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你的恩人,我的徒弟,也是你们指腹为婚的人后代,我干孙子,给人家驱鬼,让鬼打死了,我要不要去干嚎两声啊。”话皮子萝莉啰嗦的说道。

  老皮狐子一惊,说道:“不可能吧,你不是给了桃木剑了,怎么会被鬼打死呢?”

  是如此这般,话皮子说了一边。

  “不好,这需要赶紧的找解药啊,晚了魂魄不保,冤死鬼都没得做了。”老皮狐子说道。

  “快说什么药,你赶快变俩钱来,我去买药去,他是你大恩人,你不会见死不救吧。”话皮子嘴说话速度可真快啊。

  “药店里没有啊。”老皮狐子摇头说。

  最)\新章F\节上《酷《匠R网B

  “没有?爹啊,没有你说啥,那就给我准备点水果贡品吧,我去拜祭一下他,免得他死的委屈,毕竟师徒一场,祖奶奶都叫了好几声了。”话皮子说着玩笑话,但是后面已经忍不住有了伤感的情绪了。

  “药是有的,在青岛鳌山卫,那里有一处温泉,温泉的地下有一块火山石,温度恒定,放在人的胸口暖上七天可恢复魂魄。”老皮狐子说。

  “那就借来用用吧,就用七天,又不要他的,我这就去。”话皮子说完就要踏云而去。

  “等等,鳌山卫有只老鳌有九千年,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就把火山石放在脚上暖脚,一天到晚的瞌睡,你怎么跟他借,他都懒得动一下窝。”老皮狐子提醒说道。

  “先不管了,我路上想办法。”话皮子一缕青烟不见了。

  跑出去没多久,话皮子又回来了,对她爹说:“我去借,人家不给,我只能偷啊,爹呀,有偷东西的好装备吗?”

  “没有,我们要用七天,人家一旦发现追来还是没用,所以不要偷了。”老皮狐子摇头说。

  “那就我弄套轻便的衣服,以防万一。”话皮子说道。

  只见老皮狐子给了话皮子一身黑色薄牛皮的盔甲,一双到膝盖系鞋带的高筒战靴,二寸的皮短裤,腰间系着四指宽的黑色牛皮铜扣腰带,上面可以挂坠各种绳索,匕首,轻型武器,上身前后护心宝镜子,肩头拧着怪兽的护肩,两边是轻型的护肘和护腕,手上戴着露指头的皮手套,头发盘起来,额头扎着发带。

  老皮狐子一看笑道:“你这个打扮不像看惯了的淑女形象,好大的野性啊。”

  话皮子看了下也觉得不太适应。

  “再给你一把武器,破魂逍遥扇,这扇子每扇一下就会打出一道破魂符,专门对付鬼怪和地仙的,对人和上仙无任何作用,你收好了,这是长春子修道的时候高句丽的道友送他的宝物,师父修成上仙后就留给了我。”老皮狐子把扇子递给了话皮子说道。

  话皮子接过破魂逍遥扇拿在手里左右端详了一下,“碰”的一下就打开了,冲着老皮狐子就扇了一下,吓得老皮狐子后退一步一个侧身躲了过去。

  “别闹,这可不是小孩玩具。”老皮狐子严肃的说。

  破魂符打在了墙壁上,“噗”的一个火球,墙壁乌黑。

  话皮子二次踏云而去,一路上上思索着如何跟人家借,九千年的大鳌啊,我才几年,就是爹娘加起来不才一千多年嘛,修为和境界不是一般地仙能比的。

  话皮子到了鳌山卫,寻到发热的温泉,收了行云,心想这么空手去跟人家借吗?以前也没什么来往,没啥交情啊,正在思索。

  突然冒出出个海蜇灯来,通体透明,圆圆滚滚,对话皮子大声喊道:“干什么的,来此圣地也不打招呼。”

  “你是谁,胖的跟个猪尿泡似的,还腆着脸跟我说话。”话皮子没好气的说。

  “我是九千岁鳌大仙的看门童子,海蜇仙灯,你是谁。”海蜇灯说。

  “奥,九千岁是我干爹,我找他有事。”话皮子顺口就说啊。

  “胡说,九千岁都有千年没有挪地方了,他老人家怎么会有你这么年轻的干女儿,就算有也至少一千多岁以上,看你的修为不过入门而已。”海蜇灯不屑的说道。

  “入门?”话皮子一听来气了,抬手从腰后抽出破魂逍遥扇,冲着海蜇灯就是一扇子。

  海蜇灯没有提防,一下就被破魂符打中,透明的身体立刻黑了一块,从体内隐隐的往外渗水,海蜇灯说道:“好厉害的扇子啊,那里来的?”

  “你管那里来的。”说完又是一扇子。

  这次海蜇灯聪明了,早跑石头后面躲着去了,破魂符没打到,但是进温泉的路让开了。

  话皮子也不搭理海蜇灯,径直往里就创,海蜇灯就在后面追。

  追到里面发现九千岁还在踩着火山石暖和脚呢,只听海蜇灯在后面大喊:“千岁,你的干女儿求见。”

  这一嗓子不要紧,九千岁一听,吧嗒一下把眼睛睁开了,缓缓的往外扭头看,过了一小会听见他说:“我干女儿在哪呢?”

  “我来了,在这呢?”话皮子一下跳到九千岁眼前,心想你要不借,我用扇子不停的扇,扇死你,看你笨的跟朽木桩子似的,肯定躲不开。

  九千岁往后缩了下头,眯着眼看,又过了一会脸色慢慢露出了笑容,又过了一下会说道:“我这个干女儿可真俊啊,你咋不早来看我呢,我都一千年没挪窝,没说话了,这一高兴就年轻了好几百岁。”

  再老的龟他也好色,这种好色仅仅是对年轻、朝气、水嫩肌肤的一种神往、欣赏。

  “老干爹,您的修仙可真是天下第一啊,地仙就数着您年龄最长了,修为数着您最高了是吗?”话皮子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说,还寻思着怎么张口借火山石呢?

  “这闺女真会说话,修为这么高还没能成为天仙,寿命这么长眼看就要到了终点,这是福气还是悲哀呢?”九千岁股压着嘴说。

  “老干爹啊,我要能有您那么长的寿命就好了。”话皮子应承着说。

  “老的满脸皱纹,驼背眼花,吃的没兴趣,穿的没意思,想找个人说话解闷,知心的朋友全都不在了,唯一的高兴的事就是我又熬了一天,唯一痛苦的事就是我又少了一天,你喜欢吗?九千岁说。

  “干爹啊,你说的话我听不懂啊,你这不和我聊的很有趣吗,怎么说没意思呢?”话皮子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