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再次深深稽首,礼罢退至大庭深处,翩翩起舞,但见皎皎月下,白衣胜雪,似梦似幻,舞到深处,丫鬟吱吱而鸣,声声凄然。

  明月当空,状元喃喃而立,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夕阳、远山,青山高处,那一团白影踏歌而舞,梦里状元满脑是绿影姣容,梦醒时,状元千百寻找的,可是那翩翩白影?

  从那晚后,再也没见过丫鬟,有人传说:在远山深处,夕照时分,总能看到有人在翩翩起舞,状元郎也差人寻过无数次,再没找到过。

  又有人说,那晚丫鬟哀呀而鸣,唱的是一首歌,那歌是这么唱的: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此处千年指时间长的意思,狐的寿命不可能过千年)

  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我是一只等待千年的狐千年等待千年孤独滚滚红尘里谁又种下了爱的蛊茫茫人海中谁又喝下了爱的毒

  我爱你时你正一贫如洗寒窗苦读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

  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天长地久都化做虚无白狐远遁他乡,来到山东境内,感觉世间沧桑还不如了却了此生,虽解下腰间的白绫挂在树上就想一死了之。

  这时皮狐娘从此经过,看见有人寻短见,隔得老远就弹出了一个追命小火球,“啪”的一声烧断了白绫,救下了白狐。

  等白狐醒来,皮狐娘问她原因,她如此这般的说了个遍,皮狐娘说我们狐仙修满修为就可以转世为人了,你和那位公子同时转世,不就可以再次重逢了吗。我可以收你为徒,等你修为满后找个好人家让你转世不就行了,何苦寻此短见呢。

  白狐磕头谢恩,说:“多谢师父指点,魂飞魄散总不是个归宿,仓促死去,来世投胎猪羊都不得而知,师父您给我指的这条光明大道,我永世不忘。”说完又磕三个响头。

  徒弟虽然是皮狐子娘收的,但是皮狐子娘是保平安的,别的还真不是太内行,很多时候要跟着老皮狐子学,时间一长皮狐子娘看着白狐就有点不舒服,皮狐子娘和老皮狐子这么多年情份是没得说,天可枯,石可烂,地可蹦,海可干他俩的情份是不会断。

  白狐是情缘未尽,无依无靠,忽然遇到老皮狐子这么耐心的教导,打心眼里感动,虽然没有非分之想,但是仰慕之情是难免的,老皮狐子教她掌管求仙的事物。

  NG酷T;匠C@网唯一j正版,-其$他都T-是3R盗版

  恩怨从抗日战争的时候开始,绿衣服的公主轮回转世,这一世她投胎在这边村庄的一户人家,排行老二,老大叫大妮子,老二叫二妮,老大精明能干,老二水灵多情。

  在她们村一次偶然的求仙机会,白狐知道了二妮原来就是射自己一箭,并夺走书生状元郎的绿衣公主,几百年忍受的孤独,几百年来咬牙切齿的恨,随着求仙香的袅袅升起越来越大。

  这事也怪老皮狐子,几百年来为什么不教授白狐修道的清心寡欲,难道师父长春子全真派的基本心法都忘了吗?还真不是,因为皮狐子娘收她做徒弟时就应允了修为一满转世为人,寻找她前世遇见的书生,所以没想着断她的情缘丝线,有求仙的总是让她去出马弟子哪里得修为,很少让她去出道弟子那里度人,所以造成了看到绿衣公主的转世之身有发自肺腑的仇恨。

  说的有点远了,咱还是先说近处,娟子的孩子,她是白狐第一次转世的凤琴,二次投胎到娟子肚子里还没生出来,为什么投胎到她这里呢,原来鬼界的白衣大姑死盯着白狐轮回转世的动向,白衣大姑之所以不投胎,就是恨的太深了,她非要把白狐的人间轮回给糟蹋的生不如死不行。要不就都来鬼界俩人面对面的掐。

  老皮狐子为了避开这段恩怨可谓煞费苦心,她让白狐的二次转世提前一天投胎,而且化为男孩这样鬼界的白衣大姑就根本找不到白狐去那里了,就可以安然的度过人间的这段历练,选来选去只有娟子这里还正好有空。都说神仙好,神仙好,神仙也不好当,当不好再次轮回要遭受报应的,除非像长春子修炼成了上仙,但是这基本不可能的,名额有限500年放一次名额,多少明君能臣,多少妃子含烟,多少圣贤学者,哪里还轮到一只地仙皮狐子呢?

  聪明反被聪明误,老皮狐子自认为万无一失,但是强子当时追大头小头二鬼时不小心把娟子给孩子提前封的平安符给掉了,眼疾手快的大头、小头捡到平安符就跑了,白衣大姑有了这个东西投胎的女孩里找不到,一掐算就知道这孩子的前世今生了。

  娟子怀孕六个月开始就不得安生,二狗子虽说不着调,但是毕竟娟子肚子里还有个孩子,不看大人看孩子,他就请人给看看,这时强子已经开了邪轮三眼了,他来到二狗子家口念咒语,打开三眼,他惊奇的发现,二狗子家的屋门框上有一个吊死鬼挂在那里一动不动。头被枪子打的稀烂看不出什么来,他想用桃木剑去砍,根本砍不到,一砍鬼一飘。

  强子没办法,想起师父,他燃起求仙香,可是师父不搭理他。

  面对这种吊死鬼北方很多家庭是在屋门的门框上悬挂一面镜子,用来辟邪。但是强子不知道。

  实在没办法了,他对娟子说,你出去躲躲吧,这种吊死鬼就挂你家门框上,是在你睡觉的时候飘到你的床头用脚或身上的衣服扫你的脸,晚上睡觉感觉脸痒痒,千万不要用手抓,如果你用手摸,那么他就会复活或者是附体害人。他们是带着冤屈来的,桃木剑根本赶不走吊死鬼。

  娟子啥也没听懂,就知道在家不行,孩子会有危险,所以除了白天吃放,她都不回家,骂樱子的小孩没有说谎,娟子的确有一次光着腚在大街上骂。

  那一天二狗子的欲望憋不住了,晚上买了很多好吃的,还特意给娟子买了个新褂子,给孩子出生用的小半褥子也从邻居那里抱回来了,娟子一看也不那么疯癫了,特别是看到软和和的小褥子。二狗子就强留下娟子住一晚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