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分终于来了,他终于等到一位老姑娘,也不算老比他还小一岁,模样没得说白生生的,也不胖看着非常的秀气,不过这女人本事可不小,自己开着小厂子,雇着十多个人,生意很多错,但就是不嫁人,最后在若干人的劝说下终于见了这个叫墨雅的知情,就此定下终身。

  到了这里好像没啥好说的了,问题可真没那么简单,订婚前人家女方那边来人把墨雅的三间房子给休整了一番,还拉起了砖院墙,盖了像样的大门,订婚很简单,墨雅这边没啥人,都是村支书帮着办。

  结婚可热闹了,来的是汽车队(那年月都是拖拉机),发送的嫁妆有电视机还是彩色的,村里第一台,自行车,电风扇,缝纫机,录音机几乎最时兴的都有,酒席置办的相当好大鱼大肉的。

  村里不怀好意的男人们都在议论晚上咱好好喝点,完了可以好好的闹下洞房,尝尝这女能人啥滋味,轮着来啊,谁也别抢,可是到了晚上一个个酒足饭包,醉醺醺的想闹点事的时候,新娘子找不到了。全村上下那个找啊,一般来说怕闹洞房的新媳妇都事先找好藏身的人家,闹洞房的找不到就不闹了。

  但是这次一个个都兴奋着,怎么能不闹了呢,一阵翻江倒海的找,都一个个发誓绝对没藏才行,但是还是没找到,有一个老婆说,新人让完了酒她就跟着一个穿黑衣服的女人出去了,但不知道去哪里了。

  第二天传来消息,人家当天就回家了,这算怎么回事?结婚不入洞房,千百年来头一次听说,要说女方不乐意,那她倒贴那么多钱干嘛,要说乐意怎么洞房花烛的时候跑了呢?

  村里和墨雅不错的人都说,这不行啊,咱得去找回来啊,媳妇老在娘家呆着算啥事。他们逼着墨雅去丈母娘那边叫回来。

  墨雅去了一趟,当天就回来了说:“她想在娘家多住几天,过几天就来。”

  一来二去,差不多一年就过去了,后来村里人说:“那女人不喜欢男人,她喜欢女人,那晚接她走她的就是和她相好的女人,之所以看上墨雅,是因为墨雅有点像女人,但是和她相好的穿黑衣服的女人生气了要自杀,所以当晚上就被接走了。”

  也有人传着说:“墨雅去接老婆,被人家轰出来了,第二次去接不知道谁出的馊主意,让墨雅喝上点酒壮壮胆,不行在娘家那边就直接干那事算了,结果被人家扒光了打了一顿,告到公安局都没用,公安局说只听说男人强奸女人的,没听说女人强奸男人的,墨雅也不敢让公安局看下面,反而自己被公安局关了好几天。”

  老婆们也议论:“还不和那个谁的离婚,没用,人家女方不同意,离不了啊,再说人家女方花了那么多钱,墨雅也赔不起。”

  这就是结了婚不生孩子的原因。

  “公安局都管不了,我们仙家管个屁啊。”话皮子说。

  “我们不管他们,人间的事自有人间管,问题是大头小头咋办?”老皮狐子说。

  “我管不了,把他俩变成大兔子我养着不就行了。”话皮子说道。

  “又开始犯症候了,哎,不说了。”老皮狐子摆摆手说。

  酷匠网唯一b+正Fl版x,其他&M都zl是w盗J版{e

  这里咱先按下不提,再说说娟子被抢走的孩子。

  被抢走的是个女孩,当时也没名字,她舅舅心里十分难过,回到家一点笑脸都没有,他的新婚妻子看自己的丈夫这样也心生怜悯之心,就说:“你放心,这孩子我看着,反正现在咱暂时还没孩子,我给这个孩子起个名吧,叫樱子咋样,虽说俗气点,但你看她那小嘴多像樱桃。”

  就这样樱子在姥姥家长大,娟子的兄弟媳妇从小就逗着樱子叫她妈,所以樱子就一直叫她妈,叫娟子弟弟舅舅,你说这辈分有多乱。

  樱子身体里毕竟有明朝阁老的基因,一天天长大,出挑的可不是一般的漂亮,又白又干净,说话行事落落大方,很有点大家闺秀,王爷家的格格的气质,所有人都特别喜欢她,特别是她干妈更是疼爱有加。

  娟子弟弟不到一年也生了,生的是个男孩叫虎子,跟他弟弟一个样,虎头虎脑,从小脾气就不好,吸奶时奶水一旦不够就用牙咬,气的娟子媳妇骂他真是个狼羔子性质,村里会看事的钢蛋媳妇看着这孩子说,这孩子身上带着仙,就是说有家仙护着他。

  娟子弟弟最疼爱他这宝贝儿子,宠的没个样,站在家里的方桌上撒尿,娟子媳妇不是很喜欢他,因为从小就不听她的话,上来“人来疯”连撕带咬的管不了,她最喜欢樱子,知道疼人关心自己。

  虎子除了怕他爹,谁都不怕,但是最听的不是他爹的话,是他表姐樱子的话,小孩可能挺有意思,谁长的俊谁就是好人,他心里觉得樱子就是最好的人,她的话必须听。

  转眼孩子上学了,一天樱子哭着回来了,咋哄都哄不好,也不说话,急的她干妈了不得,就找跟她一起的孩子打听,一打听才知道,在放学的时候因为几个男孩不干值日要跑,樱子是班长说:“你们要是不干值日给你报老师。”

  这下惹麻烦了,几个男孩跳桌子上骂:“你娘是个小疯汉,光着腚在大街上,黑天睡在柴货窝里,我和你去看看你亲娘,我们都用土喀拉扔她。”

  “你们说谁呢?”樱子气的把笤帚往桌子上使劲一摔哭道。

  “你娘就是小疯汉,你娘就是小疯汉。”几个男孩抱起书包也不干值日就跑了。

  樱子要好的同学都过来安慰她:“别耷拉那些臭狗屎,别哭了啊。”樱子从小也隐约听人家那么说过,但今天被人家那么骂,脆弱稚嫩的心灵实在受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