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人女人一来二去,说的很投机,对教育孩子有说不完的话,晚上还要留下虎子娘吃饭,虎子娘告辞说,还要回去看看虎子回家了没。

  那些孩子骂樱子亲娘是小疯汉,还睡在柴草垛里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娟子肚子里怀了孩子,这个孩子的前生正是凤琴的二次转世。凤琴前世是皮狐子娘的狐仙徒弟,如果你听过《白狐》这首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凤琴正是这只白狐。有些看官并不知道这个故事是怎么回事,所以我找来让大家看一下。

  很多年前,一个昭阳四射的清晨,书生坐在树桩上苦读四书五经。书生一贫如洗三餐不饱,家里唯一值钱的就是那两担沉甸甸的书。

  书生每天都坐在这片林子里,随便寻个坐处,读到天黑,日子一天天的就这样在圣贤书中流逝。

  这日黄昏,书生正在读书,读到夕阳遍地时高呼:“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突地“吱吱”而鸣声随风而来,书生抬起头来,只见一团白影扑面而至,那是一只晶莹通白的小狐狸,雪白得一尘不染,两只眼珠溜溜而动,口里哀声连连。

  说也来怪,小狐狸奔到书生面前时,竟兀自停住脚步,气喘吁吁。

  书生一把抓住小狐狸,只见小狐狸雪白的后腿上,斜斜地插着一支箭,鲜血顺着箭头沽沽而下,染红了一片。小狐哀鸣几声,双目对着书生,写满了哀怜与乞求。

  书生叹一口气:“小狐狸啊小狐狸,是谁忍心伤你这么深……”

  语音未落,远处蹄声如雷阵阵踏来,小狐狸白溜的身子不停的颤抖,仿佛要从书生手里挣扎逃走,书生急忙捧紧小狐,一咬牙将箭拔出,撕下一片烂衣袍,将小狐狸的伤口包好,轻轻放入宽大的衣袖里,说也来怪,小狐狸竟忍住疼痛,一动不动的躺在书生的袖怀之中。

  书生刚刚端起书,只听得马蹄声轰轰而至,数十匹高大骏马踏青飞来,为头的是一个虬髯大汉,满身华贵地叫道:“兀那书生,可曾见过一只受伤的狐狸逃过?”

  书生抬起头来:“兄台说的可是一只满身雪白的狐狸?”

  虬髯客身旁闪出一团绿影,娇喝道:“正是,正是我射中的那只狐狸,那小畜生呢?”

  书生只闻香风扑面,迎面是一张如花笑脸,书生猛然间惊慌失措,意迷情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指着身后结结巴巴的说:“刚刚从这边跑过。”

  少女娇声说道:“多谢书生!我们追!”

  猛一挥手,数十骑悠然而来,又悠然而去,只留下银铃般的笑声荡在书生耳里。

  书生喃喃念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啪地一声,圣贤书掉到地上竟不察觉。

  小狐狸从袖口里伸出头,啊啊一声叫醒了书生,书生见它的眼里写满了凄美与感谢。

  书生收起心,轻抚狐狸,爱怜地说:“小狐狸,快躲起来,别让人家欺负你。”

  小狐狸顺着衣袖一溜而下,跛着腿,竟通人性,前腿合一朝书生作一个稽首,吱吱几声,雪白的身体扭着一团,竟跳起舞来,只见白影闪闪,小白狐体肢如一,夕阳西下翩翩起舞,书生看得呆了。

  远方突地也传来吱吱之声,小狐狸收住舞步,再朝书生稽首,恋恋不舍地朝同伴而去,三步一回首,依依而别,消失在远山中。书生拍拍衣袍上的尘土,捡起书来重新苦读。

  书生还是每天坐在树林里读书,只是每天傍晚都会沿着树林转一转,聆耳细听着什么,每每有马蹄声响起时,书生会惊喜坐起,只是他再也没遇到过绿衣女郎。

  书生不知道,每天清晨,露叶旁都有一只小白狐,瞪大着灵动的眼珠,一动不动地望着书生,书生高读时,狐狸仍一动不动,仿佛怕打扰了书生的修行。

  书生很奇怪,每天夕阳西下,每当书生对着远山念念不望绿衣女子时,远山上仿佛有一团白影,迎着夕阳翩翩起舞,书生寻过去时,却什么都找不到。

  一天又一天,书生就这样生活着,直到他死去,再也没见过穿绿衣的女子,她和他不属于一个世界。

  大家都说:书生读了一生什么也没得到,当真白读了。书生去时孤单一人,有人却说看到过一只白狐曾出没在书生的床前,又有人说每年书生祭日,坟头都会有人拜祭。

  很多年过去了,大约是100年吧。(有说一千年的,科考总共一千年,在此纠正)

  当年的树林铲平了,这里刚刚建起了一座官邸。

  今天到处张灯结彩,原来是新晋状元新婚大喜的日子,听说状元才高八斗,连皇上也下令将公主许配给他,举国大庆。

  状元郎今天起得特别早,因为管家告诉他,公主的花轿很快就到了,啪啪啪啪……,鞭声撩人,管家急匆匆地闯进来:“公子!公主花轿到了,公主到了。”

  状元郎激动得三步并作一步,冲出门外,揭开轿门:“公主……”但见一身绿装的公主坐在轿里,笑靥如花。状元一阵晕醺:公主好面熟啊,似乎在梦里见过无数次,可却总是记不起来。

  洞房花烛夜,状元与公主四目深情,门突地被撞开,状元定睛一看,是服侍自己多年的丫鬟,丫鬟从小开始照顾状元,喜欢穿一袭白衣,丫鬟走到状元身前一稽首,眼睛里满是泪珠:“公子,丫鬟自幼伺候您,今日要与您道别了。”

  状元猛然阵阵心痛:“为何故?”

  5看,"正版6章y`节:上…l酷匠'F网v%

  丫鬟撩起裤脚,雪白的腿上留着一道深疤,丫鬟指着公主说:“临走之前,想报当年一箭之仇,请公子赐恩。”状元大惊,双手护住公主:“你到底所为何事?”

  丫鬟泪珠夺眶而出,凄然着望着状元:“公子当年相救之恩,恨不能立时相报,修行多年方能变成人身,殷殷相许,今日公子金榜题名,前缘尽了,以一恩消一恨,望公子珍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边度花开说:

  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