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为什么不能转世

  “爹,哼,你就不会顺着我说嘛,你不会说长春子有三妻四妾十几房姨太太生了一大窝子小道士继承他的全真派。”话皮子急红了脸说。

  “不可胡说,怎么这么无礼呢,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老皮狐子说。

  “我走了,不稀罕搭理你了。”话皮子扭头往外跑。

  “你去哪?"老皮狐站起来就要追。

  “我去给你的恩人送桃木剑去,邪轮三眼只能看见鬼,他用啥打鬼,用他那猪嘴去拱吗?”话皮子回头对她爹说。

  强子回到家坐在大椅子上,感觉跟梦一样,不仅仅见到了自己想念的仙女,还拜她为师,传授给自己邪轮三眼的出马弟子绝技,他以前只听说钢蛋媳妇有天眼,现在还看不见了,我这一下就是邪轮三眼。

  正美滋滋的想着呢,话皮子突然一脚就进来了,吓的强子赶紧就要拜,话皮子摆摆手说:“别啰嗦了,刚才走的时候忘了给你驱鬼的桃木剑了,你现在可以给人看事平灾了,如果遇到小鬼挡路,你就用桃木剑劈死他,当然这个劈死不不是真的死,只是把小鬼打回了鬼界而已,小鬼会很痛的,以后就不敢再来骚扰了,明白了吗?”

  强子双手接过桃木剑说:“这个怎么用啊。”

  “说你是猪,你师公还不承认,劈柴不会吗,就那样,要想准确就看下这本基本剑法."话皮子丢给他一本书.强子赶紧接接过来书,刚想看,就让话皮子给挡住了。话皮子生气的说:“书就那么好看吗?比我好看?”

  “不是,不是,我,我,师父您,您是。。”强子不知道用什么最好的词形容。

  “我,我,你,你的什么啊,一块好桃酥到你嘴里,全成突突成末落子(碎末的意思)了。”话皮子想听句赞美词,可强子就是说不出来,气的她说。

  请记住人、鬼、仙、神各界,只要有女人存在的地方,一定要夸女人漂亮,不用管她到底长什么模样,越夸她就会越美,越美就会越傻,傻了不就好办了,这个规律可是跟牛顿第一定律齐名的,叫做:万有美丽公理。

  强子她娘没教过强子这条公理,强子不知道,所以说违背自然规律的做法是会受到惩罚的。

  各位看官,如果你是男的,爹、娘也没好意思教你这条公理的话,看到这里你可要记住了,受益终生啊,牛顿定律咱可以不会,这个可不能不知道啊,教训啊,教训。各位看官如果你是女生,也别生气,别人夸你美肯定是有企图,如果都没啥企图了,那可真有点失败了不是。

  话皮子这么漂亮,都这么久了,连一句赞美的话都没有,你说她能高兴吗,随便赶个集周围都那么多夸的了,何况话皮子都启发他半天了,还没反应,听惯了好话的人是忍受不了寂寞的。强子,你有罪就先自己受着点吧。

  强子这里第一忙着做生意,第二闲暇时间帮人看事平灾,咱先不说。

  话皮子回到西山一肚子气,本来以为天下男人那个不捧着自己,自己只要对他们少有意思,就会神魂颠倒,可是强子太不好玩了,真把自己当师父了,见面就磕头,难道你不会说,我想死你了,多俊啊,全天下你是最美的了,我喜欢你,我爱你,我跪下不是拜师是求婚。可是你真是拜师不是求婚。

  “爹,爹啊,爹!!”话皮子喊道。

  “你又怎么了?”老皮狐子跑出来问。

  “我想养兔子,你的恩人大笨猪不好玩。”话皮子噘着嘴说。

  “养兔子?养什么兔子?”老皮狐子疑惑的问。

  “养个大白兔子,干干净净、毛毛绒绒、怪怪巧巧的,抱到怀里斗它玩多好,嫦娥不就抱着个吗。”话皮子神经兮兮的说。

  “嫦娥抱兔子?孩子我咋听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呢?”老皮狐子伸手要摸话皮子额头。

  “我们仙家不发烧,你摸我干嘛。”话皮子一推爹的手说。

  “这孩子,你怎么了啊。”老皮狐子不解的问。

  “我不想教你的恩人大笨猪了,给他桃木剑,开了邪轮眼自己慢慢玩去吧,以后有事别找我。”话皮子走进屋说。

  “不行啊,孩子,那两个小鬼大头和小头的事还没解决呢。”老皮狐子说。

  “那有什么难的,弄成双胞胎,小头跟着大头一起投胎不就得了。”话皮子自信的说。

  “可是大头要投胎的那家不生怎么办啊?”老皮狐子着急的说。

  “怎么会不生呢?”话皮子好奇的问道。

  老皮狐子慢慢的给她讲起了原由。

  原来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时候村子里来了很多知情,大队专门在大队(村委)旁边盖的知识青年旅馆,就是宿舍,还给他们配备的最新的农具,享受农村最高级的待遇,可是这些人不会干农活,干的不多抱怨可不少,村里人不太喜欢他们。

  都是人,怎么来农村就跟到了劳改队似的,那么农民岂不是被判无期徒刑了,所以村里的人很少跟他们来往,他们只喜欢跟大队书记来往,因为能不能回城是:"大队书记铡草,一撅腚的事(已决定的事)。

  但也有很多例外的,有些人还真的就在农村扎根了,其中有一位叫墨雅的青年就一直没有想走,他是大资本家出身,听名字就知道了,祖上开着面粉厂,印染厂实力可不一般,50年代公私合营都成了大国营企业了。

  _9最W新+章。y节j上酷V匠网“A

  谁都不明白他为什么留下来,家里人也没有来看过他的,不管怎么说他留下来了,后来知情都回城了,少数因为结婚也有留在农村的,而他就自己一个人,改革开放后,知情的旅馆改成了织布厂,他又没地方住,村里给他找了三间的粮食仓库让他住着。

  就这么一直拖着若干年,也该找对象了,但是一直没合适的,女方闲他穷,他闲人家不讲卫生,可别说,他虽然只是住着三间的粮仓,房子不怎么样,但人家收拾的家里可真叫干净啊,全村没有第二家可比,每天必然扫院洗洒水,早上开窗户通风,别人家里一下雨都是泥,人家家里从来没有泥。屋子里更不用说,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一般人去他家看着那么干净还真不敢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