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娘,我去烧火,你擀面条,烧火那么脏不能让你干,你说是不?”话皮子说,新媳妇笨,但人家话皮子可一点都不傻。

  她婆婆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住了。话皮子赶紧去烧火,顺便把求仙香也烧了省下以后找麻烦。

  过了一阵子,婆婆琢磨着不行啊,我又不会擀面条,弄的不行再让人家新媳妇笑话咋办。赶紧说:“孩子啊,烧火那么脏,咋能让你干,你才刚过门,再说咱家那风鲜(烧火用的风箱)也不大好使,还是我的吧,你去擀面条。”

  婆婆说了,话皮子是媳妇也不好不听,她就硬着头皮擀面条。婆婆就在外面烧火。

  、^酷匠9_网3唯一*H正}6版*,:其F他都X是盗NW版~

  一会儿话皮子在屋里问:“娘啊,面和稀了。”

  “加面。”婆婆一边烧火一边说。

  “娘啊,面又揉不动了。”话皮子又在里面喊。

  “孩子,硬了咱就-----加水。”婆婆咔嚓在腿上掰断一根柴火干脆的答道。

  “娘啊,盆子里盛不了了。”话皮子在里面又吆喝。

  “盛不了倒到板子上。”婆婆又回答道。

  一会功夫婆婆把水烧开了,进屋去拿面条,一看面板子上根本没有面条,都是一块一块的面嘎达。婆婆问媳妇:“孩子啊,咱这是做的啥?”

  “娘,刚才你让我加水,又是加面的,结果弄得咱多了,面板子盛不开,我就揪吧揪吧做成了琪子和股扎(两种面嘎嘎食物)了,你看看行不?”话皮子看着板子怯怯的回答道。

  婆婆一听很高兴,心想没让我接着擀面条就行啊,说道:“这个比面条还好了,吃着顶时候。”

  到了年三十,男人也赶集卖完了货回家了。

  话皮子和婆婆男人在家过年,做啥吃呢。肯定得包包水饺啊,婆婆也不说包,男人也不说吃,话皮子也不会干,白天就吃了一天窝头。但大年初一还要请天老爷,那个可不能用窝头了吧。她婆婆怕媳妇子吃一天窝头不高兴就说:“咱都买好了,白天这不还没忙完年,等到晚上没事了咱包水饺,还是那种一个大肉丸子的。”

  “行啊,娘,咱先忙年,晚上我包。”话皮子听婆婆安排的这么细致,以为早准备好了,就大着胆子说了句客气话。

  “行,你这就歇歇,这点活我忙活完就行啊,等会你就光包点水饺咱一家人吃就行啊。”婆婆接过话说。

  到了晚上愁的话皮子实在没办法,就在院子里转。咋包水饺啊。

  邻居家是比较讲究的那种人家,大白天人家就包好了水饺了,到年初一早晨就不用包了。那年月还没有冰箱,所以就把生水饺冻在了院子里,怕老鼠偷着吃,所以放的高点,就放到了墙头上了。

  话皮子转了几圈一看墙头上有水饺,二话不说就拿下来了,又怕人家找,就把家里割的肉放在了邻居盛水饺的传盘里(盛生水饺的而一种容器)。

  话皮子把水饺往屋里一端,可把婆婆高兴死了,连忙烧水下水饺。

  一家人守岁,吃水饺,供养天老爷。邻居到了时间也找水饺,一看变成了一块大肉,只听那边说,天爷爷喜欢上吃了咱家的水饺,吃完了给咱留下了块大肉,真是咱八辈子的福气。

  忙活了一晚上,快天亮了,话皮子有点困,就坐在板凳上靠在床延上打瞌睡。这时她男人一步步挪了过来,婆婆在离间准备明天早晨拜年招待客人的瓜子、爆米花、糖。话皮子没注意,突然男人一下把话皮子抱到床上就开始要乱摸,话皮子一惊,接着就大喊:“救命。”

  狐仙附体是没有抵抗能力的,所以话皮子一点办法也没有,话皮子使劲用手推男人,男人猛的往话皮子脖子这里一靠,只听“唔”一声,那有男人,分明是一只青面獠牙的大鬼就要把自己吃了。就在这千军一发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婆婆从离间帘子里面扔出了一个小波罗(盛东西的编制容器)正好砸在男人身上。男人扑通就趴下了,原来鬼跟仙一样附体时怕别人打,一打就附不住了。话皮子乘机脱险,也解除附体找到真身,一缕青烟回到了西山。

  原来男人在卖完东西回来的路上,想撒尿就去了坟地里面的草丛里撒尿,旁边是一座新坟,他也没注意,在尿完尿时身子一抖,结果被新坟里的鬼附体了。

  话皮子仓促回到西山,吓了老皮狐子和皮胡子娘一跳。问道:“你咋这个时候回来了呢,不好玩吗?”

  “可算吓煞我了,一个青面獠牙的大鬼差点把我吃了,好在老婆婆那一簸箩救了我。”话皮子捋着胸说。

  “大鬼?大鬼怎么跑去的?”皮狐娘问道。

  “哎呀,他附体男人身上,我没注意。”话皮子坐下说。

  “看来白衣大姑是不打算完事了啊。”老皮狐子说。

  “那咋办啊,我出去两次,两次都差点送命,我以后还敢出去吗?爹你想想办法啊。”话皮子着急的说。

  “欺负人也没个数了,不给点颜色不知道我皮狐娘是干啥的。”皮狐娘一拍桌子站起来说。

  “你别忙,做事要有个度,我们一下过狠了,泰安奶奶那边和阎王那边不好说话,让我想想办法。”老皮狐子摆摆手低头沉思道。

  “你快想啊,爹,你快想啊。”话皮子摇晃着爹说。

  “有了,孩子啊,你可以收个出马弟子,让弟子对付她不就完了,这样有问题弟子担着就没你的事了。我们仙家收出马弟子很正常啊,弟子因为钱财做出格的事多的是。”老皮狐子说。

  “你说收谁好呢?”皮狐娘说。

  “强子那个傻瓜就很好,要不是他乱求财,我也不至于差点魂魄游离。他不是财迷嘛,给他点法术让他发财去,最后得不得善终不管我得事。”话皮子摇晃的头说。

  “他可对我有恩。”老皮狐子说。

  “他还对我有情呢,每次看他那色眯眯的眼神,就不是个好东西。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报恩给他钱财、法术,他拿着这些东西寻死路与我们何干?”话皮子狡辩道。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老皮狐子教训道。

  “嘿嘿,我就这样,我就看他不顺眼,明天我就去收徒弟的。”话皮子调皮的说。

  刚过了正月初八,话皮子就出去找强子了,要收他为出马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