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前的一天早晨,天还没亮,黑蒙蒙的,人们那个时候是早起来去远处赶早集。

  这种集天一亮集就散了,人都回家了,还不耽误干农活。一个老大爷挑着两个大筐子地瓜走到一座坟旮旯,筐子很沉,扁担还上下有节奏的使劲颤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戴着破草帽子,从路边的沟里跳上来,一把抓住老大爷的后面的筐子说:“大爷、大爷,你看我像个人不?”

  老大爷没稀罕搭理它,挑着筐子继续赶路。那东西急了,又上前几步抓住老大爷的衣袖侧着脸问道:“大爷、大爷,你看看我像个人不?”

  老大爷气呼呼一甩手,转过头去骂道:“我看你像根大驴吊!”

  “好,好,好……”那东西面容惨淡,喃喃念道:“我修炼了500年,就修炼了个大驴吊!”

  它把草帽子一扔,边走边说:“修炼了500年,就修炼成这么个东西来。”

  话说西山葫芦峪有一个修炼了500年的皮狐子(狐狸),这一天得道修行已满,虽然还没有修成人形,但会说人话了。皮狐子非常兴奋,从山上连蹦带跳的就跑了下来。在路边捡到一个破草帽子,一下就盖在头上,然后学着女人样一扭一扭的往下走。看见路边橛子上栓的牛,就学着人大喊:“驾,驾。。”牛赶紧起来转了一圈,牛看见它那个扭捏样冲着它“牟、牟”的叫了两声。

  它高兴的一蹦老高,喊着:“我练成了,我练成了。”它又顺着路往下跑。跑到村外看见一只猫,它学着人冲着猫唤道:“花、花。。花花。”猫竖着尾巴走了过来,以为人要给好吃的。还没等到猫近前,就闻到一股子强烈的狐臊味,气的花猫一竖毛“喵、喵呜”的直叫。皮狐子高兴的说:“你再练500年也只能喵呜的叫,呵呵呵。”皮狐子大模大样的继续往村里走。

  还没进去,一条狗就窜出来了,冲着它就是一阵狂咬,吓的皮狐子撒腿就跑出了村外。

  皮狐子心想,白天不能进村,因为我只修炼的会说人话,没修炼好幻化人形,白天狗能认出我是皮狐子。我修炼的学说人话不知道水平如何,人们能不能听出来呢?如果听不出来,我到晚上就可以偷偷钻到土地庙,学人说话,假扮圣仙,在人们天黑看不出来的情况下就可以偷吃贡品,提升修炼的修为。

  这一天早晨早早的皮胡子就蹲在沟里等着,直等到老大爷挑着筐子赶集路过。

  {`看mU正版章M节上酷匠Ik网oh

  没想到500年的修为竟然还是一根大驴吊。

  皮狐子气呼呼的回到了西山葫芦峪。

  它老婆问她:“你怎么了,怎么那么生气?”

  “我修炼了500年,人们竟然说我修炼成了一根大驴吊。”皮狐子生气的说。

  “真是太气人了,没有这么侮辱皮狐子的,我基本修炼完幻化人形了,我去给你报仇的。”皮狐子老婆说。

  说完皮狐子老婆就下山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