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欣然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痛苦的打着滚时。

  “咔嚓——”

  门再次被打开了,叶枫刚才走时,林欣然因为疼痛忘记了起来锁门,所以叶枫毫不费力的再次进了林欣然家。

  林欣然此时小腹处的疼痛,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减弱,反而越来越痛。所以,尽管叶枫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却还是没有让林欣然发现,他又回来了。

  哼,要不是看在可可的份上,我还真懒得管你。叶枫看着痛苦的蜷缩在沙发上的林欣然,心里冷哼一声,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喂,你还没有好一点吗?”

  “啊——”突然听到身后有人的说话声,顿时把林欣然吓了一跳,猛的睁开眼睛。

  当林欣然发现身后的人是叶枫,顿时脸色一黑,尽管她此时痛的脸庞微微扭曲,但是嘴上依然不饶人的说道:“是你!你怎么又回来了,快给我出去!”

  靠!叶枫听了当即就有些火了,想转身就走吧,看到林欣然眼中溢满的泪水,显然刚才的疼痛折磨的她哭了,心里着实有些不忍。

  这女人真是不可救药了!到现在这会工夫,都不服软!

  “哼。”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叶枫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到你这儿来吗?要不是你哼哼唧唧的吵到我了,影响我看电视,你就算是痛死在这里,我心里还会挺高兴的呢。”

  “你……”林欣然气得脸色发青,不过腹中的疼痛,让她此时连说话都变得困难。

  “唉,本来是不想管你的,但是你好歹也是可可的母亲,我对你虽然很有意见,不过我这次就做回好人,帮你一把吧。”

  叶枫说着,脸色严肃起来,认真看着林欣然道:“我现在问你,你是不是这几天正好大姨妈来了?”

  林欣然闻言,脸上一红:“关你什么事?你快给我出去!”

  “哼,你这女人真是不值得同情!”叶枫脸上露出厌恶之色,不过却还是接着道:“你就算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已经知道了,你应该是刚才喝了那瓶冰冻的可乐,现在才痛的死去活来吧?”

  林欣然脸色变幻了一会儿,她没想到自己没有说,叶枫也能看出来。这让她忍不住想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这话如果说出口,就等于变相承认了自己现在的状况,所以林欣然咬了咬嘴唇,冷冷道:“你以为你是医生吗?少在这里不懂装懂,快给我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

  “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有办法能让你减轻痛苦,而且我的方法见效迅速,你信不信?”叶枫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平缓下来。

  你妹!要不是我是医生,所谓医者父母心,碰到你这种女人,我不给你上眼药水,就很给面子了,还想我出手救你?简直是做梦!

  “哼,我当然不信,你快出去……你干什么!你这混蛋!”林欣然突然见到叶枫一下子坐到沙发上,伸手一抓,动作敏捷利索的把她的一只手扣在了手里,顿时吓得她惊叫起来。

  “你放心,我对你这样的黄脸婆不感兴趣!”叶枫摆出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黄脸婆?

  林欣然现在要不是痛的全身无力,早就起身打他了!任何女人都很介意别人说自己丑,而本身就长得很漂亮的女人,更是格外重视这点。

  现在听叶枫说她是黄脸婆,林欣然恨不得立刻跳起来,和叶枫决斗!

  “哼,你眼睛瞎了!”林欣然此刻显然没有起身报复叶枫的体力,只好嘴上反击道。

  “哎哟——”叶枫突然手上一用力,林欣然顿时觉得,被叶枫抓住的那条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忍不住叫道:“你干什么!”

  “我在帮你医治!忍着点……”叶枫说着手上再次用力,按在林欣然手上的另一处穴位上。

  “哎呦……痛死了,你这混蛋……”林欣然坐起身子,作势扑向叶枫,看她那样子像是打算狠狠咬叶枫一口似的。

  “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会乖乖坐好,感受一下现在小腹处是否不那么疼痛了,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恩将仇报的对待救你的人。”叶枫脸色平静的看着林欣然说道。

  “谁信你的鬼话!……咦,好像真的不那么痛了……”林欣然正要扑打向叶枫,脸上却突然露出疑惑之色,顿时停止身体的动作,仔细感觉了一下。

  咦?小腹处竟然真的如叶枫所说,疼痛减轻了不少。林欣然觉得至少自己现在不会连说话都觉得困难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林欣然尽管不想问出这话,但是事关自己身上的疼痛,她实在不想再受刚才那样的罪了,所以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面子了。

  M酷W匠#网唯c“一rK正;x版,v其Q他都T7是√盗n版:=

  “我跟你说了我是医生,我懂医术,是你自己不信的。”叶枫把手一放,林欣然的手臂被放开了。

  “哼,谁信你,刚才应该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吧?”林欣然嘴里讥讽道。

  “你尽管现在多说得罪我的话,反正我刚才那几下,虽然暂时减轻了你的疼痛,但那只是暂时的,反而因为是被强行压制下去的,等下爆发起来,会比刚才疼痛十倍。你到时候就好好享受吧。”

  叶枫说着就起身,不再搭理林欣然,一副准备马上离开的样子。

  “你……”林欣然听清楚了叶枫的话,脸色当即就变了。

  会比刚才痛苦十倍?这个混蛋果然没有安什么好心,原来是想让自己更痛苦!

  “你给我站住!”林欣然虽然心里恨透了叶枫,但是也知道现在形势比人强,不得不放低姿态。

  她也知道,叶枫应该是有把握解决她的疼痛,不然也不会这么说了。单凭刚才在她手上掐了几下,就让她的疼痛减轻了不少,林欣然就决定姑且先相信他。

  “干什么?我很忙的,我得回去看电视了!”叶枫一副很是不耐烦的样子。

  “你……”林欣然紧紧咬住嘴唇,好,我先忍你!等我好了,我在和你算账!

  “你不是说能帮我治好吗?现在可以给我治了。”林欣然说出这话,自己都觉得很没面子,因为这就是变相的向叶枫认输了。

  “我什么时候说可以帮你医治好?”叶枫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林欣然。

  林欣然脸色变了变,叶枫刚才好像确实没有说可以医治好她。

  “哼,那你可以走了!”林欣然声音冷冽道。

  “我虽然不能彻底的医治好你的病,因为你应该本来就有痛经的毛病吧?痛经我一时半会医不好,不过解决你现在的疼痛,倒是轻而易举,就是某人的态度现在让我非常不爽。就算是举手之劳的事,我心情不好,也会懒得举的。”

  林欣然脸上微微一红,他怎么知道我有痛经的毛病?难道他真的会医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