。

  “小白兔说,行啊。然后小白兔就和小黄兔转到树的后面去完成他们的条件去了。”强子说。

  “奥。”画皮子点头。

  “小白兔顺着小黄兔说的方向去找小黑兔。”强子说。

  “找到没有啊,小白兔。”话皮子急着问。

  “找啊,找啊。”强子还是跟哄孩子似的说。

  “小白兔被骗了,是不是?”话皮子突然说。

  “小白兔又遇见了一只小蓝兔,她又问,你看见小黑兔了吗?”强子看了一眼话皮子没回答她,继续往下讲。

  “看见了,小白兔问,他去哪里了?小蓝兔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小白兔答应了,然后他们又去树的后面完成条件去了。”强子继续说。

  “这次找到没?”话皮子问。

  a看√正a_版1章m,节上*m酷V(匠$G网◎

  “小白兔顺着小蓝兔说的方向找啊,找啊。”强子说。

  “又没找到是不是。”话皮子说。

  “小白兔又遇见了一只小灰兔。”强子说。

  “别说了,我知道了,又是答应条件,又是找啊,找啊,你这故事太老套了,跟山里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一个老和尚在讲故事是一样的,没意思。”话皮子把手从床延上放下来说。

  “小白兔转着转着,就回家了,发现小黑土在家吃蘑菇呢。”强子没搭理话皮子继续讲。

  “啊,怎么会这样的。”画皮问道。

  “过了一阵子,小白兔生孩子了,你想知道小白兔生的是什么颜色的兔子吗?白的、黑的、黄的、蓝的、灰的,还是花花的呢?”强子不怀好意的问道。

  “对呀,什么颜色的呢?黑白相间的,要是随她母亲就是白的,随她父亲就是黑的,到底什么颜色啊,你快说啊。”话皮子推着强子说。

  “如果你想知道什么颜色的话,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强子诙谐的说。

  “我答应了,你说快说吧。”话皮子急切的说。

  强子一阵尴尬,只能嘿嘿一笑说:“我也不知道。”

  “你就说嘛,到底什么颜色的兔子啊。”话皮子拉扯强子的胳膊淘气的说。

  “我真不知道啊,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强子勉强解释道。

  “真没意思,你再讲个有意思的吧。”话皮子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