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强子

  再往里看,人家把包包挂在了旁边的墙上,然后要出来。他赶紧躲开,人家出来了,因为他正好站在门口,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开开门进去了,否则站门口干啥,多尴尬。进去一看她的包包还在墙上挂着,心想一会她准回来,我就在这里等着她。

  这个小房间不大,没有别人,等她再回来我还给她包包,再说几句话英雄话,呵呵。说不定人家留下包包就是那个意思呢。

  他越想越高兴,在里面就这么一直等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见外面有很多女人在叽叽喳喳的吵,他想不会把她的姐妹都叫来了吧,我可应付不了啊。

  这么想着,他偷偷拉开门,想看看外面她的姐妹们到底几个漂亮不漂亮。刚拉开一点缝隙,就听门外一个女人高喊:“哎,你们看啊,门开了,等了这么久她总算完事了,这次先轮到我上。”

  还有女人主动的?他脑子里这么想着,一下就把门打开了。突然他听见一群女人的尖叫声,伴随着骂人:“一个变态男流氓躲在里面,他想干什么?都来,都来,打死他。”

  打谁呢?他还在想,忽然一群女人涌上来,把他按到在地就是一阵猛打,有人还从房间的墙上拿下条树枝使劲抽打他,他一阵阵的嚎叫,最后被人群扭送到保卫处了。

  话皮子蹦蹦跳跳的下山去找他爹去了,见到他爹说:“爹我遇到个变态。”

  “什么变态啊?”老皮狐子问。

  “一个看着文邹邹斯斯文文的男人和我一起爬山,本来很高兴,总算有个人陪着我一起爬,不用那么孤单了。”话皮子说。

  “那不挺好嘛,怎么变态了呢?”老皮狐子问。

  %o看正,8版_章节上;X酷4H匠.网Mi

  “哎呀,你看他那眼神,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没安好心,还用树枝一个劲的只扫我的腚。”话皮子说。

  “啊,你怎么办的?”老皮狐子说。

  “我?呵呵,我把他领到女厕所去了,用树枝变了个包包,挂墙上,让他在女厕所等去吧。”话皮子说。

  俗话说不打不成交,有误会不一定不能成朋友。

  话皮子陪着爹游山玩水,寻找曾经的记忆。我们先告一段落,暂且不提。

  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个叫强子的人,前面说过他和话皮子有一面之缘,从此后就得了心病。总是时不时的想起话皮子那回眸时略带怒气的脸和翘脚的小皮鞋。有好事爱管闲事的人看他不小了,有想给他说媳妇的,他总是不乐意,要不说人家黑,要不说人家胖,要不说心不灵来手不巧。总之各种理由,人们都奇怪了,你个强子又不是大干部家的公子,咋就那么多毛病呢。

  强子心里一直想着话皮子,想找话皮子,她几乎打听过了全乡镇的村庄,也没有发现一丝话皮子的踪影。集上的人都说见过她,但不知道她是谁家的闺女。有人甚至说,还不知道是不是大干部带家属微服私访到我们这里玩玩呢。

  人一旦有了目标,动力是很大。强子不再跟朋友们到处套兔子去了,闲着的时候也不玩够级了。他一心想成就一番事业,你看到处都是村办企业,乡镇工厂,还有个体小商人。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论才干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别人能做的了,自己为什么不行呢。

  他首先想到的是卖菜,毕竟自己是农民出身,粮食都是国家收不允许私人买卖,那只有卖菜了。他还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觉得话皮子可能是城里人,城里人是要吃菜的,自己卖菜也许能碰巧见上她一面。他真的不期望能娶她做老婆,只要能再见上一面就死心了。男人很奇怪啊,有人花心,有人很忠心。

  强子买了一辆28大轮自行车,后座上装上一个n型的垛篓(大筐子),内层趁上(贴上)一层塑料布,再加一层布,垛篓顶上盖上褥子,这样对菜起到保险作用,不至于把长的很好的菜带到城里都不水灵了。在前车大梁上装了一个褡裢,一是可以装秤杆、秤砣,二是可以放些琐碎的东西。

  强子毕竟身高马大,一次就可以带200斤的菜。卖菜开秤的价格一般都是进价的两倍,卖到一半价格就下来三分之一,再买到后三分之一基本就是进价了,最后剩下的菜不多时只能赔钱卖了。加上一秤进万秤出,水分消耗等,里面总有很大的误差,买的200斤卖出就只有180斤,强子为人豪爽,又不缺斤少两的,所以200斤菜能赚百分之二三十就不错了。如果一毛钱一斤买进,200斤菜20元,按百分之三十就是六元钱。

  很多人看不起这6元钱是不?那时工人一个月工资60到70元,如果3天天能保持这个利润他10天就能相当一个工人的工资,一个月就是三个人的工资,惊人吧。按现在比价,月工资我们取平均5000元,他一月收入就是1.5万。别瞧不起卖菜的,干好了也是镶钻的蓝领。就算阴天下雨,自行车扎带等等不利因素,干够了20天总有可能吧,那就是两倍的工人工资,就算蓝领子上没镶嵌上钻石也包上了白金了。

  这么赚钱还考什么大学啊,都去卖菜不就行了吗?的确是这样的,在那个年代曾经有“做原子弹的比不上卖茶叶蛋的。”“辛辛苦苦这一冬,不如人家一沟葱。”人们的商业意识非常淡薄,如果现在人能穿越到那个年代,随便卖点什么都能赚钱。

  虽然强子能赚不少钱,但对于城里人来说,根本瞧不起他,叫他们“菜贩子”。这个词多少有点贬义。强子心里落差很大,虽然自己有钱,买上了免上弦的手表、摇头风扇,双卡录音机、电视机。他的朋友们喜欢用他的录音机放磁带,听那种迪斯科音乐,还会跟着吓蹦跶一通。晚上半个村的人都来他家看电视,开始是看《血疑》、《上海滩》,后来《射雕英雄传》。有时村里人都来了,还没有电,他又去到处淘换(买的比较困难意思)了一块大电瓶,他成了附近唯一能全天候看电视的人家。

  电视机很小12英寸日本进口松下的,一根天线摇来摇去的找台。满屏幕的雪花点,隐隐约约能看出个人来,听着刺刺拉拉的对话,感受着英雄荡气回肠的恩怨。上海滩的许文强,能打敢拼强子对他非常喜欢,因为他也叫强子,特别是他飞刀叉蝗虫那一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