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俩把瓶子放进水里去,过一会拿上来啥也没有,也许是头一次来沉不住气,也许是孩子多在水里乱扑棱,鱼都被惊跑了。他俩就走到水跟前去看看,到底是咋回事,人家说放下瓶子就有鱼,怎么没有呢。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这时突然大头说:“你看呀,小头,水里有条好大的红鲤鱼,在水边上睡觉呢。”

  “那有啊,哥啊。”小头看着水里寻找着说。

  “你这个笨蛋,这不是吗?”大头拿起竹竿,把绳子撸下来,用竹竿划拉着水说。

  #g最:0新b章Kl节T上√。酷dm匠网》

  “我还是没看见啊,哥啊。”小头说。

  “快点,快点,大鱼要跑。”大头拿着竹竿顺着河岸开始一步步的追。小头也跟了过去。

  那边的孩子们喊他俩:“哎。。你俩上哪去啊?”

  “捞大红鲤鱼呢。”小头回头喊道,然后跟着大头追了下去。

  突然扑通一声大头一脚踩空了,掉入了水中,这边的水很深一下就满过了头顶。大头在水里扑腾喊不出话来,小头一看赶紧用手去拉,这下不好扑通一声小头也掉水里了,短短几十秒人就沉入了水中找不到了。

  那边的孩子听见动静赶紧跑过来,一看见了扑通的浪花和水中人的阴影,水性好的孩子一下就跳入了水中去捞,但是什么都没找到,岸边不会游泳的孩子赶紧往回跑找大人来救。一切都晚了,人们什么都没捞到。

  到了第三天上在水库放水口那里他两个脸朝下浮了上来。

  孩子娘、奶奶、爷爷哭的死去活来。娘就一句话:“我是鬼迷心窍的给俺孩子买罐头吃干啥来,都怨我,都怨我啊。”奶奶瘫坐在地上拍打着地说:“咋死的不是我呢,俺那么好的孙子,我活着有啥用啊,咋不替他们俩死了呢。”他爹一滴眼泪都没有,眼睛直勾勾的,头发冷竖着。

  邻居们把俩孩子用两张席卷吧卷吧,埋在了后山的果园地了,没留坟头。不成年夭折的孩子是不能发丧,不能留坟头的,那样孩子将来更容易投胎转世。如果发丧,留坟头,他们的冤气不散就无法投胎转世。

  村里人都说,水库从来没有红鲤鱼,肯定是冤鬼扮的,把他俩勾去了。

  话皮子问:“爹啊,是谁这么混蛋把他俩勾去的?”

  “白衣大姑。”老皮狐子说。

  “这个白衣大姑怎么这么操蛋,她咋不投胎转世呢?老在鬼界呆着干嘛。”话皮子气呼呼的问。

  “咱以后说这个事,问题是现在这俩孩子需要投胎转世了,但是没名额啊。”老皮狐子说。

  这是怎么回事呢?话皮子听着爹详细的给他讲来。

  原来两个孩子被冤鬼勾走以后,家里人痛苦难当,人已经死了再哭也活不了了,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着。所以人们劝他们早要个孩子这样就忘记的快些,说来奇怪了,几乎40岁的人说怀上就怀上了,一年以后又生了个大胖小子。家里所有人都如获至宝更加疼爱,因为有了新的孩子,家里的怨气越来越小,如果不提这事人们渐渐的遗忘了。

  鬼界的冤鬼就是这样,人间的怨气散了他们才能投胎转生,如果怨恨一直在,他们将一直背负这种怨气无法转生。所以很多冤鬼想尽一切办法化解,其中之一就是再制造一起冤魂,比他的冤屈还大,这样人们就会都去想新的冤魂事件,老的就渐渐的遗忘了。实在不行也能依靠时间的消磨,过上20年当事人都不在了冤屈自然没有人记得,这些鬼魂才能再次投胎。一般来说冤鬼没有年龄太大的30年就是极限,过了30年一般不出意外都能投胎。也有个别的到了时间也不走的,比如:白衣大姑。

  这俩孩子已经没有了冤屈,可以投胎了,但是鬼界现在只有一个名额投胎,给了大头,小头本来等着凤琴的名额,又被话皮子给搅局了。所以小头没有投胎,那么大头怎么不先行投胎呢?

  80年代开始了少养孩子多种树,鬼魂要投胎,仙家要转世,人要轮回,出生的孩子又那么少,所以还是名额不够。好不容易大头等了个名额,人家结婚了,但就是不要孩子,所以就这么一直挂着。

  “为什么不要孩子啊,有个孩子多好啊,我都想赶紧生一个玩。”话皮子拉着她爹衣服说。

  “你呀,人间有多少的事是你不知道啊。”老皮狐子说。

  突然有人求仙。老皮狐子说:“你去看看吧,小心点就是。”

  话皮子赶紧穿好衣服一阵青烟就去了,这次她小心谨慎的藏好了真身,想附体观看没气个半死。原来是一个新结婚的笨媳妇引火做饭误把一大把的求仙香扔锅阔郎子(做饭用的泥巴灶,舌尖上的中国第二部有一集讲山东大煎饼时出现过这东西)里烧了。笨媳妇的新娘妆还穿着,看上去还不错,不知道怎么弄的有点别扭好像不合体似的。话皮子没心思搭理它,一转身就回去了。

  话皮子回去就开始烦气,白跑一趟不说。看见人家新媳妇给自己男人做饭多幸福,自己都没有这种资格,越想越烦气,嘟嘟囔的说:“爹啊,你看看咱家里这么破,都多少年前的样子了,你看人家新媳妇家新屋、白墙、软和和的铺盖多好啊。”

  “这个好办啊,闺女,现在咱就弄好的,你想住啥样的呢?”老皮狐子说。

  “我想住?我啥也不想住,这不马上过年了嘛,我想上人家新媳妇家过年的,看看人家新媳妇咋过年,行不,爹啊?”话皮子忽然灵机一动道。

  “行,行行。我也管不了你了,你想咋着就咋着吧。”老皮狐子扬扬头说。

  这个笨媳妇并不傻,就是有点拙,拙到什么程度呢?针线活肯定不会了,就是一般的包水饺,赶面条她也不会。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她婆婆和她一样也是啥也不会,别人家吃饭吃的是煎饼,他们家都是吃窝头,煎饼不会摊。

  话皮子这次就附体笨媳妇过年。

  附体头一顿饭就犯愁了,一般都是新媳妇去做,婆婆打下手这样看起来既孝顺又祥和。话皮子想做点啥吃呢,就问问婆婆:“娘啊,咱吃啥好啊?”

  婆婆心想咱可别捣鼓麻烦的,就吃简单的吧,就是说:“咱擀面条吃吧,连吃带哈(喝)又暖和又舒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