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枫借林欣然卫生间一用,可并不是为了洗手,他并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因为嫌弃林欣然的手脏,才要洗手。其实他只是突然感觉自己有了尿意,想要小便而已,不过他怕自己说出来,林欣然会立马厌恶的赶他走,让他回自己家去。

  叶枫小解完了,恰意的吹了一声口哨,走到洗手台边,正打算从旁边放着的瓶子里,倒出一些洗手液用来洗手时,“砰”一个青色的塑料篮子被碰翻在地。

  “这是……内衣?”叶枫注意到篮子中装的是几件女性的内衣,顿时有些紧张的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口。发现林欣然没有注意到这边,这才心里暗松了一口气。

  若是这女人看到自己打翻了她的内衣,一定会认为自己是故意的,指不定把我当成什么变-态色-魔呢。叶枫心里想道。

  篮子中的内衣并不多,一件红色的胸*罩和一件黑色的内-裤,她家里就住着这女人和可可,叶枫自然不会认为这些是林可可的。

  没想到这女人外表冷漠,里面穿的却是那么性感?

  那件胸*罩和内-裤的衣料都近乎透明,更像是夫妻之间调*情时喜欢穿的情趣内衣一般。

  叶枫目不斜视的把装衣篮子放回到洗手台旁边,接着认真的洗起手来。

  哼,我叶枫是什么人?正人君子虽然说不上,但也不是那些猥琐男可比的,几件女人的内衣而已,我可不放在眼里。

  一分钟后。

  咦,这内衣的材质还挺好的,摸起来挺舒服的。叶枫此刻手里正抓着那件红色胸*罩,肆意感受着胸*罩材料的柔软。

  这内-裤也太透明了吧?叶枫又提起那件黑色的蕾丝内-裤,忍不住就想道:这内-裤若是穿在那女人身上,一定很性感吧?

  叶枫顿时感觉身体里的血液,有种要沸腾起来的感觉。

  客厅沙发上的林欣然,此时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洗个手而已,需要这么久吗?

  现在离叶枫进入卫生间,已经过了至少有五分钟了。林欣然终于忍不住站起身,走向卫生间一探究竟。

  q!酷匠y(网¤首发-I

  走到卫生间门口,门并没有关,所以林欣然一眼就看清了卫生间里的一切。

  “啊!你这个混蛋!色-魔!你在干什么!”林欣然眼睛睁得老大,伸手指着卫生间的叶枫,嘴里气愤的发出尖叫。

  叶枫也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尖叫吓了一跳,手里正抓着那件近乎透明的黑色内-裤,也被紧张的手一抖,掉落到地面。

  “呃,你……我,我想你应该听我解释一下……”叶枫难得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毕竟这样偷摸对方的贴身衣物,还被对方抓了个正着,不尴尬那是不可能的。

  “你这色-魔,变-态!谁要听你解释!你马上给我滚!”林欣然气得脸色发红,看到叶枫正蹲下身去捡那件内-裤,立马又是尖叫道:“你别动,让我自己来!”

  林欣然说着冲进卫生间,叶枫只好收回手,尴尬的站在一边。

  林欣然把内-裤放进洗衣篮,又不放心的在上面盖上一件塑料盖子,这才转过身冷冷的瞪着叶枫。

  “你怎么还不走?非要我赶你走吗?”

  “好,我马上走。”叶枫急忙识趣的走到林欣然家的房门前,拉开房门正打算走,却又突然转身看着林欣然。

  “呃,我想你真的是误会了,我可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你如果肯坐下来听我解释一下的话,我想我可以给你解释清楚的。”

  林欣然听到叶枫这话,身体气得颤抖了一下,她显然没想到这人的脸皮如此之厚,被这样当场抓住了现形,还想着打算辩解一番。

  林欣然眼睛看向旁边,想随便抓个东西,砸死那混蛋!却一时间没有找到称手的东西,干脆就蹲下身,把脚上穿的拖鞋拿起来抓在手中。

  “好,我就听你解释!你说啊!”林欣然一副只要叶枫一开口,立马就把拖鞋朝对方砸过去的架势。

  叶枫看了一眼她手中的拖鞋,讪讪一笑:“你不会是想用拖鞋砸我吧?我可告诉你,砸坏了其他东西我可不赔的——靠,你还真砸!”

  叶枫突然见到一道黑影猛的就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赫然就是林欣然手中的那只拖鞋。

  眼看这拖鞋就要砸到叶枫的脸上了,林欣然心里有种报复似的快感,嘴角也掀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正打算好好欣赏一番,对方被拖鞋砸中后的狼狈。

  “砰啪——”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陶瓷碎裂的声音,这让林欣然心里一惊,猛的转过身。

  眼前的一幕,让林欣然惊讶得双目圆睁,脸上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

  客厅的地上此刻一地的陶瓷碎片,而在这些陶瓷碎片中,林欣然那只刚才砸向叶枫的拖鞋,赫然就在其中。

  自己明明就看到这拖鞋快砸到叶枫脸上了,怎么现在反而出现在了这里?还把这陶瓷做的工艺花瓶给打碎了?林欣然心中闪起一个大大的问号。

  叶枫这时候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我刚才就说了,砸坏东西别怪我哦,你看,现在后悔了吧?不过说真的,你的准头可真差啊!明明朝前方砸,怎么反而把身后的花瓶给砸碎了?”

  “你……”林欣然气得说不出话来,正打算脱下另一只拖鞋,叶枫却机灵的一闪身,把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看着那瞬间消失在门后面的叶枫,林欣然气得饱满的酥胸一阵起伏。

  “叶枫,你这个混蛋!下次别让我再碰到你,不然我一定用拖鞋狠狠砸你的脸!”

  过了好一会儿,林欣然的心情才算平静下来。看着一地的花瓶碎片,一个念头忽然就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

  之前打破的那个花瓶,果然也是叶枫那个混蛋干的!竟然还死不承认,差点就被他骗过去了!这个混蛋!林欣然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情,又再次被气得不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