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八章 天上掉媳妇

  男孩赶紧摇头。

  “就是啊,也不知道谁传的我出马一次一辆小汽车,要真那样我家不成了汽车厂了,不要钱的,准备好香和纸等东西就行了。”强子笑着说。

  强子准备去给人家看事前,我们想说说这里面的事,强子看到过雪莹后背上有个蒙着蓝布的鬼,一直趴在雪莹的肩膀上,强子用手没有抓下来,那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这种鬼是有名字的就叫后背鬼,所谓背就是背起来,担当责任的意思,也就是说雪莹对这个鬼有一定的责任,其次背还有一层意思是背叛,反叛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个鬼和雪莹是有仇恨的。

  对于这么复杂的鬼来说,强子这种新手出马仙算是摊上事了。

  你打死鬼雪莹不愿意,你留着鬼雪莹还有仇恨,你说你咋弄呢,不说那么多,我们先说鬼是谁,他又是从哪里来,为什么不走。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秋天,那天还下着蒙蒙细雨,一个女人抱着个孩子在二木家大门屋檐下避雨,二木想出去跟人家凑起来打够级扑克玩,一开门正好看见这个女人。

  女人冻的瑟瑟发抖,又抱着个孩子,二木心生怜悯就把女人让进家里避雨,那时家里还有二木的娘。

  他娘见了赶紧说:“快进来先擦擦身上,孩子没事吧。”

  她娘又是拿杌扎又是倒水的忙活,那年月人们都很热情,特别是对有难处的人,都乐意无私的伸出援助之手。

  这个女人不算漂亮,中等少偏下一点,因为满脸的麻子,估计小的时候得过天花,人稍微胖一点,胸比较大,腚也不小,穿着一身带补丁的衣服,一双掉没了颜色的解放鞋,头上还扎了块绿三角围巾,浑身湿透了,孩子用一床崭新半褥子包着。

  看来娘很疼孩子,用这么好的褥子包着,二木娘递过毛巾接过孩子,端详着,孩子可真漂亮问:“男孩还是女孩啊。”

  “丫头,还不到100天呢。”女人擦着头发说。

  “怎么来这里了呢,下这么大的雨。”二木娘摇晃着孩子问道。

  “老家被大水淹了,出来要饭躲饥荒。”女人擦完了头甩甩头发说。

  “你男人和你的家人呢?”二木母亲又问。

  “哎呀,他爹下大山水被石头砸死了,我和爹娘出来要饭走散了,下着雨就一路来到了你家这里了。”女人目光游离的说。

  “真疼人啊,年轻轻的,哎,你那边不行带孝吗?”二木娘看着女人的胳膊上没有孝章。

  “都没吃的了,还带孝。”女人用毛巾一抽打腿回答道。

  “那你这要上哪去呢?”二木娘问道。

  “我,我没想好了,等雨停了我去找俺娘他们的。”女人支支吾吾的答道。

  “快坐下,快坐下,饿了没,我给你拿点吃的,煎饼是昨天刚摊好的,中午我给俺二木塌的菜煎饼,还有两个没吃了,我给你拿来。”说完把孩子送到女人手里,去里屋拿煎饼去了。

  二木本来想去打扑克,女人一来他一直站在门口听娘和女人说话,娘一走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倒是女人大方点说:“你坐吧,站门口里捎进雨来(斜着淋进雨的意思)淋着多难受啊。”

  二木不好意思的往前挪了一步,二木年龄也不小了30好几了也没个媳妇,啥都好,就是人太老实跟个木鳖子(形容不好说话)似的不会讨女人欢心,她娘也愁的没办法。

  她娘出来把煎饼给了女人,她抱过孩子,问道:“孩子,咱有多大了?”

  “29了。”女人低头大口的吞吃着煎饼。

  “够不,不够我再去给你烙两个的。”二木娘看着女人吃着煎饼的样子说。

  “够了,够了,”女人嘴里咬着煎饼哼着说。

  二木娘抱着孩子走到一边,对二木说:“你过来,我问你点事。”

  “啥事啊,娘。”二木问道。

  “你小点声。”二木娘使了个颜色说。

  “到底啥事啊。”二木往前一凑低声问道。

  “这个老婆咋样啊,你看上了不?”二木娘凑到二木耳朵边问。

  “我看上有啥用啊,我还看上刘晓庆来,人家也不跟我。”二木说。

  “她男人死了,带着个闺女,反正闺女早晚是嫁出去,等过上一年半载的再生个儿子,咱家不就行了嘛。”二木娘眉梢带喜的说。

  “人家不愿意啊,娘你真是的。”二木撇着嘴说。

  “你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干啥,我问你愿意不,有个孩子怕啥的啊,你还想找个大闺女啊,就咱这个年纪吧,再说了,咱年轻的时候都不好找,何况现在呢。”二木娘急着劝。

  “不是啊,娘啊,我是愿意啊,人家不愿意咋办。”二木说。

  “下着雨跑咱家个媳妇,这是老天爷送来的好事,孩子啊,今晚上咱就留下她,明天不就是你的媳妇了嘛。”二木娘解释道。

  当天晚上真把女人留下了,睡在里屋里,二木娘轰着二木去里屋睡,二木就是不去,逼急眼抬腿出门不回来了。

  老实人有罪啊,各位看官记住了没?

  第二天女人没走,说是二木娘的煎饼真好吃,二木娘高兴的忙前忙后,买韭菜割肉,非要给女人包水饺,说女人要走也得吃了滚蛋包子。

  吃完了包子又黑天了,那就等明天白天再走吧。

  一来二去就在二木家住下了。

  结婚、登记、落户口也不知道怎么办的,那个需要介绍信啊,女人也没回过家,也没有爹娘亲戚来看她,反正这一套就办完了。

  刚结婚日子还是很幸福的,一年以后,女人和婆婆打的不可开交,究竟什么事不是很清楚,多数都是鸡毛蒜皮的事,婆婆找茬的时候多。

  再后来听出点眉目来了,原来是不生孩子,好像婆婆要赶着女人走,女人还不走,说生孩子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听着挺有道理。

  √?最新章m节E上}酷匠网|》

  又过了一年婆婆死了,说是被气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