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长还亲自开车?估计不是大国营,大国营很少用大头车,最差劲也是跃进130。这个所谓科长看上了凤琴,只要来就买冰糕,还买不少,说是带回去分分,带回去不全化了,其实全送给了咱这里的厂里的供销科了。

  这么一来二去的就熟悉了,有时这个科长还开着车带着凤琴出去玩。可是好景不长,后来凤琴知道这个所谓的科长是有老婆的,气的想分手,科长不愿意。说是,他18就结婚了,是父母给找的,当时稀里糊涂的就结婚了,后来两人打架不合,到现在也没孩子,早想离婚了但是女方还不同意,毕竟男的比较有本事家里有钱。

  凤琴再不去那个厂卖冰糕了,改去学校了,那个科长不死心,最后又找到了凤琴。说最后谈谈,让他解释清楚了,结果科长用车把人家拉出去强奸了,凤琴一急眼想用剪子自尽,科长和她夺剪刀来,不小心失手插心脏里了,你想想夏天穿的那么薄。再说穿没穿也不一定。

  说是强奸,女的不愿意男的能办了那事嘛,别的不说你抓个鸡试试,何况是人了。估计刚开始不乐意,摸着摸着就想了呗,干完了后悔了,又想自尽。(老婆们的想想就是丰富啊)

  小鞠子说,科长说不是他杀的,夺剪子急眼了手里全是汗,手一滑脱手了。

  人死了他很害怕,还又疼的慌,人也不知道该埋那里,所以就买了个大皮箱,还有两件好衣服和一块手表,都放到皮箱里了,晚上沉到了水库。

  夺个剪刀都失手,还能强奸了人?就那人的身板我看也弄不过凤琴,看来是愿意的。

  小鞠子最后问科长,是不是强奸了凤琴,他说是,是不是杀了凤琴,他也说是。就这样按上了手印判刑了。后来科长说不是故意的。小鞠子说,你说的皮箱里的衣服和手表都不存在,你的言辞不被采信,问你是不是强奸你答应了,问是不是杀人你也答应了。

  衣服和手表是不是被狗蛋子偷了?老婆们吃惊的说。别看狗蛋傻,他也喜欢看媳妇,不拿点东西咋行啊。

  后来科长的老婆咋着了?

  早把东西卷吧卷吧拿着回娘家了,这还是以前,那有女人还守寡的。

  “爹,爹,爹啊。快来看,快来看。”话皮子尖叫着喊。

  “踩着狗尾巴了吗?你叫唤啥?”老皮狐回答道。

  “你看看我的手。能摸着肚脐眼了。”话皮子身穿一身舞蹈黑色紧身衣,兴奋的从门外用两条腿像兔子一样蹦进来,手还反背着摸着自己的肚脐。

  “你真是闲的没事干,那样有啥用?”老皮狐子说。

  “说明我瘦啊,身子柔软啊,你看看我小肚子多光滑,一丁点肥肉都没有。”话皮子说。

  “你没事帮我值班看看谁求仙了好不好,你看你正事一点不干,整天就是瑜伽呀,塑身的,腿都搬到后脑勺了还练,记住咱是狐仙,不是孔雀仙,不跳孔雀舞,你练那个有啥用呢?”老皮狐子责备说道。

  “哎呀,爹啊,身子软,身型瘦有好处,如果哪天上身付仙的时候出了事,我不跑的快吗?只要有个老鼠洞我滋留就钻过去。”话皮子一边表演着钻洞一边说。

  “行了,行了,你说的对,还是帮我看看谁求仙吧,我有点累了。”老皮狐子说。

  “看求仙,看求仙,我还想求仙看姻缘呢。”话皮子嘟囔着出去了。

  '酷匠网7首20发6

  话皮子到了外边,脱下白色软底舞蹈鞋,退下黑色薄莎舞蹈紧身衣。拿毛巾擦了下汗,把紧头发的发带也摘了下来,甩了甩头发凉快一下。

  突然看见钢蛋媳妇燃香求仙,心想她有什么事呢?赶紧换好衣服去了,听完应求后,话皮子垂头丧气的回来了,自己法力不够解决不了。

  “爹,人家问水库淹死的女人是谁?我不知道。”话皮子问他爹道。

  “你别管,那事很麻烦。”老皮狐子说。

  老皮狐子不让管,话皮子反而来了精神。问道:“人家求了你不管还行,你知道就说一下嘛。”

  “人已经死了,就归鬼管了,我们再插手有点越权了。”老皮狐子说。

  “与人为善天经地义,难道善良还分权限吗?”话皮子说。

  “鬼仙互不干事,这都是默认的潜规则,我不想破坏规矩。”老皮狐子说。

  “元君能为众生造福如其愿,贫者愿富,疾者愿安,耕者愿岁,贾者愿息,祈生者愿年,未子者愿嗣,子为亲愿,弟为兄愿,亲戚交厚,靡不相交愿,而神亦靡诚弗应。这是泰安奶奶教导你的,你又反复对我说。怎么到了这事上退缩了呢?”话皮子接着说。

  “不是我不愿意管,死者前世本来和我们一样也是狐仙,修为不满就勉强转世投胎,所以投胎了这样一个人家,哎。”老皮狐子说。

  “她的前世你认识?”话皮子说。

  “恩,也是非常漂亮的一个狐仙。”老皮狐子说。

  “呵呵,她是我的小娘吗?”话皮子瞅着她爹说。

  “什么小娘?”老皮狐子说。

  “哎呀,爹,别不好意思啊,就是你以前的相好的呗,看你说的她那么可怜,心疼的不得了,又是叹气又是悲哀的。”话皮子笑着说。

  “越来越没大没小的了,成何体统。”老皮狐子眼睛一瞪。

  “你一定喜欢过她,看你说人家漂亮时的眼神我就看出来了。嘴角上翘,眼神放亮,一种自豪的满足感。跟你没关系你自豪啥,我直觉可灵了。”话皮子说。

  “你再胡说八道,我可不管这事了。”老皮狐子板起脸威胁说。

  “好,好,不说还不行嘛,漂亮女人的事我就不信能不管。”话皮子说。

  “你,哎。”老皮狐子叹气道:“我想想办法。”

  老皮狐子苦思冥想不得办法,忽然灵机一动对话皮子说:“我们什么也没说对吧。”

  “对呀,你还没和我说呢。”话皮子答道。

  “我给你说个谜语,你记住,你在给求仙者说这个谜语前加一条泰安奶奶咒语,你可记好了。”老皮狐子说。

  “你说吧,这么麻烦呢。”话皮子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