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二木是护着女人的,劝她的娘别赶人家走,等娘死了以后,变成了女人跟二木打架,是因为女人教育女儿,二木护护着。

  就这样憋屈着过了若干年后,二木在一天早上喝敌敌畏死了。

  各位看官如果是你,你看出问题在哪里来了吗?没有吧,村里的老婆们却看出来了,不知道老婆们说的是不是事实,还是她们八卦,就把她们说的写出来让大家看看。

  老婆们说,这个女人是“石女”,就是说女人那里不通气,无法做那件事的,所以不能生孩子,难怪婆婆赶着她走。

  不能生孩子,那么她抱来的孩子是那里的呢,原来是她四处要饭时在路上捡到的,一开始婆婆也以为是她的孩子,后来整理家的时候发现了孩子衣服里的“遗书”。

  “遗书”里有孩子的名字,叫雪莹,她是大闺女生的孩子,所以无法养,只能托福给别人。

  有的老婆说,女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是一个没幻化好的皮狐子变的,而且还是个公的变的,这个就不太可信了,因为谁都没见女人现过原型。

  后面二木为什么死,真有点写不了了,有违人伦了,简单一提吧。

  二木很疼雪莹,女人受不了嫉妒,有事没事的就打雪莹出气,越这样二木就越疼雪莹讨厌女人,形成了恶性循环了。

  另人无法接受的是,某一天女人从地里回来发现二木和雪莹睡在一个被窝里,这事就闹大了,女人连哭带嚎嚎,闹了一天,二木没说一句话。

  第二天,早晨二木喝敌敌畏死了。

  雪莹被村里人指指点点的一年后逐渐失去了理智,总是脱下裤子让人看看屁股干净不干净?谁也不知道真干净还是不干净。

  雪莹背上的蒙头的蓝布后背鬼正是她爹。

  爹的死是因为那天早晨自己撒娇,跑到的爹的被窝,才酿成了爹爹赌气喝下敌敌畏而死,责任全在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把爹的冤魂从自己的脊背上扔下来。

  爹爹您也不对,为什么没有拒绝,为什么孩子所有的要求您都不会拒绝,如果不是您的错误,我雪莹怎么会被全村人耻笑,我恨你,恨你抛弃了我,自己一个人走了,恨你没有原则的宠爱。

  爹的冤鬼只能趴在在雪莹的后背上,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女儿,但又舍不得离开,也不敢解开蒙在头上的蓝布,他渴望被原谅,但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是人世间第一种厉鬼,后背鬼,他十分的爱背着自己的人,同时又深深的伤害了背着自己的人,是一种死结,强子看你怎么去解。

  强子这个大傻蛋还以为可以像死去的朋友那种小鬼一样,一桃木剑劈下去,再来一招佛山无影脚就完事了,管你在鬼界如何嚎叫,活着的人得以解脱就行了。

  他毫无准备,让雪莹的母亲点燃两种香,并嘱咐好,一炷香一刀纸切记、切记。

  他还是背对香炉,坐在大椅子上,半柱香不到,他的仙体就现在空中。

  强子看到了雪莹的父亲,他大声责骂道:“你死就死吧,为什么折魔你的女儿雪莹。”

  二木双膝跪倒,磕头道:“大仙骂的对啊,我死不足惜,魂飞魄散都不能解除我的罪过,只要我的女儿过的好,甘愿承受任何惩罚。”

  “你这个无耻之徒知道错了就好,为什么不轮回转世,还要跟着你的女儿害他。”强子用宝剑指着二木骂道。

  “大仙啊,我无法投胎转世,人世间的恩怨不清,白衣大姑扣着我走不了啊。”二木磕一个头抬起头来为难的说。

  “转世不了,你不会在鬼界老实实的呆着,跑出来跟着雪莹做什么?”强子责问道。

  “大仙,我并不想去,是雪莹哀怨引诱我去,白衣大姑又赶我出来,我身不由己,我想魂飞魄散都没有砍我一刀的。”二木哀求道。

  “纯属狡辩,去你妈的吧。”强子说完,手起剑落劈向了二木。

  只听着“咔吃”一声桃木剑断为两截,强子抬头一看,剑正好砍在了雪莹灵魂的头上。

  桃木剑劈鬼行啊,劈人的灵魂就不行了,还不如一根麦秸呢。

  强子一惊,说:“雪莹你怎么护着害你的鬼魂。”

  “是谁害我?我爹疼我,没有爹我怎么会长这么大,只要有任何一丁点好东西都会留给我,我爹真的没错,所谓错,仅仅的是骄纵罢了。”雪莹双手挡着爹说道。

  “你真糊涂啊,不把他砍下鬼界,你用不了多久也会跟着他一起赴黄泉的,你愿意吗?”强子责问道。

  “我愿意,活着还有啥意思,所有人都在嘲笑我,我娘还想拿我换嫁妆,不如跟随我爹死了,最少在鬼界还有个依靠,爹,我跟你走。”雪莹回过头对她爹说。

  “不行,你闪开,鬼是鬼,人就是人,鬼锁人命罪大恶极。”强子说完,就用断裂的桃木剑去劈二木。

  还没等扬起桃木剑,就感觉浑身无力,口舌发干,两眼发黑,这时雪莹对准强子的胸口就是一脚,普通一声强子就跌倒下来。

  原来强子嘱咐雪莹娘一炷香一刀纸,雪莹娘对给雪莹看事本来就不热心,碍于情面才做个样子,所以香烧到一半时就靠着椅子睡着了。

  没有香和纸强子的仙体就聚不住了,跟游戏里面的血条类似吧,不用打就不大行了,何况还挨了雪莹一窝心脚,立马就跌倒了。

  只见强子从大椅子上“哎呀”一声就跌落下来,不醒人事。

  众人把强子送回家去,就一直卧床不起,偶尔惊厥大喊:“师父救命。”

  这一切都被话皮子看见了,因为有求仙香,电磁波的频率很对,她不可能不知道。

  话皮子一看大吃一惊,心想这次好在不是我啊,如果我去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急忙跑去见老皮狐子急乎乎的喊道:“爹,爹,我的爹啊。”

  “你叫魂嘛,我又没死,喊啥。”老皮狐子从里屋出来说道。

  看H7正n版t\章)节上p‘酷#m匠网G/

  “爹啊,我的干孙子死了,我要不要去看看。”话皮子说。

  “你又咋的了,你哪里的干孙子,怎么死的。”老皮狐子歪头看着话皮子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