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货郎满心欢喜,白得了个老婆,还有个闺女。可惜好景不长,没几天老婆就跟着一个牲口贩子私奔了,小闺女半年后也得了痨病死了。小货郎心疼的了不得,就用货郎箱子打了个大匣子,把小闺女装在里面埋在了后山的坟地里。

  从此后后山坟地里就开始闹皮狐子了。

  这一年正好是日本鬼子进中国的第5、6年上,就是大饥荒那一年。到处都没的吃,很多村子的树皮、地瓜秧、棒槌瓤子都碾成粉都吃没了。汉奸维持会长家还不错,正在包水饺,做酒席要宴请日本龟田队长和胖翻译。说是要做大东亚共荣的典范,日本人与中国百姓同乐。

  胖翻译对会长说:“我陪着龟田队长他们先喝着点酒,等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再和你说下水饺,别早下出来,凉了就不好吃了。”

  “行、行你陪着太君使劲喝,太君喝高兴了就行,你看着办,我在厨房等着,有事就叫我。”会长点头哈腰的说。

  会长在厨房等着,还没过多久,就听厨房帘子外面一个矮个子日本人冲着厨房里面说“咪西、咪西。”

  最新,H章_节k{上N(酷\匠$B网

  会长在厨房里赶紧生火烧水,一边忙一边说:“太君,您先喝点酒。等会马上给您下好水饺端去。”

  “八嘎,八嘎。”帘子外的太君骂道。

  “我八嘎,我八嘎,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会长心想看来日本人是饿了,要先吃几个水饺垫货垫货。想完就抓紧忙起来了。

  下完一锅,放到锅台上,回头看火的时候,水饺就被端走了。会长前面下,后面人家端。会长心想看来日本鬼子是饿疯了。

  过了很久,胖翻译喝的东倒西歪的来到厨房问:“会长,赶快下水饺吧,太君喝的差不多了。”

  “下水饺?刚才太君不是都把水饺端走了吗?”会长疑惑的说。

  “谁端走的?我一直在陪太君喝酒,没有人来端水饺。”胖翻译说。

  “一个矮个子瘦瘦的太君,好像还有点黑,年龄可能不小了,还时不时的咳嗽两声。”会长说。

  “不知道被那个没吃饭的穷鬼给骗走了,马上给老子搜。”胖翻译骂道。

  翻江倒海也没搜到偷水饺的人,倒是在阳沟(家里院子里往外流水的一个洞)那里发现了一摞盛水饺的盘子和一个皇军帽子加上衣。

  胖翻译、会长和日本皇军饿着肚子找水饺咱按下不提。回过头来咱看看小货郎。

  小货郎家也没的吃,辛辛苦苦在外面挖了一天野菜,也没找到几颗,饿的实在不行了。心想今天的阳寿算是到头了,死也不能死外头。好在死家里也行。饿的东倒西歪的回到了家,打开屋门一看,自己家桌子上竟然堆满了一桌子水饺,还热气腾腾的。

  小货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阵猛搓,吃饱以后心想,这是谁给送的。

  他到外面打听谁家今天吃水饺。可不得了了,说是维持会长家包水饺闹皮狐子了,下一锅,皮狐子端一锅,会长和日本鬼子就光剩下喝包子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