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皮子在山上值了一天班心里烦气回去看到老皮狐子对他说:“爹啊,我想变成人去村里玩玩,行不?在山上每天看那些傻子们玩筷子多没意思,我也不想修炼什么高级神仙,泰安奶奶法力无边不是也整天蹲在泰山顶上一个人看日出吗?我喜欢去村里的大集上挎着个筐子赶集买零食吃。”

  老皮狐子拧不过话皮子,只能同意她下山去赶集,不过有个条件,皮狐娘和老皮狐子跟着。不用管咋着了,能下山玩就行,话皮子赶紧去准备新衣裳。

  穿身啥衣裳去赶集。黄军装、武装带、带个红袖标再穿上双解放鞋。对着镜子看了看,的确很漂亮,白嫩脸蛋,稚气面孔,特别是武装带一刹腰,身子一挺,很像红色娘子军,但缺少了点霸气,隐约中浮现出点看似正经的仙骚味。不行,不行又不是上舞台唱样板戏,穿这个干嘛。

  “爹爹啊,你快来。”话皮子叫着。

  “干啥,你快点吧,再等大集就散了。”老皮狐子催促着说。

  “我咋去啊,这么热的天你也让我穿狐皮去吗?你看看,我胳膊上都起了痱子了。”话皮子撩起袖子让老皮狐子看。

  “你想咋弄?”老皮狐子说。

  “爹,麻烦你使一下魔法,我想看看大城市女人都穿啥?”话皮子撒娇说。

  “你可真麻烦,我给你把济南大观园服装楼层影像过来,你喜欢啥就挑啥,挑好了我再给你弄来,行不?你可别再缠魔我了。”老皮狐子说。

  话皮子看着这么多衣服,挑啊挑啊。皮狐娘说:“孩子别挑太扎眼的,咱这是去农村赶大集,穿的太洋气了没看别人的了,都看你了,咱又不是模特表演队,再说咱是狐仙不是真正的人,还是少找麻烦的好。”

  这么一说,话皮子有点失望,就是普通的也总比样板戏黄军装强不少。

  话皮子挑了一件人造棉的(布料名称)白底子粉红小碎花连衣裙,一双T型盘带、小半高跟、圆头黑皮鞋,一双白底微微粉红、荷叶边镂空暗花、半高丝袜。

  头发高扎了个马尾辫垂过双肩,带了几个白色水晶小发卡。眉毛不用画,天然的狐狸柳叶细弯眉,杏核葡萄粒的大眼睛,水汪汪顾盼神离,清澈见底,鼻子略有顽皮,双腮粉嫩吹弹可破,好似果冻微甜易碎,嘴上略涂了点唇线,朝气中透出点暗哑。

  胳膊上真挎了个玉米叶编制的小筐,看来真打算买零食吃。

  话皮子在前面蹦蹦跳的往前走,老皮狐子和皮狐娘在后面跟着。一路上无数双眼睛驻足观看,都议论到,这闺女咋长的这么漂亮,不知道人家是咋养活的,也不知道谁家能娶去当媳妇。算了吧,人家一看就是大城市的大干部的千金,能跟咱这种庄家人家吗?

  大城市咱也去过,也没见过这么俊的闺女,直接是仙女下凡,看看都能年轻10岁。不仅仅是漂亮,一点都不妖气,让人看了怎么那么让人稀罕呢,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喊在嘴里怕化了,看的咱牙根子直痒痒,咬咬都麻嗖嗖的。

  话皮子到了集上,看见一个卖西瓜的问:“老爷爷,你这西瓜咋卖啊?”

  老头看着她笑眯眯的说:“闺女,赶集走累了吧,来吃页西瓜,你吃不要钱,都是自己家里种的,你能吃多少,快点尝尝吧,甘甜甘甜的。”

  话皮子接过西瓜,看见旁边有一个卖兔子的,全是长毛的白兔子,眼睛通红皮毛雪白,她情不自禁的想伸手摸摸兔子的毛,可惜兔子在笼子里关着,伸不进手去。她就放下小筐子从地上拿起一个麦秸并拢腿站好,一只手拿着西瓜,一只手拿着麦秸弯着腰去戳笼子里的兔子。

  兔子被吓的龟缩在角落不敢动弹,话皮子心想我又不买回去把你吃了,你怕啥,难道你看出我是狐仙了吗?卖兔子的看着她戳兔子也不生气,看看自己兔子又看看话皮子只是在那里笑。也不搭理她。

  老皮狐子和皮狐娘到集的另一边看别的东西去了,这时来了一个赶驴车的,车上拉着满满一车苇箔(盖房子用的材料),集上很拥堵,赶车的骂骂咧咧的往前走。走到老皮狐子这里,正好被挡着,赶驴车的喊道:“借光、借光,卡着着了,卡着了。”

  老皮狐子看东西太认真没听见。赶驴车的性子急,骂道:“好狗不挡道。”老皮狐子还是没听见。

  赶驴车的更急了冲着老皮狐子腚后头的地上就是“咔”一鞭子接着骂:“你真是,在路中间树起吊来无阴阳,老东西腚上没长眼,卡杀你这老私孩子咋办。”

  酷|3匠rY网a正版M首*发√》

  这下老皮狐听见了,因为他听见“吊”了,他平生最讨厌别人说这个字了,这500多年没修炼好全因为这个字,至今出门还要大热天带口罩,老皮狐子气的手脚哆嗦,哽咽无语。皮狐娘也回头看见了,一看老伴被气成这样,不仅暗暗挥手,就想给赶驴车的个龙卷风。

  正在这时突然一个后生跑过来说:“大爷、大爷他鞭子没打着你不?”

  “你这个熊玩意想作死啊,老大爷背对着你,咋看见你这驴车,你好声说句话能咋,在这里耀武扬威是想创土条子吗?(地痞头子)”后生冲着赶驴车的喊道。

  赶驴车的一看这个后生不言语了,都认识他。这个人虽然家庭不算富裕,但是为人豪侠,谁家有需要帮忙的他都不推辞,而且很能干。结识了一帮兄弟,没事打打兔子,玩玩够级(山东特殊的6人扑克)没人敢惹,关键是人家为人仗义从不做坏事,在当地口碑极好。

  老皮狐子一听泪都下来了,因为他听见了“大爷”二字,500多年魂梦萦绕,相尽各种办法他得到的永远都是个“吊”子,而今天竟然是“大爷”二字,水湿透了口罩,皮狐子娘也放下了起龙卷风的手,看着老伴自己也激动不已。

  搀着老伴对后生说:“没事,没事你以后一定会好运连连洪福齐天。”

  皮狐娘怕出事,赶紧叫上话皮子搀着老皮狐子回了西山葫芦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