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站一边听大人们说这事,也不插话心里想,我非给俺姐姐还回来不行。

  这一天下午,虎子和自己小伙伴玩“打包”游戏,(就是用纸叠成一个方形样子,一面光面叫反面,一面有折痕的叫正面,轮流回合制的打,跟现在孩子们打圆卡游戏差不多),手气非常差,一大摞都输没了,心里挖苦的难受,哼哧着鼻子,嘴上还说:“没事,没事,你给我留好了,明白我叠个更厉害的包,再赢回来。”

  就在这时,那些不干值日羞辱樱子的孩子走过来了,虎子的小伙伴给虎子指着说:“就是那几人,把你姐姐骂哭的。”

  虎子一听怒火碰的一下就起来了,走过去拦住问:“你们这些人谁骂我姐姐樱子来,说。”

  两个胆小的孩子赶紧狡辩说:“俺没骂,俺不知道谁骂的。”

  一个个头大点的孩子,一看虎子比自己矮,年龄也小,就推开那俩孩子自己站出来说:“你是谁啊,我骂地,咋着了吧,她娘不就是小疯汉嘛,我又没说错,我还要再说,她娘就是个小疯汉。”

  “你再说。”虎子指着那个大点孩子的鼻子说。

  “樱子她娘就是个小疯汉,咋着了吧。”那个孩子又重复了一边。

  虎子一下冲过去抱住大点孩子就打,俩人纠缠在一起,虎子虽然年龄小,但正在气头上,再加上生性悍猛,身子还灵巧,他把头顶在大孩子心口窝一下,抓住对方肩膀上的衣服,来回甩,大孩子一下就重心不稳了,虎子瞅准机会身子往前一靠,一个别腿,“啪”的一下就把大点的孩子摔了个仰八叉。

  大点的孩子脸上挂不住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对另外几个孩子使了个眼色,三个孩子一起上,虎子招架不住了,嘴里骂道:“三个打一个算啥本事。”

  但人家不管,继续打,虎子旁边的小伙伴吓的站在边上“哈哈”的哭,也不敢动,嘴上一个劲的小声说:“你们别打了,行不,别打了。”

  虎子被劈头盖脸的打晕乎了,一急眼也跟着哭了,但是一边哭,一边用嘴咬,用手撅,完全丧失了理智,大点孩子的衣服袖子也被虎子给拽下来了。

  几个孩子一看这架势,都不约而同的往后一撤,看着虎子咧着大嘴“豪豪”大哭,两眼冒火,手上的筋绷了老高,眼看又要对准谁要下嘴咬。大点的孩子说:“不和他打了,他急眼了,咱走吧。”

  几个孩子抱起书包,撒腿就跑,虎子哭着在后面追了十几米,停下了。

  虎子小伙伴拾起书包走了过去一边给虎子拍打身上的土,一边安慰道:“虎子啊,咱别哭了,打你那里了?”

  虎子用袖子擦了下鼻子,一下就不哭了,只是风吃风吃(响声词,哭的声音)的抽鼻涕,嘴里还说:“没事,不疼。”

  他两个又走了一会,小伙伴说:“虎子,你真厉害,你一个把他们三个都打跑了,你是咱班里最厉害的了,狗剩子还说他最厉害,你顶多在咱班里排第三,刚才那个大点的孩子往哪里一站狗剩子就吓哭了,我见来。”

  “你看他们给我撅破了没?要是撅破了回家俺娘就会再打俺。”虎子转着胳膊让小伙伴看。

  “没事,看不大出来。”小伙伴说。

  “咱在路边上等等再回去吧,别让俺娘看出俺打仗来。”虎子住下说。

  他们在路边石头上坐下,小伙伴拿出赢虎子的包说:“给你吧,俺家里还有不少呢。”

  “你赢的就是你的了,俺不要。”虎子推辞说。

  “我给你的,俺家好多了,还有那种用硬纸盒子叠的"大皮包"呢,等着我再给你拿来玩。”小伙伴说。

  “嗯。”虎子点头道。

  “你那么厉害,如果有人打我,你给我上欠(帮忙打架)不?”小伙伴说。

  虎子看了下手里的包,赶紧点点头都说:“行啊,谁要欺负你,我就打谁。”

  小伙伴又从路边小卖铺买了两只冰糕,一人一只吃着回家了。

  虎子背着书包刚进院子,虎子娘就拿着笤帚嘎达从屋里冲出来了,嘴里骂着:“你这个小王八羔子,又在外面打仗了,你还有脸回来。”

  虎子激灵,一扔书包围着院子就跑,虎子娘还追不上他,气的一个劲的骂。

  正好樱子回来了,一看妈要打虎子,赶紧上去拉,一不小心,这一笤帚嘎达正好打在了樱子身上,樱子从小没挨过打,这一下就咧嘴了,虽然没哭出声来,但股得(gudei)(蹲下的意思)哪里干哭没声。

  这一下疼的虎子娘不得了,一个劲的问:“打哪里了,孩子啊,打哪里了。”

  邻居们一听动静这么大,都跑过来拉架,一看樱子在哭,一个个都怒气冲冲的对着虎子妈说:“你有气别打孩子,孩子也怪谭迁(可怜)人的,你啥累的呢。”

  “哎呀,你们弄错了,还疼不闺女?我看看来。”虎子娘急的不得了。

  过了一会樱子缓过气来说:“没事啊,妈,我上屋里写作业的了,你别打虎子了。”

  樱子走进了屋里,虎子娘转过身对大家说:“我能舍得打俺闺女嘛,我是想打虎子那个王八蛋,一下子打错了。”

  “咋回事啊?”邻居问。

  “我从地里一回来,就看见大门口有个孩子拿着件衣服在那里转悠不走,我进屋里又出来,他还站那里,我就问他咋着了,他说,俺家的虎子给他撕烂了衣服了,袖子掉下来了,他娘让他找虎子赔,赔不了就别回家。”虎子娘气的说。

  “可不是,这不袖子真掉下来了,虎子呢?”邻居问。

  酷m匠q网永HY久f免费Y看D☆小=说G

  “你们一来,他早不知道跑哪去了,我也不会封这种买来的衬衣,你说这咋办呢。”虎子娘坐院子里说。

  “你先和人家孩子去他家一趟,别让人家孩子老站这里,有啥事咱再商量不行吗?”邻居劝说道。

  虎子娘拿着衣服和那个孩子去了他家,一进家门,人家就冲茶倒水,忙忙活活。虎子娘说:“真对不住了,给你撕烂衣服了,你说多少钱,俺给你赔。”

  “看你说的,我就是给人家做衣服的,封根袖子还不简单,俺这孩子俺清楚,不是个玩意,我主要是想治治他,看他以后还敢跟人家打仗不。我应该上你家去看看,还不知道你那孩子伤着了没。”人家孩子娘说。

  “那个吊玩意,狠砸一顿不多,我是被他气死了,成天给我惹事啊。”虎子娘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