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真是死了孩子埋怨灶王爷,不搭边的事。”皮胡子娘说。

  “怎么是我的问题呢,我可没允许别人诅咒她成这样啊。”话皮子说。

  “怎么不是你,娟子和青子本来没有姻缘,你非要答应青子提亲成功不行。结果呢?最终还是青子悔婚娶了他的有钱有权的同学,娟子受不了这个刺激慢慢的人开始失常,后来嫁给了外村的二狗子,二狗子也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只知道兽欲那懂得体贴。好端端的一个闺女就这样一步步的疯了。”皮狐子娘说。

  “就算我的不对,那么她许愿的孩子是怎么回事?”话皮子问道。

  “说来话长了,二狗子如果能疼娟子再加上给她的医治,她可能过一阵子慢慢就恢复过来了。但是二狗子跟没见过女人似的非要。。。哎,也怪二狗子村里的人,都笑话他这不行那不行,甚至还传出个侃子(歇后语,桥段),“二狗子娶媳妇,有心无肝”(有洞不能干的意思)比喻有做事的热情但做事不着调的人。最后二狗子下了狠手,就成了这副摸样。”皮胡子娘说。

  “你还是没说孩子的事啊。”话皮子说话都有点哆嗦。

  “这不就有了孩子了嘛,孩子一出生,刚喂完了头边奶,她娘家就把孩子硬大硬的(强硬)的抱走了,来抱孩子的是她娘和她弟弟。”皮狐子娘说。

  “为什么抱走呢?”话皮子问。

  “二狗子不着调,娟子疯了,你说孩子怎么养?娘家那么做也是为了娟子和孩子。娟子娘抱走的孩子,她弟弟拦着娟子,她弟弟哭的都没人样了,那么大的汉子有泪不轻弹。娟子连咬带撅也没能抢回孩子,从此后她再也不看她弟弟一眼了。”皮狐娘叹了口气说。

  话皮子一边听一边不住的抽泣的哭。

  “娟子肚子里又有了孩子,她以前上过求仙香我没去,去了能怎么办?给她留下还是让娘家抱走都不行啊。”皮狐子娘说。

  “哎呀,哎呀,坏了坏了。”话皮子说。

  “怎么了?你吓人一跳。”皮胡子娘问。

  “我已经答应了让娟子自己留下孩子了,咱仙家说话是不能悔的。”话皮子说。

  “那真没办法,就算你爹也没办法了,哎,你就不能动下脑子,又办错一件事。”皮狐子娘说。

  “给我想想办法嘛,娘,好娘了,行不?”话皮子甩拉着她娘的手说。

  “那怎么办,凭天由命吧。反正仙界和鬼界井水不犯河水,你不会又要犯傻吧。上次凤琴的事鬼界一直没动静,我心里还一直犯嘀咕,你不会又想多弄出一件事吧。”皮狐娘说。

  自从话皮子去过娟子那里以后,娟子脾气大变。以前总是战战兢兢,总是缩在角落,二狗子给她饭她才敢吃,不给她她都不敢过去吃,只有等着二狗子吃完了自己才过去。

  如果二狗子不高兴没有饭,那么娟子真是只有饿着的份了,刚嫁来时看着还很丰腴,现在黑干草瘦完全没有原来秀美了,就是一个傻傻的乞丐,甚至不如乞丐。如今脾气大涨,没事就站在村里的十字路口骂,手指着南方,跳着脚,眼睛几乎要瞪出来,骂的词是一串一串的有故事情节,激情的时候口水顺着嘴角往下流,她用手背摸一下继续在那里干嚎。

  她的大体意思就是要保住孩子,现在有神仙帮助我了,我不怕你们了。

  村里人看见她这样,年长懂些阅历的说:“二狗子媳妇身上带了仙,否则她不会有这么大的底气。”

  但也有人说:“她身上绝对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了,有邪毛鬼祟的东西缠着着她。”

  二狗子很烦气,现在还不如以前,没事就跟自己对着骂,以前只有自己骂她。不过二狗子人品也还算凑合从不打她,就是想干事的时候粗野点,其它时候还算过的去。

  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找强子聊天解闷,强子以前说过他多次,就是疯老婆你自己不疼让谁去疼,那是你的东西啊,自己拿着不当东西祸害了,那就是败家子了,日子只能越过越后怂。那一天要是被拐子拐了,我看你还上那里再找这么俊的媳妇去。二狗子不言语。

  过了一会二狗子说:“他们说俺媳妇带了仙,你不去看看去。”

  “是吗?看看就看看吧,最近做了点大生意总是不顺,如果真是带了仙,我可要好好求求了,可不许收我钱啊,邻村的钢蛋媳妇给我看了半天啥用没有还害得的我白送了若干人事。”强子开玩笑的说。

  “咱就去吧,看我那疯老婆能请来仙不?”二狗子说。

  他们二人来到了二狗子家,二狗子摆好了求仙的香案后对娟子说:“哎,我说啊,你不是喜欢一个人偷偷的烧香求仙嘛,今天我给你摆上了,你不用偷偷的了,过来求吧。”

  娟子看了他一眼,也没骂,好像正常了许多。她从床头铺盖地下翻找出个东西,双手合掌夹在手里,跪在香前默不作声。

  强子对二狗子说:“她怎么跟钢蛋媳妇不一个求法呢?”

  “管她呢,你把要求的事写了,咱也烧了看仙家能不能看见,不行就是没有仙啊,她自己瞎捣鼓。二狗子摸着下巴说。

  半柱香没过,娟子来仙了。头身子一阵阵的哆嗦,口中念道:“强子问财仙家到,善缘回报时时了,不是财运没到家,敢问你大门可开好。”

  “来仙了。”二狗子扑通一声跪下磕头说道。

  强子也非常诧异,娟子怎么会念这种仙家的词呢,也连忙跪下。

  最新*章节上6#酷=匠=网'

  过了很久都没动静就这么一直跪着,香都快烧完了,突然娟子一阵惊恐,双手一撒,手里拿的东西掉了出来。强子过去捡起来一看就是个布球,上面用针封了个“平安”很粗糙。这时娟子惊恐的哆哆嗦嗦的叫:“救我,快救我,快去后院的柴房。”

  强子让二狗子看着他老婆,自己跑去后院。只见从后院出来两个半大孩子,手里抱着个大纸箱子,不知道装的什么,见面也不答话,冲出去就走。强子赶紧到了后院柴房一看柴草被翻找的乱七八糟,并没有什么。他赶紧折回屋里,只见娟子还在那里哆嗦,见他进来听她说:“赶紧去追,去追,你还看什么看。”

  强子听这个声音怎么那么耳熟,一时还想不起来。也不管那么多了,赶紧出二狗子家就追了出去,一直追到了村子外面,总算追上了,毕竟强子身高马大速度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