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是64年,北方发大水的那一年。村子周围一片汪洋,以前的村庄和现在的不一样,多数都是围绕着村子有一条排水沟或者叫自然的小河,河流每过一小段就会有个蒲子湾、苇子湾什么的。

  所以来了大山水首先流入这些河里、湾里,村子一般比较高不容易被水淹没。在非雨季河流里、湾里都有水,水里有鱼,湾里还种植着藕,长着荷花,自然景色远远不是现在能比的了的,我们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自然有多美,那个时候也无法想象现在的大楼有多高,汽车有多么多。

  这一年太恐怖了,知道现在人们提起那年的大水都心惊胆战,放眼望去一片汪洋,眼看着水越来越高,从上游漂下来的,有家具、西瓜、盆子、大瓮。有的人看见瓮里面还有孩子,但是没有人敢去捞这些财务,也没有人敢去水中救人,全被吓傻了,吓的急眼了。

  这片土地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洪水,据说这里是泰安奶奶的娘家,绝对不会有自然灾害的,传说有一次老天爷要淹这里,泰安奶奶假传圣旨以一字之差淹了另一个地方,玉皇大帝也无可奈何,谁让她是碧霞元君呢。

  这一年村里人看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水。洪水见涨一步步的吞噬村庄,很多家的水都到了腰部了。村里的书记带着全村的劳力都去了下游的大坝,因为那个大坝至今不让打开,因为一旦打开下游村庄瞬间可能就冲毁了,所以下游的村庄的所有男劳力都站在坝上不让动,再说下游的主要河流眼看就要出槽了(跟原始河床相平叫警戒水位,溢出河床叫出槽),不能再泄洪了,所以两个村庄的人剑拔弩张,看样子要拼命了。

  眼看两个村的书记都揪着对方衣领子不撒手要干上了。这个时候伙子拿着大橛头骂骂咧咧的来了,声音极其怪异,已经不是他本人的声音了,像个尖声尖气的女人,他名气也不小所有人都认识他,一下把目光就转向了伙子。

  伙子骂道:“水婆子,你男人不要你了,你到处里胡逛荡,你看都快把俺伙子家给泡了,你还不给俺快滚。”

  伙子一边没人声的的一通乱骂,后面人们也听不出说的什么,只见伙子走到大坝上,用大橛头使劲一抓。

  所有人都傻眼了,谁也没想到他会去抓大坝,都在争开闸放水,他倒好直接抓开了,下游村的人赶紧去拉他,连拉带揍,外加骂。可是晚了,水开始慢慢的往外阴,村民们想赌来不及了,开始小流水,然后大流水,然后激流,最后蹦坝了。一股大水轰然而下,下游的人开始哭,开始骂。

  非常奇怪,这么大的水并没有直接奔村子里而去,而是重新冲开了一条河道,(很多河道是古河道,水不大的年份人们就填平了,真正来大水的时候还是走古河道)大水安然的奔入了下游大河,可巧正好没出槽,人们都说如果晚了,攒的水多了,保不准会出槽。

  伙子被人揍了一顿,也不骂了,傻站在那里发呆。

  人们都开始议论,刚才伙子是不是被皮狐子附身了,你听他说话的声音,再说他怎么一大橛头就把大坝抓开了呢。现在也不骂了,看来皮狐子走了。人们回到村子里一看,就他家地势最高,没有进去水,别人家都被水淹过。看来是有皮狐子护着他。

  q|最ZF新6k章节上●酷m匠网WE

  又过了半年,伙子疯骂的更厉害了,不知在那一天失踪了。有人看着他去了西边,有人说和他一块走的还有个娘们,挺俊的。

  人们猜测可能是皮狐子把他接走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