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算你狠!”看到林欣然很快就把一罐空了的可乐罐,扔进垃圾桶,叶枫不由的怒道。

  “你现在还不马上离开我家!”林欣然说着,又把电视随手关上。

  “我没见到可可,我是不会走的。”叶枫闭上眼睛感受着身下沙发的柔软。

  这女人果然很有钱啊,这沙发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还有这间客厅的装修,有谁会想到,这样一栋筒子楼里,里面竟然会有装修如此豪华的客厅?这里比老头子那里装修的还要豪华一些。

  真想不通,这女人是不是有病,这么有钱,还要住到这里来。

  叶枫心中转过这些念头。

  “可可中午都是呆在学校的,怎么回来?”林欣然看叶枫一副赖着不走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

  “对啊,我怎么连这个也忘了?”叶枫一拍自己的额头,“这都要怪你,我也是被你气糊涂了,才会忘了这茬。”叶枫很无耻的把责任,推卸到了林欣然身上。

  “那我就先走了,傍晚放学了我再来。”叶枫不舍的起身,走向门口。

  “你等一下。”林欣然突然开口唤道。

  “怎么了?”叶枫很不耐烦的转过身,“我现在口很渴,要回家喝水,有屁快放啊!”

  “你……”林欣然见叶枫说的这么粗鲁,不由气得皱眉。

  C看正AU版(章)节6w上h9酷2匠K网8

  “这个纽扣是你弄得吗?”林欣然伸出白皙的手掌,掌心中放着一个红色的小巧纽扣。

  这女人的手真好看?皮肤白皙细腻,像是一把能掐出水来一样。

  叶枫目光有些火热的打量着林欣然伸出的手掌和手腕。

  如果林欣然知道,叶枫这会儿都还有工夫走神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又被气得火冒三丈。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叶枫脸上露出疑惑的样子,看着林欣然道。

  “这纽扣是我衣服上的,是我从那花瓶碎片里找到的……”

  林欣然还要说下去,叶枫这时却抢先说了一句。

  “这是你衣服上掉的,你找我干嘛?又不是我身上的,你还真是搞笑!我没时间陪你磨蹭……”

  “你……我怀疑这是你从我身上摘下来的,然后又用这个纽扣把花瓶打碎的。”林欣然见叶枫要走,急忙一口气说出这些。

  叶枫听完,古怪的看了一眼林欣然:“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那么一粒小纽扣,相隔这么远,谁能把花瓶击碎?还有,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我从你身上摘下纽扣,你又那只眼睛看到了,我用纽扣去砸那花瓶?”

  叶枫的连声质问,顿时把林欣然问的哑口无言!

  “我……反正,这事肯定和你有关,不然这件事根本解释不清楚是谁做的!”

  “你这女人还真是无理取闹啊!解释不了就怪到我身上,你怎么不认为是外星人干的?或者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那个冤魂回来找你报仇啊?”叶枫满脸的不屑,随即转身就走。

  他可没空搭理这个女人,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但是很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

  我想看漂亮女人,不会到学校去看小苏老师吗?小苏老师又不比这女人长得差。叶枫心里嘀咕道。

  “哎呦……”身后突然传来林欣然呼痛声。

  靠,我最讨厌女人在我面前演苦肉计了!

  不过叶枫还是转身看了林欣然一眼:“你少来这套啊,我最讨厌——呃,你没事吧?”

  叶枫突然发现,此时的林欣然脸色发白,白皙的脸颊皱起,那漂亮的牙齿也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一副非常痛苦的样子。

  很明显,林欣然现在绝对不是像叶枫所想的那样,靠伪装的苦肉计来骗他。

  痛成这个样子,不会是她身体本来就有病吧?叶枫又仔细看了看林欣然,此时她正用手按着小腹处,疼痛应该是从那里传来的。

  “你……还不给我走!非要我起身赶你走吗?”林欣然尽管疼的在沙发上打起滚来,但依然发现叶枫还没离开,不由怒道。

  “哼,真是不识好人心,疼死你算了!”叶枫本来还想帮她一把,他一身高超的医术,还解决不了眼前这个小难题?

  不过听到林欣然的话语,他自然不会再去碰对方的冷钉子。转身“砰”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林欣然家的房门。

  林欣然见叶枫果然走了,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不过现在小腹处传来的剧痛,却丝毫不见减弱,反而是越来越痛了。

  都怪这个混蛋,害自己要受这个苦!林欣然心里气愤的想到。

  原来,这几天林欣然的大姨妈来了,根本不能碰冰冷的食物,再加上林欣然本来就有痛经的毛病,每个月的这几天,都会痛的死去活来。

  可是刚才因为和叶枫斗气,就猛灌下了一罐冰镇可乐,现在不腹如刀绞才怪呢。

  一想到自己现在,之所以要受这样的痛苦,都是叶枫造成的,林欣然对于叶枫更是恨上了。

  “哎呦……哎呦……痛死我了……”林欣然痛的在沙发上打着滚,嘴里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叶枫回到自己家里,从冰箱中拿出一罐可乐,仰脖喝了一口。

  “真凉爽啊……”叶枫感叹了一句,坐到自家沙发上。

  “那个女人现在估计还痛的死去回来吧?真是活该啊!”说着又要灌下一口可乐,突然,叶枫盯住手中的可乐,若有所思起来。

  难道那女人这几天大姨妈来了?因为刚才喝下那罐冰冻的可乐,所以才引起腹中剧痛?

  看她那情形,应该就是这样——哼,谁让你非要抢着喝的?这就算你自找的!

  “哎呦……”林欣然呼痛的声音,竟然隐隐从对门传来。

  靠!这破房子也太不隔音了吧!叶枫心中暗骂道。

  咦?听到这女人的呼痛声,我应该要感到心里痛快的吧?平常这个女人,对自己还真是很不待见,我现在听了这声音,怎么反而心里莫名的烦躁?

  叶枫皱了皱眉,难道是自己心地太善良?靠!这个毛病得改一改!

  叶枫打开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大。

  现在终于听不到那女人的声音了,叶枫感觉整个世界顿时清净了,开始认真看起电视来。

  “啊——”隔壁突然传来一道比之前更大的呼痛声,连电视的音量都遮掩不住。

  你妹哟!连我看会儿电视都不让我安心!

  叶枫气得一把关了电视,仔细倾听起对面的声音,果然林欣然的声音又清晰的传来。

  唉,算了,她怎么说都是可可的母亲。如果可可知道自己母亲痛成这样,我都不帮一下,她一定会怪我的。

  叶枫给自己找了一个必须过去的借口,这才起身走向对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