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皮子也很高兴,两蹦跶就到病房外面了,上去就拉强子娘,嘴里喊道:“老太太,强子醒了,强子醒了。”

  强子娘被她这么没轻重的一折腾,差点滚到地上去,莽莽撞撞的问:“啥事啊,你咋的了。”话皮子前头一句后头一句的把强子醒了的消息告诉了她。

  强子娘赶紧就往病房里跑,进去一看这不还在睡觉嘛,没有睁眼啊,说道:“哎呀,你看花眼了吧。”

  “没有,我给你拉起他来。”说完话皮子就要上手拉。

  强子娘赶紧挡住,别动,小心股了针,等会再看看吧。

  强子娘心想,正淑今天是怎么了,以前稳重大方,从不这么毛手毛脚,做事体贴入微,对人也长幼有序,拿捏事情的分寸很到位,是少有的贤惠,今天咋像个傻丫头了。

  她们在这里说话,强子被吵醒了,睁开眼张张嘴但没说出声来,话皮子眼疾手快说:“你看,他醒了,嘴都被氧气吹的起泡了,我给他喝点水。”

  强子娘也没拦着,总觉得她说话口气有点问题,好像听着浑身有点膈应的慌,以前不是这样的。

  话皮子一阵忙活,用勺子给强子喂水,她不觉得累,她觉得很好玩,像是喂个大兔子,还笨的喝不到嘴里,有时真是她故意倒到强子嘴外面的,她就是喜欢看强子的狼狈样子。

  U更Ep新E2最d快}m上!酷匠…网》

  强子娘说:“正淑啊,你也怪累的,还是我的吧。”说完就要接过来。

  话皮子一侧身挡住强子娘的手说:“不累,不累,你去外面睡觉的吧。”

  强子娘看着她高兴的样子,好像比自己都兴奋,而且眼神含情,心想你到底是谁的老婆啊。

  第二天,话皮子早早的就来了,但是正淑没来,正淑帮两条发货去了,最近厂里只有两条一个人忙的确是累了点,再说两条是那种马大哈式的人物,有时候细节容易出错。一般生产,发货,进货,账目,利润都是她管的,两条就管销售,管人,管要账,换句话说,厂子正常运行两条真没啥用处。

  话皮子没有附体的对象,自己又不能进去,进去说什么呢,说我是强子的师父,是狐仙,那怎么行呢,她在走廊来回走动,瞅机会通过门窗不经意的瞟一眼里面,可惜强子没有看门窗这里。

  她心里着急又进不去,走的次数多了,护士还老看自己,背后好像在议论,估计不是什么好话,算了明天再来吧。

  话皮子在回家的路上反复问自己,我为什么来看强子,难道因为他是我弟子,我为什么去给他借火山石,难道也是因为他是我弟子,我为什么收弟子,不就是想让他帮我攒修为挡灾害吗,他死了再换一个不就得了,天下想当出马弟子的多了去了。

  不过真要让他死了,还真舍不得,就当自己养的个大兔子吧,陪自己解闷不很好嘛,喂兔子当然需要给他弄吃的,病了也要给他看不是吗?这样一想心情舒服多了。

  第三天,正淑来了,但她非常疲惫,毕竟昨天忙到很晚才睡,强子娘看正淑来了说道:“正淑啊,你先帮我看一会,强子醒了想吃东西,我回家给他做点他最爱吃的,一会就回来。”

  “奥,你忙去吧,这里有我呢。”正淑答身子靠在床头上答应着。

  强子娘走了,正淑的确太累了,一会就迷糊了,窗外等着的话皮子这个高兴啊,机会来了,正淑刚一打盹,话皮子立即附体,“滕楞”就站起来了,乐滋滋着走到强子床头,看看这个大兔子好点没有。

  强子在睡梦中忽然闻到一股水淡淡、雾气蒙蒙的花香气息,这种特有的味道刺激他的记忆,忽然闪现出模糊的师父收自己做徒弟时的残缺画面,他梦中含泪,心中默念,我想死你了,你为什么不来见我呢。

  话皮子见他眼角有泪,就撕了一块纸给他擦拭,强子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周围的确有他喜欢的那种香气,仔细寻找原来是从话皮子身上传出来,强子很高兴,心想原来梦中梦到的就是我和老婆的以前的事啊。

  话皮子看到强子嘴角露出微笑,自己心里也很高兴,说:“想你祖奶奶了吗?”

  “什么?”强子没听清楚反问道。

  “哎呀,没什么,你怎么眼角有泪啊。”话皮子嘲笑道。

  “我在梦中想起和你以前的事,我是高兴的啊。”强子说。

  “我们以前的事,我们以前的什么事?”话皮子疑惑的问,心想强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还跟这个骚娘们有事来,我到要好好听听。

  “我跟你一起在饭店吃饭,你还记得吗?”强子看着话皮子的眼睛说。

  “你别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起鸡皮疙瘩。”话皮子说。

  “对呀,你当时好像也这么说来着。”强子接着说。

  “你是生病生迷糊了。”话皮子打岔道。

  “哎,你叫啥来,我咋想不起来了,昨天我娘我都认了一头午,才认出来,她跟我说了好多,我都不知道。”强子从被子里拿出手比划着说。

  “我叫,我叫正淑,是正经的淑女,你可别乱想啊。”话皮子心想,叫啥我也不知道啊,还是蒙一个正淑吧。

  还真巧了,蒙对了。

  “正淑?我怎么不知道这个名字呢?你应该叫师父?还是就是我师父啊,我脑子有点乱了。”强子皱着眉头说。

  “别胡说,你师父有这么胖吗?有这么骚呼呼的吗?”话皮子看了看自己附体的样子说道。

  “你是我媳妇吗?”强子问道。

  “不是啊,谁愿意给你做媳妇啊,你也不看看你那个猪样。”话皮子随口说道,说完了后悔了,自己是附体啊,不是真身,说话需要注意点才对。

  “奥。”强子头一歪失望的闭上了眼睛。

  话皮子很生气,你怎么看上这骚娘们了呢,两大气球奶子都快坠到腰了,腚大的提不上裤,最讨厌的是一对桃花眼,专勾男人的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