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青子考上了一所北京的大学,和娟子的亲也定下了。就等着青子毕业完婚呢。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倒霉的为什么总是女人。

  自从考上大学以后,青子就不愿意再找娟子了,回来就躲着娟子。村里人很瞧不起青子,因为他变了,变得孤僻,变的不是很通人情,以前总是大娘、婶子、奶奶的叫着,现在遇见了全当没看见,实在和村里人不亲。

  有一次柿子筐问青子:“青子,你啥时候回来的?”

  “我昨晚上回来的。”青子用京腔普通话回答。

  “还坐碗上(昨晚上)回来的,人家有本事的都是坐飞机回来,没听说谁坐碗上回来。”柿子筐回头对着其他老婆说。(青子应该说夜来后晌回来的)

  “是啊,都说念书的人知书达理,文邹邹的,咋还念了几年不会说话了呢。”其他老婆迎合道。

  人穷志短,北京读书的青子也很不容易,自己家里穷的够呛,和同学们说话都矮着三分。没有多少人搭理他,他只能一个人闷头学习,希望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他的后桌有一位女同学长的有点胖,模样一般,但是性格彪悍无人敢惹。

  她家里是干部家庭条件较好,但是学习不大行,考试容易不小心挂科,所以有时需要求青子帮一下忙。一来二去,青子有事有她撑腰,而她问题不会有青子解答。关系日见亲密。

  酷g匠2◇网¤唯8;一tW正H版,&其他&都是…O盗/.版r5

  这一天娟子去找青子,明明看见青子在家,就是不肯出来见她,回家后一生气对她娘说,退婚算了。就这样两人的婚事就此拉到了。

  可是说话容易,心里的坎过去可真难啊。自从娟子提出退婚后,就一直闷闷不乐,整天一个人在屋子里也不出来。十多年的感情不是谁都能放的下的,娟子有时想着想着就开始发脾气,发狠的摔东西,开始只是梳子,雪花膏瓶子什么的,后来是肥皂盒子、脸盆、吃饭的碗。

  说不定什么时候拿起来就狠狠的摔出去。有一天竟然自己拿出剪刀把给她准备的嫁妆(没跟青子要,都是娟子自己准备的,知道青子家困难),一剪子一剪子的绞了,吓的他娘夺过来,再也不敢放她屋里了。

  娟子不是有个从小就吃好的长大的弟弟嘛,此人从小娇生惯养,从奶奶、爹、娘一直到他姐姐没有不宠着的,加上吃的好,所以个头老高,身材很壮,脾气火爆,喜欢打架,很少有人敢惹他。这一天是他奶奶生日,他长大了也喝了点酒,听家里亲戚说起姐姐的婚事,都是一肚子的怨气,他越听越烦气,心想姐姐被人欺负还行。

  吃完饭后也不说话,自己溜达着去了牲口棚子,看见棚子里的铡刀(给牲口切草用的),他拆了下来。这把铡刀足足有一米半长,刀刃有一米二,常年切草磨的是铮明瓦亮寒气逼人。娟子弟弟用手提了提大概有二三十斤,满意的点点头。他把铡刀往肩膀上一抗,冲着青子家就走去了。(那气势比拿个屠龙可牛逼多了)。

  一路上人们见了他怒气冲冲也不敢跟他搭话,都知道这小子不是东西。到了青子家,他站在柴门口喊叫了几声,没人答应,他抬起一只脚对着柴门柱子就是一下,柴门咔嚓就倒了。他扛着刀走进院子,开始国骂(文明期间不再写了),心想都说给人家砸锅,我今天就给他青子砸了锅。四下一看,旁边是他们做饭的小饭棚子,里面锅台上正好有口大铁锅,娟子弟弟怒火心中烧,拿起铡刀冲着锅底就是一下,咣当一声锅底下来了。

  他还不解恨,挥刀又把小饭棚子柱子给砍倒了。他拍拍身上尘土就往屋里走,只听见里面青子娘哆哆嗦嗦的告饶说:“大兄弟(这叫什么辈分),求求你了,你要气不过你砍了我把,青子不对都是因为我教育的不好啊,求求你了。”

  娟子弟弟隔着门往里看看了,青子娘跪在地上哭着告饶。他一下想起自己的娘来,咋能让人家给自己跪下呢。气也就泄了,他拖拉着铡刀回去了。

  青子娶了他的同学,留在城里,再也没有踏上村里半步,他的母亲有时会去城里住几天,说是不习惯,所以还一直住在村里。娟子慢慢的神智不清,开始疯癫,愁得家人没有一点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