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射雕》中的郭靖和黄蓉的爱情让她想起了他梦中的话皮子,她觉得话皮子比黄蓉还要漂亮,而自己却没有那么好的师傅,就是江南七怪那样差劲的都没有。每次看到郭靖和黄蓉有误会,他都彻夜难眠,恨不得钻电视里帮忙说说,每次要等一周才会有两集。

  他卖菜赚了点钱,没忘了跟他一起套兔子、打够级的“战友”。愿意跟着一起干的他都带着,不愿意受那罪的就算了,如果谁结婚需要帮衬下,他毫不犹豫。

  所以附近村里的人都很喜欢他,他家的人总是不断,很多时候他根本不在家,人们也在他大门口坐着说话聊天,俨然成了村里的一个小中心了。

  强子有个铁杆的跟班,名字叫二狗子,大名是有的,还很文雅,是请人帮忙起的。除了户口上用这个名字外,其它情况都叫他二狗子,老少都那么叫,也没有跟他轮辈分的。因为他不是本村的坐地户,也不一个姓。

  据说(可能就是真的)他祖上是大官,在明朝时入过内阁,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五大常委之一了,要知道在明朝吏部尚书都不是内阁成员。如果你看过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的话,那个出使韩国吃饭口味极其刁蛮的使臣就是他老祖宗。

  而且出使完韩国从海上回国在路上还遇到了狐仙,这个桥段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有记载。可是到了他这辈子就没落了,家里的老宅子,土地早就没了。后来落魄的几乎成了要饭的,父母早就没了,没人管的孩子来到了这个村落下了户口。后来他老家房子要被拆,房子主人没办法来找二狗子讨要当年皇上的圣旨,据说上面御赐不能拆。

  这事后来还闹的很大,省里都下来查了,虽说是前朝的圣旨管不了当今的事,好在也是皇帝圣旨下的文物,一般人还真不敢动。

  二狗子只继承了祖辈的风流倜傥,没有继承他们的聪明才智。论容貌论穿着还真没的说,雪白干净的衬衫,比直的西裤,手腕上还带着一块上海梅花表。三七开的大分头上打着锃亮的发蜡,提着一个半大的黑皮包。在大街上一走还是很招人的,不明白的以为是大干部提着包下乡考察民情,知道的他提的包还不如村里收电费的呢,差好几个层次呢。

  二狗子喜欢看媳妇,有几个钱全都那么哆嗦了。最终也没个女人跟他,落的个孤家寡人,每每说起总是自己相了多少多少个大闺女,怎么怎么的俊,说的吐沫星子乱飞。最后人家总问一句,你那媳妇在哪?他立刻就不言语了,百试百爽。

  5酷:匠q网,N首R8发X

  也不知道是老天开眼,还是他那入过阁的祖宗想保佑他这一脉香火不能断。他还真娶了个媳妇,这个媳妇大家都认识,就是青子村的娟子。

  娟子自从跟青子散了以后,精神每况愈下,一个人经常就突然就开始发飙。家里人没办法,找算卦的算了一下,算卦的说赶紧找个主嫁了,用喜事冲冲就好了。他们托人给娟子说媒,说一般主还不豫心(顺心,放心),太好的人家一打听闺女有点不大正常就算了。

  一来二去就找到了二狗子,二狗子猛地一看的确不错,文邹邹的也会说几句人物话。娟子家里人心里着急也就没再细追究打听,都这么打算的,二狗子家里穷点不要紧,只要对孩子好就行。娟子这么一嫁才真叫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二狗子不这么认为,他说,娟子是鲜花,那么牛都不拉屎了。

  二狗子结婚那天下着小雨,帮忙的人你来我往,泥里水里的。二狗子家没钱,有些钱是强子借给他的,所以办的规模不是很大,娟子那头也没太在意,毕竟是为了女儿,面子仪式上的事就算了。娟子那天打扮的真漂亮,穿着红红的旗袍(那年月还没有租婚纱的),肉丝的高筒袜子,红色的高跟皮鞋,盘着高耸的发髻,带着耳环,上着彩妆,配合着忧郁寡欢的表情还真有点江南美女的味道。村里人都夸,这个媳妇可真俊,在俺们村算是数的上的。高兴的二狗子一会这里一会那里,不知道做什么好。

  晚上娘家那头有交代,孩子身体不好,就别闹了。村里很多男人气哼哼的说,便宜二狗这小子了,别人结婚他闹洞房最起劲,摸人家这家媳妇的胸,扭人家那家媳妇的大腿。有一次借着酒劲把人家的新媳妇按到床上摸了老半天,最后让新郎一脚踹下去了,才晃悠着脑袋惺惺的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嘟囔“小气啥了,新婚三天无大小,闹个洞房还有急眼的,将来生不出带把子的种来。”

  娟子一直在家养着,没再下地干过农活,所以养的白白净净,略有点丰腴,胸和臀看着大点。人家二狗子赚了便宜卖乖的说:“俺就不怕闹媳妇,俺就不怕你们摸,看俺这媳妇腚那么大,将来一定生儿子。”

  村里男人气呼呼的说:“事就坏在你这不值钱的嘴上,上下太没个底限了。”

  要是依着众人,今晚上非把他媳妇扒了亮亮才行,要不然难解心头的怒气。亏着强子挡着,他说:“人家娘家那头有交代,咱也答应了,咱不能说话不算话。不是我护着二狗子,都是弟兄们咱都明白。谁要气不过,改天咱再砸他一顿,她媳妇就算了,人家和咱没啥过节。差不多就都回去吧。”

  晚上也没有闹洞房,本来应该很素静,结果晚上二狗子家“嗷,嗷”的叫。村里老婆都出来站在大街上议论:“你他娘的二狗子能轻着点不?你想弄死人家。你攒了二十几年的劲也不能今晚上全使出来,留着点干活不行吗,一点也不知爱惜自己媳妇,就是你家里的母猪你也该疼着点啊,何况是你媳妇。”

  说归说,谁也不敢去人家里去,毕竟是人家的私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