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不是你娘不疼你,你不能当新媳妇啊,你是仙不是人,仙那有结婚生子的,只能投胎转世或千年万年后魂飞魄散,我和你爹都500多年了,按说该轮回转世成人过幸福日子了,但是我们放心不下你,所以和你爹商量好了不再转世,等千年后魂飞魄散逍遥自在算了。你修炼得法早早就会幻化人形,再过300年就可以投胎转世做你的新娘了。在这300年内还必须不断修炼完善修为,否则即使将来投胎也不会有好的人家。”皮狐娘苦口婆心劝道。

  “娘,你骗人。我们仙狐不能结婚,你和我爹咋结婚呢。咋生的我呢?”话皮子反嘴道。

  “孩子啊,说来话长了,我和你爹结婚的时候还没成仙呢,那差不多600年前的事了。”皮狐娘回忆道。

  酷匠网首k发\~

  600年前朱棣发动靖难,他的精锐朵颜三卫骑兵横冲直闯无人能抵挡。这一天他打到了济南府,济南这边有盛庸和铁铉组织人员抵抗。朱棣的人马太厉害了,铁铉他们只能躲在城里高悬免战牌。

  因为战争皮狐子和皮狐娘没有吃的,就想跑到树林寻点田鼠什么的吃,可是不巧正好碰上了朱棣的朵颜三卫骑兵出来打猎游玩。

  他们发现了皮狐娘,一看皮狐娘毛色鲜亮根根如墨垂线非常好看,他们都想射死皮狐娘剥下他的皮给自己的老婆做皮袍,老婆一定喜欢,也不枉出来打这一次仗。

  他们骑马飞追,皮狐娘玩命的奔跑,狐毕竟不如马,何况这些马全是塞外的良马,一会皮狐娘就筋疲力尽奔跑无力了,骑兵们开始搭箭弯弓要射死她。就在这时,皮狐子不知从哪里来的突然飞奔而出冲向了朵颜三卫的骑兵群。

  就在骑兵们一愣的时间,皮狐娘流进了草丛不见了。骑兵们又开始追皮狐子,又是一阵猛追,皮狐子最后累的口中吐鲜血,只能慢慢的往前挪动的爬,一个骑兵顺势发了一箭正中皮狐子后背,皮狐子心想完了,两眼一闭躺在路边等死了。

  等皮狐子醒来,发现自己在一座粉红的帐子里,四处散发着幽怨的水质淡化的暗香,这是哪里呢?丝质的铺盖柔软的床面,四周是檀木雕刻的祥云镂刻宁式床,两边的围栏上还有些好似文字也好似花纹的字母,不知道写的什么。帐子外面静悄悄的,只是在房间的外面站着几个侍女。

  原来当皮狐子被射中的时候,铁铉的粮草队伍正好走到这里,先锋队伍听到前面乱哄哄的马蹄声紧急,催马来看,原来是朵颜三卫精锐骑兵,吓得他们掉头就跑。

  朵颜三卫也不管皮狐子了,放马追去。铁铉一看无法阻挡,灵机一动让人们树起木牌上书“朱元璋之位”挂上白帐子往前就冲,一边冲一边射箭,朵颜三卫一看牌位是朱元璋,吓的也不敢射箭了,朱棣再牛也不能箭射老爹不是吗。这样就没法打了,朵颜三卫落荒而逃。

  铁铉往前走看见被射中的皮狐子心生怜悯,抱起来带回了府中交给的夫人。铁铉夫人把他抱回卧房请人给他取出箭,包扎好了放在床上。

  皮狐子醒来看看周围没人,再看外面府门上有个大大的铁字知道这是铁铉的府邸。他不想再打扰他们,强忍疼痛从墙角的柴禾洞里走了。

  几年后朱棣二次靖难,绕过济南直取南京,不几日南京失手,朱允炆手持钵盂身带十两黄金乘船南去,朱棣顺利登上龙椅宝座。他开始诛杀不肯投降的忠臣,其中就有铁汉子铁铉,他被凌迟,割下的耳朵放入他的口中问他味道如何,铁铉高喊忠臣之肉焉有不美哉!

  朱棣恼火驾起油锅要生炸了铁铉,铁铉仍然立而不跪直到投入油锅。朱棣炸了铁铉也难解心头之恨,遂命令铁铉之家人男丁处斩或流放,女子一律教坊司做妓女,铁铉只有二女和妻子,全被送往教坊司。

  那一夜,皮狐子和皮狐子娘对月拜了四拜(神三鬼四,铁铉未能成神,十年后投胎转生为人了),这就是皮狐仙拜月的由来。发誓要报答铁铉救命之恩,遂焚身碎骨在所不惜。

  这件事被泰安奶奶知道了,把皮狐子和皮狐娘找来说:“铁铉本是中原的汉人,西去做生意信俸了真主安拉(伊斯兰教),一般人认为他是西域人,他死后去了西域的天堂算是善终,但是他的妻女仍然在教坊司,我们应当救出他们来,好让忠臣在西域安心转世,你们两个负责营救,我现在收你们为地仙传授点法力助你们完成任务。”

  皮狐娘说:“你爹被泰安奶奶点化为朵颜三卫的百夫长,我被点化成教坊司新琴师。我们两个进入教坊司救出了铁铉妻子和两个女儿,其实铁铉妻子已有铁铉的遗腹子,我也怀了你。铁铉的妻子说如果我们两家都生的是男孩就拜为兄弟,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结为夫妻。当时觉得可笑一个是人一个是仙怎么可能,但是又不好点破我们是仙,所以就答应了。后来铁铉的妻子真生了一个儿子,他们的后代在清朝时还考中了进士做过道台名字叫铁镇恶。因为你是在泰安奶奶收我们之前怀上的,所以你也就跟着被收为仙了。要知道人间三年,神仙一天啊,你在我怀里一等待就是500年,要不是那大铁煎饼鏊子扥,导致你早产,你这个时候还在肚子里呢。因为你在肚子里一起修仙,所以你一出来就有200多年的修为,你才几天啊就能幻化人形,这简直不可思议。”

  “那个叫什么的,铁老头真是个笨蛋,他不会假装投降吗?等猪老头不注意的时候再刺杀他,把皇位夺回来给跑了的那个和尚。”话皮子说。

  “大丈夫以信誉为本,说话都不算话了还怎么立这个人字。”皮狐子接过话说。

  “笨,迂腐,读那么多书做什么,都成傻瓜了,信誉值几个钱,啥事没办成,老婆孩子教坊司接客,自己下油锅了好不好。”话皮子不屑的说。

  “哎,哎。”皮狐子连连叹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