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好的衣服话皮子也就过过瘾而已,最终还是选择普通的服装。

  一会话皮子出来了,穿一身白中透着嫩绿色(绿色显白,一般人是不敢穿的)扎腰的一水到脚踝的A字连衣长裙,上身是荷叶花边立体领,蓬蓬肩,露锁骨,半袖掐在白净的胳膊上。头发绑的是蓬松天津麻花大辫子,三七的刘海,露出一字柳叶眉,低垂的睫毛掩映着碧波的双眼,粉红的嘴唇提升了不少的朝气,但骨子里依稀透露出一种宁静忧伤感。

  最'新◎章●5节上'酷|匠网

  脚上是过脚踝的肉色丝袜一双圆头半脸一寸高瘦脚的粉色皮鞋。背一个半大短带的元宝花色包。

  老皮狐子进来一看高兴的说:“这次穿的还不错,不那么二正子了。”

  可能是皮狐娘刚才数落(骂)话皮子的原因,话皮子好像不是那么精神了,也不那么顽皮了。忧忧郁郁无精打采也不那么贫嘴了。

  老皮狐子见话皮子不答话,自言自语道:“闺女啥时候变的这么文静淑女了呢?”

  “咱走吧,去济南吗?”话皮子问。

  “恩,我们先去济南的龙洞看看。”老皮狐子说。

  虽然话皮子穿着朴素了很多,但是在那个全中国几乎全是农民的年代,她穿那样就是仙女了。你看汽车上人虽不多,但带的东西却不少,挎着院子的(一种编制的走亲戚专用篮子)用大红底子菊花包袱皮盖着,四周包袱角规整的压在院子里头。

  条件好的也有用皮包的,那种能背也可以用手提的人造革黑包。人一半东西一半,可能都是去济南看亲戚去。

  当人们都坐定以后,车开出一段距离,人们开始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景色,一边由去过济南的给没去过的介绍一路的景色和曾经的故事。也有些闲的没事的,总是时不时的瞄话皮子几眼,可是并没有人和她搭话。还不如老皮狐子人缘好,几个年纪大的已经和他聊了起来。

  等他们倒车加步行总算来到了龙洞,一看傻眼了,眼前有一个平顶的大门,门边上站着解放军。门的一侧挂着条幅“军事重地谢绝参观,请配合,谢谢!!”。

  “爹啊,你的老窝被抄了吗?怎么全是部队呢?”话皮子问。

  “可能改成军事基地了,我这么多年没来,还真不知道。”老皮狐子说。

  “我们还进去吗?要不咱钻进去?”话皮子又来了精神。

  “我来这里是客,他们请我进去还差不多,怎么可以像贼一样钻进去呢。”老皮狐子说。

  门口站岗的小战士一个劲的偷看话皮子,话皮子一看小战士,小战士立刻就把目光转走,一会又偷着斜着眼睛看。弄的话皮子浑身都不太自在了。赶紧对她爹说:“咱走吧,以后再来,影响人家解放军叔叔站岗。”

  话皮子嘴上是那么说,心里其实很乐意多玩一会,不知道怎么小战士偷看自己的眼神自己很喜欢,朦朦胧胧的甜蜜感,有点飘飘的,很幸福,娘骂自己的不愉快减少了很多。

  他们离开龙洞,便去趵突泉看看,毕竟话皮子没去过。老皮狐子撒袖成风,踏步生云一转眼就来到了趵突泉。

  开始老皮狐子怎么不用魔法来龙洞呢?一来出来看看就是游山玩水,一下就去了就失去了旅途的乐趣,二来随随便便使用魔法毕竟消耗修为,等紧急用的时候修为不满反而麻烦。而这一次他们走累了,所以用下魔法反而省心。

  趵突泉游玩的人可真多,不仅仅中国人,外国人也很多。忽然一个外国人看见了话皮子,对她又是比划,又是急的,话皮子听不懂,这时过来一个学生,赶紧对话皮子用极其古怪地方普通话说:“他要和你合影。”

  这个学生普通话实在不怎么样,话皮子老半天才听明白。老外的相机够先进的拍完了接着就出照片,老外留一张,送话皮子一张。老外给话皮子的那张用外文字母写了一大串,他也要话皮子写东西。

  话皮子看了一眼那个学生?那个学生比划着说写名字,这下可难为住她了,自己叫什么呢?叫话皮子吗?在家可以啊,出来这么叫不行啊。

  话皮子犹豫了半天一着急有了,在家老说我做事跟“二正子”似的,非要我做淑女,那我就叫“正淑”吧,她拿起笔来刷刷的写上了。

  学生模样的人看了一下问话皮子:“你朝鲜人,还是南朝鲜?”

  话皮子没听懂,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没听懂,只是点点头,那个学生看话皮子这么洋气,马上对外国人说,她可能是美籍南朝鲜人。

  “奥,韩国,这些都是假的吗?”老外也会几句中文。他指着照片上的胸和鼻子说。

  学生模样的人冲话皮子尴尬的笑了一下,带着外国人要走。

  话皮子摸了摸鼻子,看了看自己的胸,忽然对那个学生说:“他说谁是假的。”

  “你是中国人?懂中文?”学生疑惑的问。

  话皮子没稀罕搭理他,一扭头走了。

  话皮子和她爹继续游览趵突泉,她爹在欣赏几百年前还没变化的古迹,勾引起记忆中曾经的波澜。话皮子则一步一景辗转流连,看着咕咕清泉哗哗的从脚下的青石板流过,让人情不自禁的联想起柔情似水、情意缠绵。

  她来到了李清照梳头的地方,也坐在那块石头上,看着池子中的清水,欣赏着自己容颜。这么美妙的美景一个人看多少有点乏味,爹爹只顾着看那些陈年旧物,很少理会自己幽怨的心情。如果有个男人陪着自己坐在这块石头上一起聊天,一起欣赏水中那个顾盼忧郁的美女多好啊。

  我可以和他说说家乡的青山,满树的柿子,随便吃的酸枣,还有我娘、我爹对我的娇宠。还有我的顽皮,他一定会呵呵大笑。可是现在只有我,刚才那个外国人和学生虽然有点讨厌,但是也懂得欣赏我的美,哎,如果我肯放过他们一马允许他们陪我一起看这美景也不至于这么无聊烦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