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话皮子为报恩 情急出错酿恩怨

  原来话皮子的同学们给她取外号“小笨狗”,她生气的骂他们“狗屁”结果让数学老师发现了。

  话皮子自从出了这两次丑后,同学们总是笑话她,背地里叫她小笨狗。这到没什么,关键是数学学不会老师会用尺子打手心。话皮子附体人身最怕别人骂,再是击打。

  每次挨打都魂不守舍,有几次差点人魄分离,都倒在了地上吐白沫了,人们以为羊角风,又是掐人中,又是捶打背的,越这样越厉害。

  他娘还请算命的算了下说是五行缺土,摊煎饼、蒸窝头的时候单独给她做,里面掺和上点土就行了。

  话皮子吃不下,这就让她越来越想老皮狐子和皮狐娘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皮狐娘现在修炼的非常厉害了,王母娘娘拔下头簪划一下能成天河,皮胡子娘64年就能一摔袖子划出一条古河。

  终于在某一天话皮子在别人的嘲笑和谩骂下附体失败,人的肉体死亡,自己只能回到了西山葫芦峪。

  这些故事时间的安排上可能有点问题,反正都是解放到改革开放前的,真正的先后顺序并不一定是按我所写的那样的顺序,但为了故事的完整所以人为的串联起来了,所以希望理解。再写就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了。

  一片片芳草青,一处处桃花艳。

  一条条柳垂金,一层层翠浪翻。

  一阵阵和风暖,一行行燕子衔。

  一对对游蜂舞,一双双粉蝶眠。

  又见碧桃红馥馥,梨花粉漫漫。

  日出西山观不尽,一派春光在眼前。

  话皮子在西山闭关修炼多年。为了报答当年那一句成仙的恩情,遍访多地终于找到了当年的大青子,青子今年20多岁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为展宏图发愤图强。

  今年是恢复高考的第二年上,去年青子差了几分没考上,今年说什么也要打翻身仗。世代农民穷苦了几辈子了,看着人家城里人花前月下,浪漫多情,哪像自己回家就看见破柴门,出去就钻那个棒子地。

  √?更"新最u●快上=l酷☆《匠◇网

  当年那个偷吃罐头的丫头娟子和自己青梅竹马,可是每次和她在一起都感觉太朴实,朴实的就像兄妹。

  看看电影上人家城市人在公园草地上铺上毯子摆上罐头、面包、午餐肉喝着汽水,一会又去打打羽毛球,在一片笑声中是多么的幸福,城里的女人也洋气,头发是卷的还打上了发蜡,锃亮锃亮的,穿的是高跟皮鞋,尼龙丝袜。

  再看看娟子,光着脚丫穿着邓新龙(布料名称)面的老布鞋,大指头都快出来了,好在她用线缝了封。一条蓝单裤膝盖俩补丁,腚上的补丁更多好几层了,穿着个袄连个褂子都不套,用皮筋绑着两个刷子。

  脸还行,搓着雪花膏很香,脖子上的灰有点厚。

  没办法冬天没法洗澡。

  今天青子家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本村有名的媒婆,人送外号“柿子筐”。

  为什么叫这个外号呢?

  因为在全国大唱样板戏的时候,她那时还是小媳妇为人彪悍泼辣。

  人家都扮演李铁梅、阿庆嫂实在不行李奶奶也很不错,可她啥都演不上,又眼红,只能给人家当剧务(打杂拿东西的),时间久了也想登台,就自编自演了一段山东快书《武二郎》。

  “当哩个当,当哩个当,闲言碎语咱不讲,单表一表好汉武二郎,那武松身高有一仗二,巴掌有那个簸箕长。”

  说武松打架那一段,武松把地痞一巴掌打到路边摊子的柿子筐上了,痞子一腚就扥到柿子筐里了,浑身都跟屎一样黄。她表演的起劲学着地痞一腚扥下,还四脚朝天,每每如此。

  这一次不知道是吃的多还喝的多,这一扥不要紧,腰带断了,那时候没腰带就是一根祺啦子(破布条)不结实,这一下就扥断了。起来也不继续往下演了,提着裤就上后台了,腰带还在后头当啷着。

  这一下台下就笑了场了,不知道谁在台下大喊:“真他妈一个---柿子筐。”从此就这么叫开了。

  青子回家见到他们也不答话,自己回房屋(里间)去看书了。

  她娘一看脸上挂不住,柿子筐不常来,这次也是有事,孩子这么大了见了人家也不叫人啥,随口自贱的说了句:“他真是个大辛庄的尿罐子。”这话是有出处的,一般在农村没有名人圣人典故,倒是有很多民间的侃子(桥段)。

  这个侃子是这么来的,以前大辛庄有个跟人家学烧窑货(陶瓷、瓦罐)的,学了半年也不叫人啥,成天不说话,还没出徒就被赶回家自己干,这一天他烧了一窑到集上卖,干站那里也不吆喝。

  有个人拿起一个罐子来问,你烧的这个圆圆的筒子是干啥用的?他说,我烧的这是尿罐子,你不认的吗?来人说,人家的尿罐子都有嘴子往外倒尿啊,你这个圆筒子尿罐子咋没有嘴呢?

  从此大辛庄尿罐子就是笑话人家不说话,不懂礼貌、不叫人啥的意思。

  “孩子大了,又有文化和大姑娘似的多好啊,我就不喜欢挓挲(zhasha意思:外向)的。”柿子筐笑眯眯的说着。

  “哎,由着他吧。”青子娘叹息道。

  “孩子不小了吧,属啥地?20几了,可不小了,有对象了没?”柿子筐问道。

  “别提了,俺这种家庭条件人家谁看上了,我有点病,他爹也没有能干(本事),你看看俺家这破土屋子,屋顶子还是麦秸的。现在人家那家的新媳妇不是要砖瓦到顶的五间大北屋。俺连个院墙都没垒上,一货破柴门,咋往家里取媳妇。好的人家看不上咱,太孬的青子也不愿意。”青子娘唠叨着说。

  “咱孩子不是有文化嘛,大闺女都喜欢文邹邹的。”柿子筐安慰着青子娘。

  “那东西也不能当饭吃。”青子娘担忧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