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生命旦夕

  “你不是找我有事嘛,没事的话你会跟我说话吗?海蜇灯才2000年都不爱理我,何况是你了,不过你来我很高兴,终于见到个新鲜的。”九千岁说道。

  p#看L正版_章nd节》_上酷;匠/网

  “您知道我找您什么事?”话皮子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没事的话你是不会来看我的,说吧什么难处,我会帮你的。”九千岁说道。

  “没事就不能来看您了?我来看您是孝顺老干爹的。”话皮子狡辩道。

  “真是个好闺女,我又年轻了好几百岁,给我带什么好吃的了?”九千岁忽然像个孩子问道。

  “我,我,这不是急着看您,都没来的急买。”话皮子觉得这个理由可太差劲了。

  “买什么买啊,买了我也咬不动,你有这个心我就很高兴,没想到还有个干闺女想着我,心到了就行啊,说吧,啥事?”九千岁说道。

  话皮子听出意思来了,只可惜自己真是编了个瞎话,如果是真的特意来看九千岁多好啊,那样我再开口借东西也有点脸啊。

  想到这里连忙跪倒磕头道:“九千岁,我找您是求你一件事的。”

  “孩子啊,快起来,快起来,有啥事咱站起来说,你再磕头就把我磕死了。”九千岁伸手做了个搀扶的动作。

  话皮子站起来说:“九千岁,我想借你一样东西,用几天,用完了就还回来。”

  “咋不叫我干爹了,我喜欢你叫我干爹。”九千岁笑眯眯的说。

  “干爹,我想借你的火山石用七天,救一个人。”话皮子终于说出口了。

  “不行,绝对不行。”海蜇灯气愤的说。

  九千岁连忙摆手,让海蜇灯别说话,拉着话皮子的手说:“没事,借吧,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心里不好受,会减寿命的。”

  原来人的阳寿一般不过百年,百年后轮回转世或做鬼消遣,或者升为上仙,不管怎么算,鬼、仙、人的总年龄之和是不能过万年的,哪怕是长春子、泰安奶奶他们的历史记载也不过万年。

  九千岁只做地仙,没有升为上仙,也没有转世为人,更没有死后做鬼,他一直做的是地仙,这就好比一个人当兵,没有提干,也没有复原,就是一个老兵直到退休。

  九千岁的魂魄寿命已经不到千年了,随时都有终止的可能,浑身上下基本没什么活力了,就是靠火山石的能量维持着血脉的周转,所以海蜇灯坚决反对出借火山石。

  话皮子再次叩拜九千岁说:“干爹,这次来的确是因为要借你的火山石而来,下次我一定是专程看望您老人家,带上你喜欢吃的东西。”

  “好好,好带上火山石走吧,别晚了。”九千岁把火山石送到话皮子手里说。

  “谢谢干爹,谢谢九千岁。”说完话皮子转身踏青云而去。

  强子这边算是乱了套了,人们七手八脚把他送到家里,但是不省人事啊,他娘见了一下就晕过去了,众人赶紧又把她娘驾到床上又是掐人中又是叫喊,强子爹本来身体就不算好,这一下娘两个都躺下了,吓的也没了主意。

  人有时很奇怪,像强子这种要钱有钱,要朋友有朋友,如果要办点事还不跟闹玩似的,但是出事的是强子就麻烦了,来的人到不少没有一个敢拿主意的。

  各位看官注意了,如果你是一个家的顶梁柱或者一个公司的老板,可千万身体不能出事。

  最后一个跟着强子混的小混混急哭了,说:“各位老大,咱先把强哥送医院吧,至于是神病还是真病咱让医生看看,别耽误治疗啊。”

  众人这才七手八脚的把强子送到城里医院。

  强子娘也醒了,有村里的老婆照顾着,强子娘就知道倒气,摸掉眼泪,老婆们就一个劲的劝。

  跟着强子去医院的可真多啊,整个急诊室都被他们占领了,医院的院子里也是满满的人,一个个的都生怕来晚了,让众人笑话,让强子寒心。

  强子什么事都不知道,医院又是CT,又是磁共振,诊断结果是颅脑轻微挫裂伤,颅压过高、积血,看情况是否手术,并发血压低,血糖高,心脏瓣膜闭合不全,手术有风险,需要家属签字是否立刻手术。

  谁敢签字啊,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做声,气的医院的护士骂道:“来这么多人干啥,家属呢,病人家属呢,还不赶快去找家属,碍手碍脚,耽误了手术谁负责人。”

  一个个全被从急诊室轰出来了,人们马上叫车又去把强子爹请来,强子娘不是还躺在床上倒气没唤醒好,害怕再说的强子这么严重她又背过气去,事情办不了还白白增加麻烦。

  强子爹来了也白搭啊,爹毕竟不是亲爹啊,关键时候手就哆嗦,医生讲完了手术风险,强子爹吓的脸色苍白一动不动,也不签字,这可把医院的医生护士急的一个劲的埋怨:“就没个能管事的吗?你家属不签字,我们做医生咋办,赶紧找能管事的来,时间不等人,我们先把病人手术前的工作做好,一旦签字立刻手术。”

  二次返回把强子娘找来,这时第一张病危通知已经来了,吓的他娘都没见到医生就又瘫倒了,这时候医院来的这些人心有点散了,各自开始盘算着自己的事。

  皮胡子娘说过强子,将来会洪福齐天,不会那么容易真的就死了,就在人们开始失望的时候,医生那边二次CT结果出来了,说是脑子里的积血开始吸收,颅压开始降低,可以暂停实施手术。

  强子自己躺在ICU里,别人都隔着玻璃看着,强子娘经过这么一折腾也打上了点滴,抱着瓶子守在门口,不能眼看着唯一的这么出息的儿子就这么走了,还没给自己留下个孙子呢。

  医院的人越来越少了,只剩下跟着强子从小一起打拼,一起套兔子、一起甩扑克的那些朋友,还有一位比较年轻就是刚才说的那个小混混,强子一直昏迷不醒,光着个头,吸着氧气,四周挂满了各种输液的瓶子,鼻子里还插着饲管,旁边是滴滴答答的仪器设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